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火墙内外: 莫言满嘴“荒唐言” 听者谁解其中味?


12月10号,身穿燕尾服的中国作家莫言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手中领取了诺贝尔奖证书、奖章和奖金,从而使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事件达到高潮。

可是,在诺贝尔颁奖仪式之前的几次公开活动中,莫言发表的一些言论却引发了许多争论。然而据中国数字时代网披露,中宣部对莫言赴瑞典领奖做出限制性规定。中宣部要求对莫言赴瑞典领奖的报道采用新华社、央视等中央主要媒体的稿件,不转载网上和境外媒体相关消息。

不过火墙内外节目就是要让广大受众看到相关事件的真相,因此不会受到中宣部规定的束缚。

12月6号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出席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发布会时,有瑞典记者提出如何看待新闻审查。莫言的回答是,他反感所有的检查,并且举例说,他去外国使馆办签证时需要接受检查,坐飞机过海关时也要接受严格的安全检查。莫言还强调了新闻检查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做法。

他说:“我从来没有赞美过新闻检查这种制度。但我也认为,新闻检查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存在的。但就是检查的尺度、检查的方式不一样。”

莫言“一言激起千层浪”。学者吴祚来在新浪微博上评论说:“大作家替审查制度辩护,并不高人一等,只是暴露了其弱智的一面,人身安全检查与文化思想审查是一码事么?”

四川的异议作家冉云飞在推特上发帖称:“莫言对公权力的迷信和对私权力的无知的确令人瞠目。他说新闻审查每个国家都存在,这样的全称判断其谬可知。同时他说没新闻审查就会出现任意污蔑诽谤人家,政府机构的权力行为和民众的自诉行为,二者关联度不大。莫言把政府权力看得至高无上,视作真相裁定者,其违背常识一望便知。”

中国知名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说:“原以为莫言迂腐,诺奖暴露出他真是流氓......”

莫言还称,如果没有新闻检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报纸上、电视上污蔑、诽谤其他的人。这个在任何国家都不是被允许的。

他说:“但是我也希望,所有的新闻检查应该有个最高准则。只要不违背事实真相的,都不应该检查。违背了事实真相的、造谣污蔑的,都应该受到检查。”

在新浪微博,网民“SH小蔡”从逻辑的角度反驳莫言的这种理论。他说:“不理解莫大师这结论,不检查怎么知道是否违背事实真相?所以怎么说根据是否违背事实来决定是否检查?”

网民“十年砍柴”则说:“他难道不知道事前检查和因诽谤造谣引发事后司法追究的区别?-----事前检查,检察(查)官就能认定你诽谤造谣。”

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其岩批评莫言说:“什么叫违背事实真相?岂不是真相永远掌握在检查者手中,检查者有先知,知道哪为真相哪为假相?造谣诽谤不可怕,有法律来制裁。一句话,新闻检查是言论自由的敌人,是违宪的行为与措施!”

八九学生民主运动领袖王丹也对莫言在记者会上的言论感到不满。他说:“我觉得莫言在斯德哥尔摩的讲话是非常令人失望的,甚至是非常令人气愤的。因为他讲到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虽然他说他不赞成,但是他表达的态度实际是赞成的态度。那这个态度我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不是他自己可以否认的。”

王丹还对莫言在记者会上拒绝就中国有没有言论自由表态感到愤慨。他在“脸书”(Facebook)上称:莫言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不过,有些网民认为莫言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因此只能言不由衷地回答这类敏感的问题。网民“Coyote”在推特上称:“王丹这货不地道,莫老还是要回来混的...”

网民“怪物是瑞克”在新浪微博上说:“莫言当过兵,是作协领导,现行体制下,他只能这么说,但是在他的作品里,对时事的抨击和批判也是很激烈的,所以不必苛责。”

12月9号,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厅举行的莫言作品朗诵兼讨论会上,主持人问道:“你得了文学奖,同时有很多中国作家在监狱里面,你对这个有什么感受,有什么想法和看法?”

莫言是这样回答的:“我得了文学奖我想是因为我的文学品质比较高,所以得了文学奖。有很多的中国作家关在监狱里,这个我没听说过。而且我想每一个人进监狱其中都有很复杂的原因,我在没有了解清楚之前我不能随便地发表言论。我们不要以为只要是个作家就是一个高尚的人,我就知道有一个写了很多诗歌的人曾经也是把他的朋友给暗杀掉了,我也认识一个作家朋友,他偷过好几次钱包。那因为这样的原因如果进了监狱我有什么办法?”

莫言的这番话自然激起众多的反应。媒体人“不吃米饭先生”在新浪微博上批评说:“记者追问、网上质疑都谈不上‘逼迫’他表态,可能会形成压力,但他有权不回答,可他偏要拙劣地回答......他忽而把新闻检查混同于机场安检,忽而把因言获罪混同于偷鸡摸狗入狱......他一直在辩解,漏洞越来越大。”

自由撰稿人彭晓芸表示:“怯懦无罪,沉默无罪,但是,故意混淆视听到睁眼瞎的地步,则是人性上最大的不诚实。莫言难道连个政治顾问朋友也没有?他完全可以得体回答又不会使他丧失自由,不失去他拥有的任何东西。就是微博上被视为体制内声音、整天被自由派攻击的胡锡进先生也不会这样回答问题。”

美国加州大学的政治学研究生李宇晖说:“原以为此人只是见识不够,看来搞错了。他竟把因言获罪的人和凶手盗贼类比,还自诩‘文学品质’,太让人呕吐了。”

北京作家崔卫平表示:“作家不一定去抵抗,但不能抵消追求自由的努力;一个人可以沉默,但不能胡搅蛮缠。”网民“朱增光”则说:“在人人自危的国度,你为自己造船没有关系,但你不能污蔑那些牺牲自己来造灯塔的人。”

在网易论坛上,网民“黎明盼天亮”采用了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他说:“在这个制度里,坐牢的作家不一定高尚,但高尚的作家一定被坐牢。”

网民“股长333”在网易论坛上发帖称:“坐牢的不一定高尚,但有些作家得了诺贝尔奖并坐牢是很高尚的。没坐牢的不一定就不高尚,但莫言在今天的语境下这样说,肯定是不高尚的。”

网民“潘嘉伟PatrickPoon”则讥讽说:“莫言说,不要认为作家就是高尚的。对,他本人就不是高尚的。”

尽管莫言在回答提问时充分发挥了他善于讲故事的优势,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是他不愿意公开作答的。当被问到一些有争议的政治问题时,莫言的选择是拒绝回答。

他说:“我想任何一个读者都有权利对作家发问,都可以提问题。当然有的作家可能愿意回答政治问题,有的作家不愿意回答政治问题,这也是作家的自由。如果诺贝尔有一个政治奖,我得了政治奖,你们来问我政治问题,我不回答的话,这个奖牌就会被收回去了。政治需要政治家来研究,我没有深刻地研究,所以我的回答很可能不正确。我不正确的话就误导了读者,所以我还是不太愿意回答。”

对于莫言的“莫言”,著名学者许纪霖在新浪微博上发出感慨:“莫言式的生存智慧,不幸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主流。犬儒哲学的泛滥成灾,且自以为是,才需要我们认真对待,不仅为了莫言,也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

网民“老汤师爷”对莫言的两难境地颇为理解。他说:“莫言怎么说呢?其实他是那种特典型的体制内小人物,鸡贼现实但又良知未泯。所以他的作品与言行总是左右摇摆争议不断。特别是他得奖以后,更加显出他希望讨好各方但又绝不愿意得罪专制极权的企图来。算啦,别太苛求他了,真心也活着不易。”

上海商报副总编陈季冰则说:“一个人得了诺贝尔奖,人民群众对他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很可以理解。当然,文学与政治虽不可分,但毕竟不是一回事情。因此,你可以对他提要求,他也可以不按你的要求做。”

莫言不愿谈政治的做法也许反映出他希望当一位纯文学家的想法。可是,许多网民指出,今年早些时候,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包括莫言在内的中国百名文学艺术家分段抄写了这篇讲话。而该讲话的主旨就是要求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政治服务。

网民“河姆渡的鱼”说:“如果没有之前抄讲话、法兰克福书展退席的投靠获利举动,莫言有资格自诩为不言政治的纯文学家。但现在他哪有资格?”

网民“上官乱有个V”还通过莫言自称的从不屈从于他人的压力的表白证明莫言是心甘情愿地抄写“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她说:“原来抄延安讲话时的莫言是多么的顺从多么的自愿多么的甘之如饴啊!”

一些观察人士指出,从莫言拒绝谈政治可以折射出当今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的真实状况,也能看出许多知识分子能够在这个体制内与执政当局巧妙周旋的生存之道。莫言是一个笔名,它的含义就是莫说、不说的意思。言论自由的含义就是人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同时意味着人们也可以选择沉默。而大作家莫言则是非常清楚他在什么时候要做到“莫言”。

莫言在记者会上说:“我从来都喜欢独来独往,当别人胁迫我要干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是从来不干的。我该说话了我自然会说话,当别人逼着我表态的时候我是不会表态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