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网络观察:拍马屁危险


为当权者说话帮腔,说好话吹捧当权者,或揣摩当权者的意思替当权者说出当权者一时不便公开说或大声说的话,这种行为在中国俗称“拍马屁”。

退回去20年或30年,在中国,拍马屁的危险是零或接近于零。拍马屁的人无论怎样胡说八道,中国公众也无法反击或抨击,顶多是私下的腹诽,或对天长叹。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尤其是近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唾手可得的社交媒体的兴起,形势显然发生了变化。

*令人慨叹的“进步”*

公平地说,可以尽情地私下腹诽或对天长叹,应当算是体现出在过去的20年或30年里当代中国政治取得了伟大的、长足的、惊人的进步。

要是再退回去40年或50年,中国公众对拍马屁的人只能是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对家人言。否则,便会落得个家破人亡、或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中国上百万的所谓“右派”及其家属的教训摆在那里,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足够有力的威慑。

所谓的“右派”只是在1957年响应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铁腕独裁者毛泽东的号召给中共提意见的人。在他们提出了意见之后,毛泽东随即对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进行了无情的打击。打击方式包括监禁、流放、株连、剥夺工作、剥夺生计、跨代迫害,等等等等。

毛泽东死后,中共历任当局坚持毛泽东的既定路线。“右派分子”及其家属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当局的任何赔偿或道歉,甚至“反右运动”的历史研究也受到中共当局的严厉禁止。

一般人认为,中共政权的这种做法是耍赖。

但也有人认为,中共政权的这种做法是持续的、含蓄的、毫不含糊的示威,其目的或意图是警告反对派: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不合理的期望,不要期望坚持实行独裁的中共会变得喜欢讲理。

*危险的前车之鉴*

然而,夏草青青,冬雪皑皑,物换星移,光阴荏苒,风水流转,世事无常。拍马屁者只赚不赔的黄金时代如今貌似已经过去。或者,至少好像是已经进入尾声。

换句话说就是,进入互联网时代,被公众认为是拍马屁的人要面临一种真正的危险了。

例如,中国军队的张召忠将军被认为是为伊拉克的萨达姆、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卡扎菲等独裁者唱赞歌,为中国的一党专制独裁制度拍马屁。

张将军拍马屁的结果是中国公众赠送他一个“乌鸦嘴”的称号,因为他支持哪个独裁者,哪个独裁者就要完蛋。如今,张将军走到哪里都摆脱不掉这个“乌鸦嘴”的称号。

尽管张将军反复表示,他不在意、不惧怕来自中国公众和网民的强烈批评或抨击,但从各种可见的迹象来看,张将军还是在乎的。

张将军开设新浪微博很长时间,至今只发布了一条只有四个字( “中国崛起”)的微博,就被许多观察家认为他并不像他所声言的那样不在乎批评或抨击。

*社交媒体伴随危险*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达,中国公众的发言力进一步增强,被认为是拍北京政权马屁的人又必须面临双重危险了。所谓的双重危险是指,拍马屁的人不但要面临公众抨击、挖苦、嘲弄、捉弄、玩弄、戏弄、调笑、哄笑、嘲笑,而且也要面临被当权者转身打嘴巴的危险。

不用说,被当权者打了嘴巴之后,拍马屁的人会收获来自公众更多的抨击、挖苦、嘲弄、捉弄、玩弄、戏弄、调笑、哄笑、嘲笑。

目前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人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的石毓智教授目前就深陷这种双重危险之中。

石毓智教授先前写出《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这样的文章,被中国公众认为是拍北京当局的马屁,因为那时候北京当局反复表示,要警惕美国敌对势力利用美国文化来渗透和瓦解中共统治。

在中国国家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跟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谈并公开表示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之后,石毓智教授又紧急发表题为《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的文章。

石毓智随后再发表微博为自己辩护说:

@石毓智:写《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这种文章,不仅需要智慧勇气,还必须有特殊的国际经历。任何一个不同意拙文观点者,欢迎理性来讨论,不要张嘴就是讽刺挖苦甚至喷粪。查一下“谷歌学术”和《中国知网》便知本人的学术造诣。平静交流,对你有好处。

石教授还发表微博说,他毕业于美国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师从著名导师,并获得博士学位;他曾经在大学教过两年逻辑学,说话不会前后矛盾。

然而,压倒多数的中国网民显然不买石教授的帐。有人更是抱怨石教授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逻辑学功底深厚,但到了关键时刻却显示出他连基本的逻辑学都玩不转――看客急于看他拿出逻辑证据证明他前后明显矛盾的两篇文章如何不矛盾,他不拿证据,却顾左右而言他,大吹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大晒自己的学历和学位,好像智慧勇气加学历学位足以弥补逻辑漏洞。

*对石教授的评论*

总而言之,占压倒多数的中国网民不认为石毓智教授有什么智慧或勇气,而是认为他只有高升到愚蠢境界的狡猾,和彻头彻尾的卑鄙。

这种对石教授不屑的观点和情绪,可以用中国微博名人五岳散人来代表:

@五岳散人:石毓智教授,对于你那种应景舔菊文、摇尾希宠术我是完全懒得剖析的。我说过,洒家不会在妓院里弹钢琴,不会在粪坑边踩蛆,多少要保持一点正常人的尊严。所以,洒家只是指出你两篇文章发表的时间点,都是高层发出某些信号之后而为之就足够了,就像我指出某动物叼飞盘即可,管它是萨宾还是京巴。

鉴于新闻是历史的初稿,不妨在本篇初稿中给五岳散人的微博发言做四点注解,以便后人以及现在正在学习汉语的人可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1)“应景”,显然是指“揣摩迎合当局的心思”;“舔菊”,显然是来自日本AV录像说明文的说法,菊 = 肛门;

2)“洒家”,中国旧时出家做和尚的人的自称;中国文学当中人们耳熟能详的以“洒家”自称的典型人物是小说《水浒传》当中不拘礼节、豪爽耿直、嫉恶如仇的和尚鲁智深;

3)“两篇文章发表的时间点,都是高层发出某些信号之后”,中国问题观察家普遍认为,石教授先前发表《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是在中共高层发出明显信号表示要与美国梦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之后;石教授再发表《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是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美国声言中国梦和美国梦相通之后;

4)“某动物叼飞盘”,由于遗传特质的原因,拉布拉多寻回犬(Labrador retriever)或金毛寻回犬(golden retriever)可以把主人扔出去的飞盘叼回来;不管主人扔多少次,不管主人把飞盘扔得多远,这两种犬都可以把飞盘叼回来;目前,成千上万的中国公众和网民认为,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就是中共当局的一条寻回犬,因为无论中共当局扔出什么骇人听闻的歪理,胡锡进都能设法将歪理说得好像是正理。

*拍马屁双重危险*

各路的许多观察家认为,像石毓智教授这样愿意为北京当局说话的人如今面临双重的危险。

这种危险首先是成为公众笑料的危险,然后是被北京当局打嘴巴的危险,因为当局认为这样的拍马屁不是帮忙而是添乱。这些拍马屁的人不但徒然让自己成为公众的娱乐和笑料,也顺带把当局领导人化作笑柄。

在观察家们看来,石教授先前关于中国梦跟美国梦截然不同甚至水火不容的文章得到中国官方主流媒体的莫名其妙的高调发表,这显然是给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布下一个陷阱,布置了一圈套,或下了一条绊马索。

于是,习近平再发表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讲话便被普遍认为是狠狠地搧了石教授的耳光,也是搧了发表石教授文章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的耳光。

但在许多研究中国当代史的人看来,石毓智教授被北京的当局扇耳光并非是北京当局搧拍马屁者耳光的首例,甚至也不是搧得最凶狠、最不给面子的一例。

早些时候,中共在香港办的《大公报》发表习近平微服在北京叫出租车、与出租车司机大谈治国理想和前途光明的拍马屁报道,遭到习近平当局痛斥。《大公报》被迫发表自打嘴巴的声明,说那篇报道是虚假不实的报道。

据中国著名的异议记者高瑜报道,《大公报》和中共权威宣传机构新华社声明《大公报》先前的报道是虚假新闻,导致习近平更加生气,并导致他怒气冲冲地赠送《大公报》和新华社四字箴言―――“一蠢再蠢。”

相对而言,或许是因为沾了人在新加坡、可以不受中共当局直接管辖的便宜,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石毓智的境遇还算是好多了。至少,他不需要立即自打嘴巴,不需要直白地承认自己先前发表的文章是胡说八道,尽管他现在说自己先前的文章不是胡说八道也没有多少人肯相信。

*拍马屁者何去何从*

石教授不需要立即自打嘴巴,从而避免了最难堪的局面。但石教授的《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显然给习近平当局造成了麻烦,至少是给习近平当局直接控制的《人民日报》人民网造成了麻烦和难堪。

现在观察家们感到好奇的是,北京当局对既能拍马屁也能下绊马索的人将怎么办。是跟他们建立更密切的联系,给他们提供更详细的拍马屁写作提纲或指南,以便让他们尽量避免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套子、布陷阱?还是让拍马屁者继续承担双重的风险?

公平地说,中国当局接受拍马屁也有危险。这种危险就是拍马屁者成为公众笑柄,也使当局成为笑柄。

在今天的中国微博上流传一则微博贴,就把拍马屁者和中国当局一锅烩,将两者双双变成一块笑料,一个笑话,一个调侃的段子:

@陈淮:5月23日有高人在主流媒体上撰文,力证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本质区别,断言“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不同是必然的”;“中国梦是根据‘中国脚’量身定做的‘一双鞋’”。6月7日,习总面对中美记者强调,“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信谁的好呢?古诗名句:“踏花归来马蹄香”。原来此句确有用到的场合啊。

由此看来,拍马屁确实是很危险。

拍马屁对施拍者如今意味着双重的危险,也对受拍者意味着实在的危险。显然,石毓智教授和习近平国家主席如今都在各自品味品尝、反刍咀嚼这种危险。

政治的运作如何屏除拍马屁,这对任何政体来说都是难题。

显然,对中国这样的非民主政体来说尤其是大难题。
================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 “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单,“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诸位读者和观 众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需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达。 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还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意见、批评。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 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 //t.qq.com /voaqizhifeng。另外,我的推特网址是,https://twitter.com/qizhifeng1。我们保持联系!谢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