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调查葛兰素史克的醉翁之意


英国医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在中国上海办公楼前标识

英国医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在中国上海办公楼前标识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中国调查英国医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贿赂案,除了将外资在中国的行贿丑行曝光之外,更重要的是将中国医药物流行业的黑暗帷幕再度揭开。但中国央视与《环球时报》等官媒的欢呼走岔了路,这些报道否定这类贿赂行为的发生是外资在中国的“入乡随俗”,《环球时报》发文称“跨国药企巨头行贿丑闻遍世界”,意思是外资在哪都腐败,与中国制度环境无关。

上述结论不能成立。因为GSK的行贿手法只是中国医药物流业的一个样本。GSK被查,其实只是中国调整经济结构政策、保护本土企业计划的一部分,并不意味着当局真想终结医药物流业的腐败。

*腐败是中国医药物流业的润滑剂*

综合中国各种报道,GSK行贿案的要件有:借助行贿推销本公司药品;行贿的关键人物是各医院的医生;药价中有一成用于行贿医生。其中,医药代表的入职首训让人看到这个行业的真相:讨好医生的方式早已不止于陪吃陪喝,更多的是以“讲课费”、“餐饮费”等貌似合规、实则违法违规的方式行贿,洗澡、按摩、找小姐甚至女医药代表的色贿非常风行。行贿的金额占药费大概10%左右。

国内一些媒体对此事做的标题竟然是:“葛兰素史克浮出水面,惊现性贿赂”,仿佛医药代表为医生等提供性贿赂,是葛兰素史克的首创,其他中国本土医药行业纯洁如天使,从未进行过这等勾当一样。

20世纪90年代中期适逢中国医疗保险制度改革,我曾深度追踪过医疗保险,因此对医药物流业的腐败有深入了解。这些年来中国媒体关于医疗物流腐败也有过很多报道。上网用医药代表、腐败等关键词检索,可以发现以下信息,如“医药代表:我的工作就是行贿与性贿赂”,“药品利润20倍,医生分成四成”,“医药代表揭药价黑幕:出厂价3.8元医院卖98元”……等各类消息,不一而足。据说,那些“吃不死、治不好、价格高、回扣多”的药,最受医生欢迎。在各个环节上支付的行贿金,最后都计入药价,由患者承担。

上述信息表明,GSK等外资药企并非中国医药物流业贿赂的独创者,确实是入乡随俗。只有两点特殊,一是它是外资医药公司;二是贿金数额庞大,据说历年献金累积总额高达30亿元。

*“医药不分”体制成了“以药养医”*

据公开数据,中国约有70%的药品通过医院销售,因此,各大医药公司的医药代表,必须与最大的“主顾”,即医院相关科室和有处方权的医生建立“关系”,这是将本企业的药推向市场的必经环节,无论外资还是国内药企,无法不循此途。

据《南方周末》7月15日报道,GSK涉案高管梁宏透露,他负责“打交道”的一般是医院主管部门的领导或专家。“一种药品要上市,必须与各个部门打交道,注册涉及药监,价格涉及发改委,进医保涉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进地方涉及地方招标办,进医院涉及医院院长、科室主任、医生等……如果涉及药品的环节少了,腐败也就少了。但从根本 上讲,医药不分、以药养医才是最大的问题。”湖南省卫生厅办公室主任彭亮对GSK的商业贿赂表示忧虑,如果就此全面掀起对整个医疗系统商业贿赂的查处风暴,“究竟有几家医院,多少医生不涉及这方面的问题?”

可以说,中国药费昂贵的病根在哪里,主管部门官员明白,医院明白,医药物流行业人士也门儿清。2012年6月,《千人》发表一篇物流专家谷春光的访谈,标题是“医药物流医药物流:行业亟盼‘医药分家’”,这篇访谈认为中国医药物流方面的专业性门槛不是问题,首要的问题是解决医药分家,“国内医药行业整体水平赶不上国外的最大问题在于以药养医的大政策,而国外是完全医药分家的,医院根本不卖药”。“但医院内部情况复杂,药品能否进入医院不是由市场决定的,医药购买药品的价格也不是由市场决定的”,“在医院这块市场,市场机制完全失灵。” 谷春光甚至谈到这种医药物流体制导致企业间的无序竞争影响了药企技术进步:“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企业消耗资源去开发新的物流技术、提高运营效率、极力控制成本,企业效益还是无法提高。而采用不透明手段竞争的公司却能获取更大的市场,久而久之,行业进步如何可想而知。”

*为何今年痛查外资药企腐败?*

这次中国当局声势浩大地查在华外资药企的腐败,确实让其它外资药企惊心。但除了那几家顶级官媒之外,少有媒体认为这是当局要整顿中国医药市场。在GSK贿赂案被查的同时还有华润集团被查的消息传出。由于胡耀邦的女儿李恒与儿子刘湖曾分别任职于这两家企业,因此传言指称,北京选择这两家公司予以打击,目的是向胡耀邦的家人发出信号,要他们在政治上收敛——在今年4月份一个公开学术论坛上,胡德华的发言非常尖锐,既要求政治改革,还批评了习近平。

但我本人认为另一原因才是主要的,即在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央政府为了调整经济结构,开始考虑保护本国企业。

上述《千人》杂志那篇文章提到,2010年中国药品市场增长率为21.9%,而同期全球医药市场的总体增长率仅为4.2%。行内预测,今后中国医药市场还将以每年以20%左右的速度增长,有极大的扩容空间。

美国著名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公司预测,2020年中国医药市场价值将达到1200亿美元,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医药市场。中国医药市场的巨大潜力,不仅让医药研发、生产行业生机勃发,也给医药流通企业带来极大发展空间。从2009年开始,国内几大医药物流巨头国药、上药、九州通等纷纷上市,加快发展步伐,大手笔的投资屡见不鲜。外资巨头也加大投资研发力度,试图保持一定市场占有率。医药物流行业已经成为国内外资本竞相角逐的大舞台,巨大的市场潜力加上国家政策的助推,医药物流行业将迎来一个“黄金十年”。

中国以前为了吸引外资,用市场换技术,对外资采取各种优惠政策,无论从税收还是从市场准入,本国企业都没得到多少政策扶持。但从2008年开始,中国不缺少资本,于是逐步取消外资优惠,中外企业税收并轨。但直到去年,才开始考虑扶植本国企业,扶持的办法比较有“中国特色”,比如今年7月,中国发改委决定对五大外资奶粉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就是提振国产奶粉消费的一大措施。只是这一措施并不受消费者欢迎,因为本国奶粉因三聚氰铵事件,其质量让消费者很不放心。

在经济发展时期,绝大多数国家都会采取保护扶持本国企业的产业政策,中国这一政策已经迟到若干年。现在,中国政府使用这种方式削减外资药企在中国市场的影响,为本国企业扩大市场占有率,至少还得做两件事情,一,医药必须分家,从源头上清理,否则医药物流腐败仍将继续,中国人仍将苦于药费的高昂,看不起病的问题依然如旧;第二,政府得认真监督药品质量,中国药企也得认真提高自身产品质量,否则其市场命运不会比国产奶粉业好多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