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大变革(3):走市场化的改革道路


9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出席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前,为英国金融时报上撰写了题为“中国将继续持续发展之路”的评论文章。他在这篇文章中勾画出一幅中国政府的经济改革蓝图,包括在保证经济增长率不低于7.5%的前提下,通过城镇化和加强服务业来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并推动在行政管理、金融、财务税收和价格等方面的改革。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cholars)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公共政策专家吴均华表示,虽然改革的前景仍不明朗,但这总归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新政府上来以后就明确讲,要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还有其它各方面。从方向上来讲,我觉得应该是‘万事开头难’嘛。应该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李克强任命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领导起草具体改革方案的工作小组。报道称,刘鹤有15-20年的财政工作经历,以支持市场化改革而闻名。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一些改革措施来看,李克强的经济团队似乎希望把金融领域作为改革的突破口。先是中国人民银行7月份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随后中国国务院8月份宣布,具有金融改革试点意义的上海自由贸易区将于10月1日正式启动。上海自贸区的政策亮点在于推动中国金融体系市场化的试点改革,包括逐步实现利率市场化、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和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对外开放。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经济学家黄育川(Yukon Huang)表示,对金融体系实行市场化改革将有助于再平衡经济。他说:“我认为,改革金融体系,允许资本自由流入流出,我特别强调的是要放松资本流出中国,这对中国是有好处的。我认为应该放松利率和汇率管制。而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了放松利率、汇率的条件。”

除金融改革以外,城镇化一直是李克强经济改革方案的核心。李克强的经济团队一直强调,城镇化将可以拉动消费,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内需不足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失衡的一个原因,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不到40%,甚至低于印度等其它发展中国家。

黄育川表示,改革户籍制度是城镇化的关键。“户籍改革是根本,因为目前中国的农民工不能同样享受城镇居民待遇,”他说,“正因为如此,他们不会像城镇人口那样消费。如果改革户籍制度,消费就会增加。”

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资深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提出,新政府的改革方案要进一步明确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应该明确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当然,土地改革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起始点。农村土地流失的问题很严重,城乡收入差距悬殊,农民的权利被践踏。这必须要得到改变。这是改革的基础。在任何国家的当代发展中,农业都是基础。” 史剑道说。

然而,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将遇到艰巨阻力。以上海自贸区为例,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这个被外界戏称为“李克强的孩子”的改革试点项目曾遭到中国银监会和证监会的公开反对。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上海自贸区的了解还仍然只是方向性的,无论是国务院还是上海市政府都没有公布有关政策的细节。

“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主要是既得利益,“威尔逊中心的吴均华说,“其实从很久以前我们就一直在谈这个问题。那么,问题就是从我们开始谈这个问题到现在,既得利益不仅没有变小,而是越来越大。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基础也越来越强,以至于李克强总理在上海自贸区这个问题上都不得不拍桌子。”

城镇化和户籍改革也将面临重重阻力。中国现有2.6亿农民工在城市务工。如果让这些人享受城市人口同样的医疗、教育等福利,那么中国已经十分紧张的城市资源将更加紧张,债务累累的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负担这些新增城市人口也是个疑问。

吴均华认为,中国领导人需要从整体战略的角度去推动改革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改革的成败最终将取决于是否能够从制度上有所突破。“我们可以讲政治、也可以讲政府、也可以讲制度。就是从制度上,你怎么样能够保证这些很好的改革理念、经济改革的理念付诸实践。这个我觉得可能是今后中国经济能否进入李克强总理说的中国奇迹的‘第二季’的关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