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国企或裁员数百万,会否引发动荡?


中国山西一些煤矿工人等待洗澡。(2014年12月5日)中国很多煤矿工人失业

中国山西一些煤矿工人等待洗澡。(2014年12月5日)中国很多煤矿工人失业

路透社报道,中国可能在近两三年内裁剪数百万国企员工,为新一波改革开放铺路。中国权威机构说,中国经济形势很好,能够消化下岗职工。需要下岗转型的企业,主要是在钢铁和有色金属以及煤炭水泥等行业。有中国观察人士说:下岗本身相对对整个经济规模来说,不是大问题,但由此引起的社会问题值得关注。

国际通讯社路透社3月1日独家援引两位消息人士的话说,为响应国务院“去产能”的号召,中国拟在未来两到三年内从“僵尸企业”中裁减500-600万国企员工。而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周一发布的拟裁员数是180万人,包括130万煤矿系统人员和50万钢铁系统人员。今年初曾有中国的专家学者预言清理“僵尸企业”或将引发自九十年代以来的第二次“下岗潮”,随后发改委反驳称中国劳动力市场流动就业能力较好,足以吸收“去产能”带来的过剩劳动力。

在中国唐山曹妃甸港口,工人把钢管装船。(2012年2月20日)

在中国唐山曹妃甸港口,工人把钢管装船。(2012年2月20日)

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去年中国经济增速20年来首次“破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也已连续七个月低于50的临界点。根据国家统计局3月1日公布的数据,制造业企业用工量继续减少,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中国官媒人民网转发《证券日报》的报道称,目前沪深两市的266家“僵尸”上市公司中,钢铁、有色、煤炭、水泥等传统制造业类企业数高达197家,约占“僵尸企业”总数的74%。其中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作为产能过剩的重头,在中国“去产能”裁员计划中首当其冲。

中国大连一座钢铁厂的工人在工作(2015年3月16日)

中国大连一座钢铁厂的工人在工作(2015年3月16日)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发布的数据,中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已降至70%左右,远低于合理水平,钢铁协会统计重点大中型企业平均负债率超过70%。而根据煤炭运销协会的数据,去年一年中国原煤产量比销量多1.85亿吨,产量远大于销量。以陕西省为例,该地煤炭价格由每吨1200元降至200元左右。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去产能”迫在眉睫。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周一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将“重新安置”煤炭和钢铁系统人员180万人。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研究数据显示,未来两到三年内,钢铁、煤炭、水泥、造船等产能过剩行业将裁员300万人。路透社曝出的数字最为惊人,高达500-600万人。中国国家数据局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煤矿和钢铁行业共有1200万工人。

百万失业员工如何消化?

就业问题既是检验一个经济体能否健康运转的“体温计”,也是一些国家政治变革的“催化剂”。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在2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强调要“稳”住就业。会议还透露中国目前失业率为4.99%,比美国稍低。美国1月公布的失业率为5.2%。但华盛顿邮报报道,常常口出惊人言论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川普称这一数字是假的,真实数字应为22-23%。中国的失业率也被质疑造假,据报道,中国前国家总理温家宝2010年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曾对美方代表说:“中国就业人口压力有两亿。”观察人士据此分析中国失业率至少在15%。

在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僵尸企业”去产能又将在短期内释放大量失业人员。这部分人口如何处置,是中国面临的一个难题。

然而,中国的学者对国企员工再就业问题比较乐观。大军智库主任仲大军说:“中国的整个就业人口将近八个亿,这八个亿的就业岗位你吞吐和互相转移个几百万,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像当年九十年代朱镕基时代国企大裁员,那个裁的都不是几百万,那是至少三四千万的规模。那么大的规模,中国都经受住了当时那个阵痛。所以这次几百万,对于中国经济这个体量、体能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

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业表示:“如果是几百万没问题。中国是十四亿,能够就业的大概也好几亿。如果好几亿,裁减个几百万,我觉得没问题。不用放大这个事儿,它不会造成大问题。中国大学生一年就毕业好几百万呢。”

学者:要警惕裁员过程中催生的社会问题

但仲大军也补充说,虽然中国经济结构足以吸收消化掉几百万的失业人口,但要警惕在消化过程中可能引发的社会问题。他认为,中国目前经济形势低迷,全球经济也处于衰退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大批量倒闭,工人下岗,“这各种因素加在一起,可能会出现比较严峻的情况”。

他说:“中国出现这些严峻的情况,它可能就会导致一些人出来说话,要表达,各种现象有可能会出现。那么在这种应对过程中,政府可能会接受大量的社会发生的问题。在这个处理过程中,搞得好的话,它可能会促进很多比如政府倾听社会意见、改变过去的一些不是很正确的做法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促进社会在治理方面的进步,我想也会有的。”

就在上周,广东省鞍钢广州公司2000余名工人发起罢工,起因是公司以经营困难为由搞待岗政策,同时降低薪酬。研究劳工问题20余年的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对美国之音说,劳资纠纷通常高发于民企和外企,鞍钢作为国企发生罢工较为罕见,或与中国政府最近去产能有关。总部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一年中国境内罢工次数达2,774次,约为2014年的两倍。

2月25日,工信部部长冯飞称,中央政府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规模是两年1000亿元,用于去产能、处置“僵尸企业”过程中的职工安置。

中国社保经费太低 军费支出太高

“回顾20年前的那次国企大裁员,那真是以一代人的牺牲换来的中国的一种新的经济转型,是以国有企业职工的一种悲痛的命运换来的经济过渡。”仲大军认为,做好职工安置工作最重要的是政府要在社会保障方面“兜底”,包括调整税收政策、增加社会保障经费以及多听取底层民众的意见。

他说:“比如现在人大政协一开两会,全都是富人代表、精英代表,那帮人连穷苦老百姓的情况都不了解,整天高高在上。那搞一些经济政策、社会政策往往都是对富人有利的。那如果这样搞下去,老百姓是要愤怒的,老百姓是要抵抗的。”

周孝正也感叹说:“我们中国的问题就是社会保障体系的水平太低了。一旦要是失了业,他要是不再找工作,基本生活都够呛。”

他认为,中国目前最大的危险是“穷兵黩武”,军费增长超过了经济增长和社会保障经费的增长。他说:“我们的经济增长百分之六七,我们的收入增长还不见得赶上经济增长呢,军费是干。这就完全违背了邓小平当时讲的,绝不搞军费竞赛,和平发展两大主题。现在小平死了十几年了怎么样,全面的搞军费竞赛,这是中国的大问题。”

中国官媒新华网将中国军费从1999年以来的增长称为“补偿性发展”。去年,北京宣布中国军费将增长10.1%。路透社的报道称,去年中国军费预算达1364亿美元,约为美国军费的四分之一。该报道还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话预测说,由于南中国还和台海局势变数增加,今年中国军费或将增长30%。

相关视频:VOA连线(何清涟):中国煤炭和钢铁行业将裁员180万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