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推特雇陈葵被指意在取悦北京进军微博市场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美国知名社交媒体公司推特(Twitter)任命有中国军方和公安背景的陈葵(Kathy Chen)出任其大中华区总经理引发争议。虽然推特表示,任命陈葵是看中其20多年的跨国公司工作经历和IT行业经验,但美国权威人权活动人士质疑推特的真正意图是为了取悦中国政府,并最终获得其中国定制版的微博服务在中国落地的许可。

推特为其雇陈葵决定辩护

推特在给媒体发出的书面声明中强调,陈葵将帮助推特推出面向中国企业的广告、数据分析和其它产品。

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新开推特账号(推特截图)

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新开推特账号(推特截图)

公开信息显示,现年50岁的陈葵1987年从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解放军二炮第一研究所担任技术工程师七年。她后来在包括微软和思科在内的多家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任职,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陈葵1999年到2005年在美国国际联合电脑公司(CA Technologies)与隶属于中国公安部的公司组建的合资企业“冠群金辰软件公司”担任CEO。她的这些经历引发了海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和质疑。

推特对任命陈葵出任大中华区总经理的决定进行了辩护,称上世纪80年代政府给大学毕业生分配工作十分正常,90年代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后,陈葵就离开军队进入了私营领域。推特还表示,陈葵当年是受雇于CA去执掌冠群金辰软件公司,并非中国公安部。CA在这家合资企业中的占比是80%,中国公安部仅间接持股20%。推特还否认陈葵是中共党员。冠群金辰软件公司的网站显示,其庞大的政府客户群中包括信息产业部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该机构是中国主管互联网审查体系防火长城(GFW)的运营单位。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了一幅《推特已死》的漫画,并向推特联合创始人、总裁杰克·多西(Jack Dorsey)发推文,对推特雇用陈葵出任大中华区总经理严重关切,称这是对言论自由的谋杀。漫画中,中国五星红旗中那颗象征中共的大星一角刺死了推特徽标的蓝色小鸟。

陈葵非推特活跃用户

总部在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对美国之音表示,人们一方面是对陈葵的职业背景感到担忧,另一方面是担忧推特雇用她背后的真正意图。她说:“陈葵并不是一个活跃的推特用户,这让人们怀疑推特雇她背后还有别的目的。推特雇她并不是因为她非常了解推特,了解推特的使用,不仅是中国以外的用户,而且包括香港和台湾的用户。所以说,雇用这样一位与党和政府有着广泛联系的人士不仅仅让人们对她背景以及未来在推特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是否会以牺牲互联网自由为代价去换取商业利益而感到担忧,而且也会对推特的企业目的感到担忧。”

陈葵的推特账户显示,她的第一条推文是在4月14日发出,是回复推特负责亚太区的副总裁沙列什·拉奥(Shailesh Rao)欢迎她加入推特,出任大中华区总经理。截至4月20日发稿时,陈葵总共仅发出21条推文。

首推回应官媒,胡锡进替推特圆场

“让人们感到不安的是(推特)是否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自由之家的萨拉·库克说,“陈葵的角色是去帮助中国官媒比如央视和新华社去加强在推特上的话语权。这并不是我们的偏见,而是她开通推特最先发出的几条推文,大体上是回应这些官媒,表示要帮助它们讲好中国的故事。讽刺的是,推特在中国是被屏蔽的。”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4月19日刊登了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单仁平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的笔名。胡锡进在这篇评论文章中既为推特雇用陈葵出任大中华区总经理的决定进行辩解,也提醒海外舆论大可不必对推特可能改变策略和立场过度担忧。文章说,“陈葵的个人性情什么样,我们无从得知,但推特是美国的主流互联网公司,其价值取向、经营及用人原则确有着西方大公司的共同逻辑,不难把握……与谷歌、脸谱等应没什么两样……陈葵这个‘总经理’应属‘销售总经理’,与推特‘内容审查’大概不会有什么关系。”

推特取悦北京,意在进军中国市场

对此,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主任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对于推特雇用陈葵,人们提出疑问当然是合理的。她说:“外界对于推特在中国大陆打算做什么和怎么做有很多疑虑。众所周知,中国有着非常严格的互联网审查,推特本身是被屏蔽的。有人认为,推特任命陈葵这样一位有如此背景的人显然是为了取悦北京。”

福布斯杂志4月18日发表了前路透社中国企业新闻主编、目前在上海复旦大学任教的阳歌(Doug Young)的一篇专栏文章,称推特任命陈葵出任其首位大中华区总经理意味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正在重新考虑其中国战略,或许即将启动游说中国当局允许其中国版本的微博服务在中国大陆落地的工作。文章说,虽然推特深受用户喜爱,但却面临增长乏力的巨大压力,以及急需找到可持续的盈收方案。拥有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和智能手机市场的中国显然能够在这方面对推特有所帮助。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推特去年的中国广告增幅超过300%。但福布斯杂志的这篇专栏文章暗示,推特的战略应不仅仅是只瞄准了中国企业的广告业务。文章说,中国用户对推特这类的微型博客的喜爱程度远远高于西方客户。究其原因是因为中国人不仅把微博当作是社交工具,也利用其获取信息。2015年第四季度,推特亏损9000万美元,而中国本土的新浪微博同期盈利1900万美元。

活动人士盼美国政府扮演更大角色

在推特之前,美国另一大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脸谱)早已开始了取悦中国当局的游说工作。上个月,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在北京冒着重度雾霾在天安门广场前的长安街上晨跑。Facebook两年前就在北京开设了办公室,扎克伯格本人几次高调访问中国,并得到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接见。2014年12月,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参观Facebook总部,扎克伯格全程用中文陪同,还特意在其办公桌上摆放了一本英文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他对鲁炜表示,要让同事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Facebook到目前在中国仍未解禁。

对于近期新兴美国科技公司为抢滩中国市场而竞相讨好中国政府的做法,学者、人权组织、活动人士和网民的批评和质疑之声早已有之。人权观察的苏菲·理查森表示,美国国会应发挥一定的监督作用,要求这些科技公司阐明自己的意图和立场。“很多公司都没有真正回答我们这些团体、网民、人权活动人士提出的疑问,也就是它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或许如果在国会的压力下,这些公司能够更好地回答我们的问题。”她说。

独立学者、博客作家何清涟4月17日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上发表一篇博客文章,也呼吁美国国会召集专业人士以及中国的异议人士,就海内外华人对陈葵担任推特大中华地区总经理举行一场听证会。

但自由之家的萨拉·库克认为,这些科技公司在强硬的中国政府面前实属无奈。她认为,美国行政当局也应承担起更多职责。她说:“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政府让这些公司自己管自己,并没有给他们提供外交和政策上的支持。2009年Facebook和推特就分别被中国政府屏蔽,一年后谷歌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直到最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才把中国对互联网的封锁和审查列为贸易壁垒,甚至有可能诉诸世贸组织。与以往通过外交途径向中国施压的做法相比,这么做或许才是更有效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