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中在苏丹问题上的利益交合与冲撞


美国官员正在通过外交努力推动南部苏丹定于明年1月举行的独立公投能够按期进行。然而,分析人士说,中国作为苏丹政府的一个主要盟友,也在这个问题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美国新议案鼓励同苏丹关系正常化*

美国国会提出新的议案,鼓励苏丹维持原有的和平约定,以换取两国关系的正常化。而苏丹总统巴希尔却在星期日赞扬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合作。

这项新的议案得到了国会两党的支持,预计将于今年年底之前成为法律。此时正值美国在苏丹南部的外交努力稳步增长中。

*中国在苏丹南北逢源*

与此同时,中国一边确保与喀土穆政府的极为友好的关系,一边逐步加深与苏丹南部的联系。

中国一直在从苏丹南部内陆购买石油,这些石油经由北部的管道运送,使得中国与苏丹南北部都有联系。

近几年来,中国也为喀土穆政府提供了大量的军事装备和外交支持。中国官员曾经表示,他们希望看到一个统一的苏丹,但是如果南部选择独立,他们也将尊重公投结果。

*学者:中国在安理会保护苏丹已太久*

美国史密斯学院研究苏丹问题的学者理维斯曾经发起过一次活动,将2008年在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称为“种族灭绝的奥运”,原因是在苏丹西部省份达尔富尔的持续的战争,以及中国与这场冲突的关系。

理维斯说,尽管美国和中国也许希望南部苏丹得到和平,喀土穆的官员可能会另有打算。

理维斯说: “我想这是一个中美合作的理想机会。喀土穆政府受到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保护已经太长时间了。这种情况在我发动“种族灭绝的奥运”活动之后有所改变,因为这是符合中国自己利益的,就是中国不能让他们的奥运会,他们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盛会被贴上“种族灭绝的奥运”这个标签。但是中国对喀土穆的帮助从来没有对中国的经济利益带来真正的威胁。可是现在,威胁有了。我相信,喀土穆政府不是压制、废除就是使用军事手段来破坏南部自治公投的结果,如果这个公投能被允许进行的话。”

一位前美国驻非洲大使戴维·希恩说,中国向喀土穆政府施压,要他们接受在达尔富尔的国际维和部队,其中部分原因与奥运相关。他说,中国在公投中的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

希恩目前正在研究中国在非洲日益增加的影响力。他说,中国官员越来越重视来自苏丹南部原来的反叛组织,“苏丹人民解放运动”的官员。中国官员们邀请他们访问北京,并在前反叛组织总部朱巴开设领事馆。朱巴是苏丹南部的首都。

希恩说:“他们作出极大努力来确保他们在苏丹南部的有利地位,这是基于南方投票赞成独立的情况。”

*美中逐鹿非洲大陆?*

但是独立作家凯文·芬克则认为,苏丹目前的形势是中美在非洲大陆就资源和军事关系进行对抗的例证。芬克与人合作撰写了《非洲之争:对达尔富尔的干涉及美国》一书。

芬克指出,有报导说美国在东非的盟国正在向苏丹南部运送武器。芬克说:“一直有报导说,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一直在向苏丹人民解放运动提供武器。考虑到这两个国家都是同美国关系紧密的盟国,以及美国政策更广泛的涉及面,都暗示出美国在苏丹南部的作用并不像普遍描述的那样无关轻重。”

其他像约翰·普伦德加斯特等一些分析人士,则对目前的形势较为乐观。普伦德加斯特来自总部设在美国的一个致力于停止种族灭绝的组织。他说,苏丹南部计划举行的全民公投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为了非洲和平的利益而合作提供了一个机会。

普伦德加斯特说:“中国和美国在维护和平上有共同的利益。他们的动机可能不同。中国在苏丹有更大的利益,包括国家安全利益,因为他们希望不受阻碍地获得那里的石油。他们已经在那里的石油产业投入了100亿美元,他们才不会傻到看到战争再次爆发而不作出反应。所以在我看来,这对美国来说是一次绝好的同中国合作的机会,防止苏丹南部爆发战争,这一方面能够保障中国在那里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保障了美国在苏丹防止冲突爆发的人道主义利益。”

南部的公投是2005年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和苏丹政府签署的全面和平协定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个协议结束了双方长达20多年的冲突。估计有两百万人在这场内战中丧生。公投的其他阻碍还包括后勤、建立适当的投票名单,以及如果南方选择独立应该如何划分边界和分摊石油利益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