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柏林墙倒塌周年:回顾柏林墙的建立


1961年10月7日,一名西柏林卫兵站在分隔东西柏林的混凝土墙前,同时,东德工人在为这道墙添砖加高。(资料照片)

1961年10月7日,一名西柏林卫兵站在分隔东西柏林的混凝土墙前,同时,东德工人在为这道墙添砖加高。(资料照片)

11月9日标志着柏林墙倒塌25周年。美国之音采访了英国史学家、柏林墙专家同时也是《柏林墙:分割的世界1961-1989》(“The Berlin Wall - A World Divided 1961-1989”)的作者弗雷德里克•泰勒(Frederick Taylor),谈到东德一开始为什么建起柏林墙。

依据1945年《雅尔塔协定》,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同盟国将德国划分为四大占领区:美国区、英国区、法国区和苏联区。

德国首都柏林深处苏联占领区大约160公里内。这座城市也跟全德一样被划分为四个部分。

战后几个月到几年间,苏联与西方同盟的关系不断紧张。在1949年,德国西部地区同与苏联结盟的共产党东德分裂。柏林四周被东德包围。

泰勒说: “柏林处在苏占区的中心,在苏联人和他们的德国共产党盟友们看来,这有点像是资本主义的特洛伊木马。在不断僵化和压抑的冷战苏联集团内,存在这样一个西方生活方式的标志。”

泰勒说,东德和西德之间建起了一道边界。

他说:“到1952年,其实就有了这么一道加强过防护的边界。如果你想穿过它从东德到西德,你可能会被枪打死。但在柏林,由于它具有军管区的特殊城市地位,即使是在两个德国政府建立之后,仍有许多的检查哨卡,但人们往返东西柏林也相当简单。”

这意味着,对共产党东德统治下的物质贫乏和政治不自由感到厌倦的东德人,可以轻易进入西柏林。事实上,到了1951年,东德跟三年相比,不是更富裕了,而是更穷了。

泰勒说,在1949年至1961年间,东德1700万人口中有大约250万人流失到西德。

他说:“实际上,东德政府清楚,而且最终到1950年代末他们的苏联上司也明白了,进入1960、1961年时,他们的国家人口不断流失,是在慢性死亡。最好、最智慧的人才流失到了西德。所以,必须得做点什么,问题就是到底该做‘什么’呢?”

这位史学家认为,东德领导人本来有不同的选择。

泰勒说:“他们本来可以选择改革,他们本来可以发展更有效率和生产力的经济。他们本来可以满足大多数受过教育的、文明社会成员的要求,提供政治自由和旅行自由。但是,他们当然没有走这条路,他们依赖斯大林主义的计划经济模式。如今,大概只有朝鲜和古巴极少有的国家仍在使用这种模式。”

泰勒说,东德领导人认为,阻止东德人向西德大量迁移的最好办法就是建一道实体壁垒,于是决定在东西柏林之间建起一道墙。

他说,从1961年的8月12日夜晚到13日凌晨,大批木材、煤渣砖和带刺铁丝网被运到了东柏林。

泰勒描述说:“他们做的基本上是,把带刺的铁丝网绕在所有的东西上,用阻挡坦克的混凝土材料和煤渣砖封阻从东柏林到西柏林的很多岔道口。每几码就会有卫兵监视工人们修建屏障。几乎在12小时内,他们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到星期天早晨,1961年8月13日星期天的早晨,每个人,包括东德人和西德人一觉醒来发现,一道屏障建好了。这会儿还不是墙,只是一道藩篱,用煤渣砖和带刺铁丝网组成,封锁街道,阻止车辆通行。”

泰勒说,柏林墙的始祖是这些带刺的铁丝网,一夜之间,居民区、家庭和朋友被残忍、决绝地分割开来。

“不论那晚你在哪,你必须作出决定,”泰勒说,“如果你是一个待在东德的西柏林人,他们会让你回去,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你是待在西柏林的东德人,例如东边的人在西边串亲戚,---实际上那会儿正赶上周末,有几千人都在西边。他们必须作出决定,到底应该是回到亲人身边还是滞留在西柏林。许多、许多的人决定留下来,并为此付出了很多牺牲。但还有些居民区,这堵屏障完全就是从街道中间穿过。”

这位历史学家说,差不多一个星期后,在勃兰登堡门南面,第一堵看起来真正像墙的结构建了起来。柏林墙最终建好后,穿过柏林中心地区的墙体约43公里,划分西柏林和东德的墙体超过110公里。除此之外,还有超过300座了望塔,还有布雷区和泛光灯以及自动开火的机枪。
.
泰勒描述了许多东德人的感想。

他说: “这是时代的大悲剧。这是破灭的希望,是失望,是像不能自由动弹,不能自由呼吸,不能自由感觉的幽闭症般可怕的感受。我认为,和经历这一切的人交谈永远都是一件令人惊叹的事。我认为我们是很难理解的。”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东德人用过各种方式逃向自由,从翻越柏林墙到墙下挖地道。然而成功的机会却十分渺茫。但是史学家泰勒说,就在柏林墙的另一边,有着美好生活的应许,为此,人们甘愿冒各种风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