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印度人“过年”,中国货遭抵制


排灯节是印度最重要的节日之一。(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

排灯节是印度最重要的节日之一。(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

10月30日是印度一年一度的排灯节(Diwali),这是印度最大的节日之一,其重要性相当于中国的春节。在长达5天的节日期间,印度人民家家户户都要在窗内窗外挂上彩灯,在室内布置带有印度教风格的新装饰,大家还会穿新衣,在街上燃放鞭炮,并在走亲访友时送上带有吉祥寓意的礼品。

然而,今年的排灯节前夕,印度社交媒体发起了一场“抵制中国货”的运动,号召消费者不去购买中国制造的任何商品,代之以印度本土的产品。在加尔各答市,一个印度教组织的成员甚至在街头举行了烧毁中国货的抗议活动,尽管该活动中被烧毁的商品只有200来件灯具和小电子设备,但活动还是在印度媒体上得到大幅宣传,并在印度消费者中产生了一定煽动效应。

印度媒体认为,抵制运动更多伤及的是当地批发商和零售商。(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0月30日)

印度媒体认为,抵制运动更多伤及的是当地批发商和零售商。(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0月30日)

印度北方邦的一位教师沙马(Sharma)告诉记者:“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一次运动,是因为印度人民认为,自从9月份愈演愈烈的印巴克什米尔冲突以来,中国一直站在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的立场上,而没有对印度牺牲的士兵表现出应有的人道同情。”

这场“抵制中国货”的运动在印度各邦产生的影响不尽相同,按照《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的估算,印度总理莫迪的老家 —— 古吉拉特邦 —— 是活动的最主要参与地区,当地的中国制造商品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约50%。莫迪总理虽然没有直接表示对“抵制”运动的支持,却也在公开讲话时希望民众更多支持“国货”。《印度时报》预计,“抵制”运动在农村地区影响有限,因为那里的民众很少使用社交媒体,而在孟买、新德里等大城市,中国产品的销量将有20%到30%的下降。

印度北方邦首府勒克瑙市街头贩卖中国彩灯的小贩。(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0月30日)

印度北方邦首府勒克瑙市街头贩卖中国彩灯的小贩。(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0月30日)

然而,在记者走访的北方邦和旁遮普邦一些城市,排灯节热销产品的货柜上仍旧是中国制造的产品占主流。勒克瑙(Lucknow)市小商贩舒克拉(Shukla)向记者展示了自己货摊上的彩灯,“都是中国产的,”他说,“中国生产的这些灯具价格是印度产类似商品的四分之一。”

印度《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连续几日发文表示,“抵制中国货”运动的最大受害者将不是中国厂家,而是印度批发商和零售商,因为这些印度商家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从中国进货,远在克什米尔冲突升级之前。

印度一家行业协会主席纳拉扬(Sat Narayan)向媒体抱怨:“中国产品不仅具有价格优势,而且品种多样。我们确实曾经寻找本土替代产品,但是,自从10年前开始进口排灯节商品之后,很多产品印度厂家已经不生产了,到哪里去找替代产品啊?”

舒克拉告诉记者,城里的一些商家把“中国制造”的标签外面覆盖上“印度制造”或“日本制造”的贴纸,“但这也是自欺欺人,说到底,像彩灯、烟花、神像这类东西,印度厂家根本做不过中国的。你沿着这条街一家一家看过去,都是中国产品。要是没有中国货,我们的排灯节将是昏暗的。”

《经济时报》表示,抵制活动显得很幼稚,因为这不会伤及中国。中印双边贸易从2000年的29亿美元发展到2015年的720亿美元规模,增长了24倍。中国已经成为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的经济合作正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但中国对印度的出口额只占到中国全部出口额的2%,而这些产品主要是家用电器和工业机械设备,排灯节的这些小商品根本只占中国出口产品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这类抵制活动不符合市场行为,最终不会成功。

不过,旁遮普邦首府昌迪加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市民告诉记者:“印巴克什米尔冲突短期内不会结束,只要中国仍然站在巴基斯坦那边,这类抵制中国货的摩擦还会再发生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