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肯尼迪遇刺50年,前特勤局人员开口谈始末


1963年11月22号,约翰•肯尼迪总统访问达拉斯,目的在于提高对他1964年竞选连任的支持。不过1名袭击者的子弹结束了他的生命,那个事件至今仍然争论不休。从那时以来,被指派去保护肯尼迪总统的特勤局人员,极少提到那天发生的事情。不过近年来,前特勤局人员开始说明那天的经过,以及他们的生活如何因此而改变。

前特勤局人员克林特•希尔说,为肯尼迪总统提供安全保护是一个挑战。

他说:“肯尼迪总统喜欢和群众打成一片。他不喜欢任何人挡在他和群众之间。”

1963年11月22号那天的开始,和大多数总统访问一般,即便是在美国一个对肯尼迪总统不太热衷的地方—德州。

希尔说:“那是一个极端保守的地区。肯尼迪从任何角度来看,都不会被归类于是1个保守派人物。不过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威胁,也没有任何信息让我们相信可能发生重大问题。”

总统的车队朝迪利广场行驶,希尔就在总统座车正后方的第一部车子里。

希尔描述当时的经过说:“我听到一个爆裂声音从右后方传来,就在车队的后方。我看到总统抓着他的喉咙朝左移动,我知道发生了事情,所以我立刻跳起来朝着总统座车奔跑想要跳到车上。就在我刚刚跑到总统座车时,已经开出第3枪,打中了总统的头部,造成的大伤口使得血液、脑浆和其他东西喷出来,溅到车上、我和肯尼迪夫人身上。她试着要捡回一些从总统头部冒出来的东西,并往右后方移动。我抓住她并尽力把她拉回座位。就在我这么做的时候,总统往左边跌落到她的膝上。我挺起身子来躺在他们2人后面,然后我转过身来对后面一部车子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

那个事件发生只有不到1分钟的时间,不过它造成克林特•希尔一辈子的伤疤。他说:“我感到内疚,我感到自己有责任。我是当时在场唯一1个可以做任何事的特勤局人员。”

这个暗杀撼动了全美国,也撼动了特勤局。克林特•希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保护了3位总统,不过在1975年,在忧郁症的侵袭下,他退休了。2009年,作家丽莎麦库宾为写一本书,向希尔提出采访要求。

她说:“他曾经在1975年接受一次电视节目‘60分钟’的采访,在那次经典性采访中他根本当场就在电视上精神崩溃。从那时起,他开始与世隔绝。”

不过最后,希尔和其他特勤局人员员决定把话说出来,部分原因是想要说出那次暗杀事件如何对他们产生影响。

希尔、麦库宾和特勤局前人员杰拉德•布雷恩共同合作写了几本书。希尔说,“追忆肯尼迪遇刺”、“肯尼迪夫人与我”,以及今年的“11月里的5天”这几本书的发行,具有治疗的作用。

希尔说:“尤其是能够出来和人们讨论有关这本书并回答问题,人们还是有许多的问题,因为外界仍然对这件事有很多疑问。”

不过克林特•希尔说,他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就是那些关于“如果当时如何如何…”的问题。那些问题自50年前决定命运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不断地折磨着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