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2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日学者著书称南海仲裁于日本不利


日本横浜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是在中日两国著名的研究中国学者(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横浜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是在中日两国著名的研究中国学者(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国际海洋裁判所7月12日判定中国主张南中国海主权的依据“九断线”违反国际海洋法,被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舆论广泛形容为“中国全面失败”。中国也为此不仅高声痛斥判决是“废纸一张”,而且指责出任国际海洋裁判所所长的日本外交官柳井俊二和他任命的法官们制造了这场不公正的政治判决。但在日本,部分关注亚洲海洋纷争的学者已开始研究这一判决对国际海洋秩序的深远意义和日本面临着不利前景。

在中国四处重申中国不接受国际海洋裁判所判决,阻止东盟外长声明回避判决等行动中,部分关注南中国海纷争和东中国海纷争的日本学者正研究着判决意义,以及这一结论对日本这个岛国的深远影响。

“尖阁也非岛”

矢吹晋教授6月出版的新书《南中国海领土纷争和日本》论证国际法庭不承认中国在南中国海造岛的合法性,那么日本建设的冲之鸟岛也就同样不合法(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矢吹晋教授6月出版的新书《南中国海领土纷争和日本》论证国际法庭不承认中国在南中国海造岛的合法性,那么日本建设的冲之鸟岛也就同样不合法(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横浜市里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6月经日本花坛社出版《南中国海领土纷争与日本》一书,便是基于国际海洋裁判所可能判决中国在南中国海造岛不符合国际法的预测,提出日本在西太平洋建设的“冲之鸟岛”及其周边40万平方公里排他经济海域也势必不符合国际法的论点。

但矢吹说,国际裁判所的判决比预计更严厉,说明了国际海洋裁判所相当忧虑蔓延的造岛行为会导致海洋主权范围重叠、纷争,令公海范围减少、国际自由航行受威胁。他说,这个严厉的判决标准通过否定南中国海存在岛屿,确保了海洋公益,值得评价。对记者问“按这次判决标准,东中国海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是不是也不是岛呢”,矢吹回答说:“常驻200人、面积40公顷的太平岛都不是岛,尖阁诸岛没食水、不能住人,当然不是岛,只是礁岩。”

研究海洋法的东海大学教授山田吉彦也说:“用这次判决标准来衡量,冲之鸟岛周边200海里排他经济海域就有疑问,日本可能丧失渔业和海底资源开发等优先权利”,他也同样指出尖阁诸岛定义危机,认为应该尽快整顿住人等管辖体制。

经济海域是肥肉

《国际海洋法》规定,拥有岛屿主权,就拥有岛屿周边12海里领海和200海里排他经济海域(EEZ),各国造岛主要谋200海里。如果是礁岩,主权范围就缩小到礁岩和周边12海里。

1987年前日本运输大臣石原慎太郎决定建设冲之鸟岛,来维护被风化和海水侵蚀后退潮时只剩下一张双人大床面积的岛定义。至今日本政府造岛、建设港湾等费用超过750亿日元(约7亿美元),目的是为了囊括周边40万平方公里,比日本国土还大的排他经济海域。

冲之鸟岛是1565年西班牙人发现的珊瑚礁,1931年被日本命名并收归管辖。经过二战和战后美国管辖,1968年回归日本时,面积已减小。

1994年生效的《国际海洋法》第121条第一项规定岛的定义是“自然形成的陆地,涨潮时也露出海面”,第三项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经济生活的礁岩不拥有排他经济海域或大陆架”。

加入《国际海洋法》公约的日本以第一项为依据,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申请冲之鸟岛主权和200海里排他经济海域,同样加入公约的中韩两国以第三项为依据,反对日本主张。2012年大陆架委员会发出“劝告”,实际上搁置了日本申请。

造岛的始作俑者

2012年时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又发起了东京都政府购买尖阁诸岛的运动,同年日本政府完成购岛手续。矢吹说:“日本的购岛行动至少促使中国作出两大决定,第一是仿效日本造岛,开始在南中国海强行填海造岛工程;第二也是仿效日本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申请中国在东中国海的大陆架延伸至冲绳沿海”。

日中造岛和其他一些海洋国家的类似行为突出了现代社会的海洋秩序可能因各国造岛,然后主张200海里排他经济海域而乱套,最终导致纷争四起、剑拔弩张。矢吹说,他赞赏这次判决,修正了《国际海洋法》第121条的暧昧规定,明确不靠外援也能维持人类生活的岛定义来确保公海范围。

矢吹在《南中国海领土纷争与日本》一书中,引用了研究海洋法的旅英中国人鄒克渊根据南中国海无岛前提制作的中、越、菲、马等国的南中国海界线,中间才有一小块公海的海图。

以公域精神解决

矢吹说:“解决南中国海、东中国海纷争,应该学习解决南极主权争端秉持的‘国际公域’(Global Commons)精神”,他批评日本政府和传媒、舆论不读判决书且忽视判决的深刻含义,肤浅地强调“中国失败”。他也认为中国既作为《国际海洋法》公约缔结国不应无视国际判决;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应蔑视和侮辱国际文件;作为大国更应带头维持国际秩序。

在中国也著名的中日关系学者矢吹说,他已到访过中国驻日使馆,奉劝中国认识判决实际上有利中国、不利日本,不应谴责经过深思熟虑作出判决的国际海洋裁判所的专业法官们。

矢吹说:“大使馆的人看来不是不懂这些道理,只是基于国内局面,他们可能不便去反馈。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军方和外交部矛盾,而不明真相的网民舆论起哄增强军方立场”。他说,二战后,国际社会对领土主权的判断标准早已不重视先占(Occupation),而是重视最近的国际条约、文件。判决虽没有强制力,但矢吹说,解决南中国海问题是现在才开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