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陆克文:中国对西方的巨大挑战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左)和美国公共电视台主持人查理•罗斯对话(2015年2月17日,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左)和美国公共电视台主持人查理•罗斯对话(2015年2月17日,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星期二在纽约呼吁美中两国领导人采纳他的“建设性现实主义”方案,建立互信,找到对亚洲未来的共同看法(Common Narrative)。不过,尽管他相信美中加强合作可以避免冲突,他承认,中国改变现存国际秩序对西方形成了巨大挑战。

一月刚履新的纽约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负责人陆克文星期二首次登台亮相,与被称为美国“采访第一人”的公共电视台主持人查理·罗斯在亚洲协会进行了一场对谈。

能讲流利普通话的陆克文被认为是最懂中国的西方政客之一。因而,罗斯所提的问题几乎全部围绕中国。

陆克文自离开澳大利亚政坛进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担任高级研究员以来,所研究课题就是未来10年的美中关系。他认为,亚洲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关键系于美中之间能否避免冲突、加强合作。

他说,对此他有很多思考,“过去一年里去过中国十多次,华盛顿也很多次,跟双方领导人交谈,私下听取他们的意见。”他认为对此是有解决之道的,如果双方都能采取他提出的“建设性现实主义”方案。

建设性现实主义

他解释,所谓现实主义,就是找到双方在地缘政治、政治价值以及其它一些问题上的分歧,找到管理分歧和减少冲突的机制。

所谓建设性,就是双方就意见一致的部分展开合作。他说,美中合作范围广,可以推进双方国家的乃至世界的利益。从气候变化,到逐步建立安全机制互信,如救灾合作、避免海空擦枪走火机制、双边投资协议等。他说12月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变化会议,中美,加上印度,将决定这次会议成功与否。

他说,从以上两个层次可进入第三个层次,即,如果双方在长期建设性合作中获得足够多的政治、外交资本,就可能利用这些资本来解决那些存在的分歧和无法解决的问题。

凭借对美中两国的密切联系和深入了解,陆克文认为其第三方的身份,更能客观地观察美中关系。

建立互信才能提升美中关系

陆克文认为,美中两国关系现状自奥巴马在加州庄园接待习近平,到两国在去年6月至11月经历了因南海主权争端陷于冲突,直到去年底奥巴马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峰会,宣布在气候变化上的重大合作,在工作层面的双方关系可以做到相互尊重。但是他说,要上升到合作层面还需建立双方的战略互信。

他认为,中国领导人把美国看作对他们未来最重要的关系。中国宣布了9月习近平将访美。他认为美中两军之间就如何预防和管理海空事件的透明计划能否达成,不仅关系维持地区稳定,而且是双方能否迈出建立互信的重要一步。

不过他同时表示,中国崛起对美国和西方世界形成的巨大挑战是中国试图改变现有的世界秩序。他说,中国不会如许多发展中国家接受国际体系的现有规则。中国认为二战后由西方建立的国际体系需要不断审议和改革,“习近平最近的讲话就尖锐提出国际体系需要改革,以使其更公正,使各国更平等。这对西方和美国是个巨大挑战。”

不过,陆克文不同意西方世界反对中国建立亚洲基础建设银行的立场,“鉴于国际基础建设缺乏在亚洲的投资,可能的资本来源都应该受到欢迎,只要其遵循长期的专业管理规则。因此我认为,在对中国的倡议仅仅说‘不’的时侯要小心一点。”

中国须应对的经济大挑战

罗斯问陆克文,再过25年,即2040年时,美中两国会怎样?陆克文说,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北京和华盛顿都没有发生重大政治变化,即便如此,他担心“双方渐进、缓慢的小冲突会不断发生”。他认为,未来25年,作为世界强国,中国在继续崛起的过程中,需要应对大约6到7次重大的经济和人口挑战,以使自己能继续崛起。

他认为,在25年里,“美中两国领导人早晚要建立起对未来的共同看法(common narrative)”。如果双方能循着他提出的建设性现实主义的原则,他说,“我可以坦率地说,将可保证该地区长久和平与稳定。” 他表示,作为地处亚洲的澳大利亚,“我们确实希望看到美中之间能够有这样一个对未来的共同看法。”

在听到陆克文数次提到对习近平而言确保共产党执政是其最重大事项后,罗斯问陆克文,“对中共形成威胁的究竟是什么?什么是可能的威胁?如何解释这种偏执(paranoid)?

时刻不忘对党构成的威胁

上世纪80年代,习近平任厦门市副市长时就与之相识的陆克文称,如果你从习近平的角度来观察,中共面临的威胁是巨大的。“他每天、每周的最高优先事项是确保党的统治,念念不忘对党的绝对统治地位构成的威胁。因此,我们看到他对社会环境的控制越来越严:从大学里的活动,到文化上、政治上的异议人士的活动;第二,是当局对在中国兴起的宗教团体的怀疑,认为这是产生异议的温床;第三,是他们集中精力关注的新疆和西藏的分离主义活动,尤其是新疆,其圣战形式的暴力在中国各地出现;这些是最大关切。”

陆克文说,“最后,中国的高度警惕是山姆大叔在积极地支持这些活动,以及对防止中国崛起采取的政策围堵。这些评估是中共党内对其维持执政的最大关切,再加上对环境污染和经济增长的关切。”

因此,为建立战略互信,陆克文建议习近平和奥巴马不妨带着一些问题到智库去了解一下:“美国是否在破坏中国的稳定?”“美国是否在围堵中国的崛起?”“有哪些证据可以支持以上的问题?”

陆克文从2007年到2010年,以及2013年,两度担任澳大利亚总理,并于2011至2012年担任外长。他领导的工党执政地位被反对党推翻后,他离开澳大利亚前来美国,并誓言告别澳大利亚政治舞台。有报道说,陆克文很可能在2016年争取成为下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候选人。不过这种机会要在世界五大区轮流当选规则的实施陷入僵局后才有可能出现。

亚洲协会由洛克菲勒三世于1956年创建,旨在促进和加强美国与亚洲之间在商业、文化、教育和政策方面的相互理解。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成立于去年4月,在纽约和华盛顿设立机构。这个研究所的宗旨是,在中国崛起导致亚洲和世界平衡被打破后,探索避免冲突、促进合作的政策方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