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年终报道:中拉关系亢奋止歇


南美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附近的赤道纪念碑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南美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附近的赤道纪念碑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2015年中国在拉美砸大钱,高层互访频繁,“超级工程”呼之欲出。不过,中国经济增长常态化放缓以及拉美区内政经形势的急剧变化,使亢奋一时的中拉关系开始降温,进入调整期。

2015年中国-拉丁关系热络。习近平主席年初承诺,未来十年将投资拉丁2500亿美元。年中他和李克强总理先后高调访问拉美,带去瞩目经贸大单。机制建立上,中国-拉共体会议一月首次在京召开,期间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委内瑞拉以及巴哈马元首和首脑“四驾马车”访华。10月份第九届中国—拉美企业家峰会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召开。

学府概括

波士顿大学“弗雷德里克•帕迪全球问题研究院”对中拉经贸关系特点的最新概括是:中国的政策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开发银行,中国开发银行)现为拉美最大债权方,2014年贷款额221亿美元,超过世行与美洲开发银行总和,贷款主要用于铁路和水电等基础设施项目;中国超过美国已成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最大出口市场;拉美对华出口产品大多为资源消耗型初级产品,碳排放多,耗水量高;拉美制造业产品出口在国际市场上面临中国企业的竞争;另外,中国经济放缓将导致拉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弥漫不安

马丽娟(Margaret Myers),拉美问题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本人提供)

马丽娟(Margaret Myers),拉美问题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本人提供)

《国际财经时报》报道,中国经济放缓迫使北京更有选择地投放资金,急切等待北京融资的拉美国家开始“弥漫不安”。马丽娟(Margaret Myers)是华盛顿拉美问题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国-拉美项目主任。她对美国之音说: “中国宣布的项目中,多少得到落实还不清楚,多少在启动时失败也不清楚。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不过,的确还是有许多投资和工程项目上马后成功,并接近运行。不过总的来讲,还是不能保障。可以肯定的是,常听中国宣布的那些大手笔融资信贷并非总那么靠谱。”

两大工程

拉斐尔·希梅诺(Rafael Jimeno),达图姆政策分析机构拉美问题学者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拉斐尔·希梅诺(Rafael Jimeno),达图姆政策分析机构拉美问题学者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2015年中国在拉美投资的一些大工程曾一度呼之欲出,后来声势大减。达图姆分析机构拉美问题学者拉斐尔·希梅诺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可以想象,工程速度有点像蜗牛。工程缺少资金,拉美采矿等其他工程,受到土著以及环境活动人士的抵制,另外还有因其他因素而持反对立场的人士,缺少资金是其中一个问题。”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HKND)获权修建运河后宣布2016年开工。不过,尼加拉瓜前副总统拉米雷斯称,运河工程“是一出闹剧,不断漏气的气球。工程没有资金,是个幽灵。”报道说,这家中国香港公司资产股市狂跌中缩水84%。

太平洋和大西洋间的“两洋铁路”,2015年仍处务虚阶段。纽约时报说,中国铁路外交攻势在拉美频繁受挫。巴西学者若泽·阿尔维斯说,扑朔迷离的中国经济处于不确定状态之际,我们正在遭受“过度依赖”的负面影响,两洋铁路将给亚马逊环境带来毁灭影响,阻力很大。

报道援引中国商务部的话说,“两洋铁路”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框架协议,李克强与巴西、秘鲁签署的只是可行性研究合作文件,不会涉及具体金额等情况。

政局变动

2015年拉美国家的内部政治变动,确实加剧中拉关系发展不确定性,尤其是进入岁末阶段。

12月6日,委内瑞拉反对派赢得议会多数席位,这是执政长达16年的社会主义党的一次重大挫败。分析认为,这次选举是对已故前总统查韦斯及其接班人,现任总统马杜罗社会主义经济政策的一次公民投票,他们的长期中国政策将因此受到制约和威胁。

12月3日,巴西众议院启动对总统罗塞夫弹劾程序。中国与巴西经贸关系密切,加上中国与巴西都是“金砖国家”的另层特殊关系,巴西政局变化是否会影响巴中关系引发关注。

艾万·埃利斯(R·Evan Ellis),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问题研究所拉美问题教授(本人提供)

艾万·埃利斯(R·Evan Ellis),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问题研究所拉美问题教授(本人提供)

阿根廷前不久总统选举中,反对派“变革”竞选联盟候选人毛里西奥·马克里获胜,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确立的对华政策能否连续?艾万·埃利斯(EVAN ELLIS)是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拉美问题教授,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新总统的政策将会同过去极其不同。他会重新把阿根廷同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投资者联系起来,重塑同巴西等传统伙伴国的关系。阿根廷还会在传统架构中,加强与太平洋联盟国的协调。”

不过,埃利斯教授说,企业家出身的新总统不会摒弃中国,只是不会把中国作为唯一依靠对象,因为马克里父子毕竟是企业家。阿根廷只是不会将自己孤立起来,只寻求对华关系,这一点他与前任克里斯蒂娜政府不同。

军事互动

2015年中拉军事关系持续发展。81军事网在“中国不知不觉出兵美国后院吓坏奥巴马”一文中说,中国军人多次参加委内瑞拉和巴西特种兵军训,与巴西联合组建特种丛林军训;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墨西哥等国开始从中国购买武器;中国向秘鲁和玻利维亚无偿提供军事工程车辆,帮助阿根廷和委内瑞拉自行制造军事装备,从而大大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形象”。

不过,艾万·埃利斯说:“中国的军事活动显然正在扩大,但是迄今还不是彼此间的军事联盟,而只是军事机构间的接触。其活动扩大有助维系中国工业基地的生存,加强与拉美军队的工作关系,完全符合2015年5月中国国防白皮书的内容。”

动力未变

纵观2015年中国拉丁美洲关系,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国-拉美项目主任马丽娟认为,中拉关系正在经历调整,推动中国进军拉美的主动力没变:“2015年中拉关系同我们观察的近年情况大体相当。这种关系的经济基本面没有变,贸易关系尽管有所下降,然而刺激中国的动力仍然主要以获得拉美大宗商品和进入拉美市场为主,这是引领中国参与拉美活动的两个目标。”

这位拉美问题专家说,2016年的中拉关系还将大体沿着这个方向前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