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日美拟与澳、菲商榷加强合作巡航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2年12月发表的“亚洲民主国家钻石安全构想”战略,是连接亚太民主国家形成钻石型海洋安全网(歌篮制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2年12月发表的“亚洲民主国家钻石安全构想”战略,是连接亚太民主国家形成钻石型海洋安全网(歌篮制作)

日本与美国正在准备与澳大利亚和菲律宾在今年上半年举行首次四国之间的海洋安全部门长官会议,讨论在中国日益加强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行动背景下,如何更有效率地合作,加强海上警备巡航。

追溯酝酿轨迹

去年6月日本海上自卫队与菲律宾海军在南中国海斯普拉多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上空实施了两天人道目的救助联合训练,美国和澳大利亚都表明欢迎,就被日本内外预测此举是为了日后四国在南中国海联合巡航作准备。

四国海上警备合作对日本来说,焦点是位于日本“钻石安全战略”网中的菲律宾加入“钻石同盟”并成为钻石安全网中的一个安全据点、以及菲律宾的行动对东盟其他与中国有主权纠纷的国家会有何影响。

去年10月日本首创世界先例的“海上保安修士课程”开学,由海上保安厅、日本财团、国际合作机构、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联合主办的该教程所招收的第一届学员除了日本以外,其余来自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越南4国都是与中国争执南中国海主权的国家。

相当讽刺的是,自中日1972年建交以来就与中国关系亲密的日本财团的董事长笹川阳平在开课式上表示日本财团“要为将来能被形容为‘培养海洋人才的日本’的日本阵线提供协作”,出席仪式的时任国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致辞说:“期待该课程发展成世界培养人才的基地”,而菲律宾学员代表、菲律宾沿岸警备队少校嗒拉乌称“我宣誓要为世界的海上安全尽力”。

外交防卫点与线

2006年安倍第一次执政期间,当时外务省事务次官谷内正太郎为主策划、建议安倍政权与位于亚太的民主国家构筑“自由与繁荣弧线”的“价值观外交”。时任安倍内阁的外相麻生太郎同年11月在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演讲中,提出了日本与美国、澳大利亚等构筑“自由与繁荣弧线”的外交战略构想,并在2007年正式载入外务省制定的《外交蓝皮书》,谷内从此也深得安倍信赖。

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谷内获安倍任命为国家安全保障局长、内阁特别顾问,也为安倍外交建言。随着2006年至2012年期间中国经济力量壮大和军事力量崛起,以及美国指出中国存在从香港沿着印度洋至伊朗的确保海上能源进口通道的“珍珠首饰战略”,谷内的外交、安全建言也不再强调单一价值同盟,而是同时谋求与中国周旋。谷内建议并推动安倍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实现了会谈和改善两国政治关系,安倍也在“与中国对话大门常开”的同时,把“自由与繁荣弧线”转换成日本与美国夏威夷、澳大利亚和印度亚洲民主国家构成包括南中国海在内的太平洋钻石形状的防范中国安全网,以求保障日本经太平洋进出口通道的安全,这一构想被日本内外称作“钻石安全战略”。

南中国海“激素”

时事通信社解说委员铃木美胜指出,但安倍的“钻石安全战略”当时并没获得有关各国重视,直至2013年中国在东中国海设定防空识别区,习近平并把“珍珠首饰战略”延伸为“一带一路”后才引起美国重视,“这是奥巴马政权对中国政策的分水岭,2014年奥巴马访日明确说《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日本管辖下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以及后来新《日美防卫指针》等内容都可视为具体体现”。

铃木认为,中国去年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更促使美国认识中国在南中国海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问题上同样都是“试图以力量单方面改变现状”,加上中国主导亚投行,谋求金融秩序对抗等,中美事实上已处在“新型冷战”关系下。

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的行动也令澳大利亚、印度、部分东盟国家提升了对中国的戒心,在美国推动、影响或日美同盟关系的背景下,日本与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等东盟国家,甚至中亚国家去年都加强了合作关系。其中澳大利亚引进新一代潜水艇的计划中,日本与德国、法国竞争的局面,目前看来也在美国影响下,基于钻石同盟合作基础,可能花落日本的“苍龙型潜艇”。

日本人评菲律宾

不过在日本,尽管与美国、澳大利亚同盟似已成定论,但是否与菲律宾等东盟国家军事结盟,全社会还没有认真议论过,研究者中则存在不少慎重论,个中最大原因就是东盟国家对中国的政策给日本的印象是反复无常。军事记者田冈俊次就认为,日本与菲律宾结盟风险太大,他以日本向菲律宾无偿援助巡逻艇为例,认为“菲律宾海上警备队有轻易开火癖,日本提供的巡逻艇如果被菲律宾与台湾、中国、越南、马来西亚的邻国发生纠纷时使用,日本的立场就会变得尴尬。而且如果菲律宾今后与中国又言归于好,日本的巡逻艇在菲律宾倒可能变成日本对抗中国的‘纪念碑’”。

他对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说:“菲律宾经济过半掌控在60至80万的华人手里,即便现在总统阿基诺严辞谴责中国,但他自己也起了中文名‘许渐华’,我想只要中国在南沙问题上做点适当让步,菲律宾就可能去谋求与中国扩大经济关系”。

田冈认为,菲律宾海、空战力形同虚设,国内生产总值GDP2900亿美元,只有日本的7%程度,如果日本为了与菲律宾结盟而恶化中日关系,无论从安全上还是经济上都不划算。

从安倍政权一边与中国周旋,一边构筑钻石安全网的战略来看,安倍政权谋求与菲律宾安全合作,最大原因可能还是菲律宾的地理位置和对东盟其他国家的影响,而日本社会是否赞成与菲律宾等东盟国家军事结盟,四国安全部门长官会议来临可能正好试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