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中国新国家安全法保障谁的安全?


4月20号,新的《国家安全法》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进入二读。新的国安法对国家安全作了更为宽泛的定义,而其中有关意识形态的规定可能在执行上引发侵犯公民权利的争议。新国安法将对中国人民,甚至外国企业,带来何种影响?这部即将出台的《国家安全法》,将保障人民的安全,还是保障中共的执政安全?

参与讨论嘉宾,一位是中国法律人陈杰人先生,一位是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滕彪律师。

陈杰人先生介绍,旧版的国安法,其实与去年通过的《反间谍法》内容重复,而刚通过二读的新国安法,则有更广泛的规定,包括人民安全丶网络安全丶文化与意识形态等,都被纳入规范。中国的确需要一部国安法,但如何制定需要谨慎。

习近平在阐述国家安全的时候说:”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兼权为拖,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安全道路”。滕彪律师认为”中国特色安全道路”,其实就是将国家利益与政党利益混淆一谈,他担忧新国安法保障的将是执政党,而非人民。

《反间谍法》引发了打压言论自由丶新闻自由的忧虑。滕彪认为,新的国安法也叫人担忧。他援引对话基金会的报告说,近年来中国以”违反国安”为罪名的案件大大增加,民主人士以及维权人士动不动就被冠上”颠覆国家政权罪”丶”寻衅滋事罪”等罪名,经常被绑架丶被失踪。他自己就多次受到滋扰,包括三次被绑架,一次在北京奥运之前,还有在茉莉花革命期间。他担忧新的国安法将可能被用来对付民主人士。

陈杰人在”对《国家安全法》立法的三点建议”文章当中说: “草案中的防范和抵御不良文化的渗透的规定,过于意识形态化,也不符合科学立法的原则。科学立法的基本要求是,法律的语义应当明确丶便于理解和稳定实施,而所谓“不良文化”,完全不是一种科学的用语,而是一种模棱两可丶容易被随意解释的意识形态用语。”陈杰人说明,语意模糊的文字描述,容易造成法律被扩大解释或限缩解释。而像现在当局总称要反对”西方价值观”,但共产主义本来就是源於德国的西方价值观。他担忧新的国安法如果不以更为明确丶更为科学的方式立法,将如同任人打扮的花姑娘,被随意运用,造成执法没有稳定性,也没有可预期性。

辽宁的赵先生认为,国安法要制定,但究竟是为了保障人民,还是保障政权?山东奏先生质疑,中国制定的法律,并非在限制政府的权力,反倒在限制公民的权利。对此滕彪律师表示赞同。内蒙古的包先生认为,民主人士总被安上各种违反国安的罪名,新国安法出台,恐怕中国的民主之路更加难行。对此陈杰人回应,国安法并不是刑法,不会设立新的罪名,虽然某些条文有被误用的可能性,但国安法的制定仍是必要的。

更多精采讨论,包括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在去年香港占中运动期间提出建议在香港适用国安法,那麽这部新的国安法是否可能引进香港的讨论,请收看时事大家谈完整版的视频。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IO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 Facebook.com/VOAYYHuang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推特: @VOAYYHuang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中国新《国家安全法》,保障谁的安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