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IS中文号召圣战,中国打算怎么办?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日前推出多种语言的圣战歌曲“我们是圣战士”,号召全球穆斯林参加,其中的中文版本歌词包括“醒来吧穆斯林兄弟……拿起武器反抗”等等。中国对外国的批评声音向来态度强硬﹑针锋相对,但对伊斯兰国却如履薄冰,即使中国公民樊京辉被IS杀害,中国政府与媒体也十分低调。如今IS公开以中文号召圣战,是否会让中国改变之前冷淡态度,积极加入美国主导的反恐?

今天参与讨论的来宾,一位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一位是美国霜堡大学历史系教授马海云博士。

圣战歌曲像红歌,大唱百年耻辱

马海云认为,这歌曲带有当代的流行曲调,是21世纪的歌曲,目标是面对全球华人世界。韩连潮则认为,IS推出中文版圣战歌曲,希望招募的对象不一定是说维语的维吾尔人,有可能是针对说汉语的回族人,以及中国境内其他穆斯林。

这首《我是圣战士》的圣战歌曲,歌词与中共的红歌有异曲同工之妙。歌词当中说“醒来吧穆斯林兄弟,现在是觉醒的时机”,“ 一个世纪被奴役,留下了耻辱的回忆”,“遵守古兰经和圣训”。穆斯林兄弟与中国人民﹑古兰经与社会主义道路,似乎都可互相替换。而歌词当中特别提到“一个世纪的奴役”,也跟中国政府经常挂在嘴边的“百年耻辱”一样。马海云跟韩连潮都认为,这里的百年耻辱,指的可能是新疆地区先后遭受到中华民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汉人统治。

韩连潮分析,这样的圣战歌曲对于在中国受到打压的穆斯林,可能有号召作用。马海云认为,现在中国的反恐政策基本上受到新疆一区的绑架,中国应该改变在新疆的高压政策,伊斯兰国的宣传才不会见效。

批美骂日却对IS低调,中国欺善怕恶?

中国在批评美国或是其他国家时,经常都用很尖锐的言词,摆出强硬的态度,但在中国公民樊京辉被IS杀害之后,中国的态度却很低调,媒体和民间甚至出现樊京辉是咎由自取的言论。在中文版的圣战歌曲出现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说,她没有看过相关视频,无法对此事的真伪评价。她说“这恰恰证明了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公敌,面对恐怖主义,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应该加强团结,形成合力,共同打击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许多网友质疑,对美国﹑对日本,都是要打就打的姿态,为什么对伊斯兰国就如履薄冰?中国鹰派到哪去了?

韩连潮认为,中国原本认为伊斯兰国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问题,所以也不想淌这混水,更想趁着美国忙着对付IS之际,在国际扩张自己的势力。但伊斯兰国早就说过新疆是伊斯兰国的国土,加上中国的民族政策打压维吾尔人的宗教信仰以及生活,所以成为伊斯兰国针对的对象。

之前奥巴马总统公开说台湾是反恐联盟的伙伴之一,中国没有反驳。而当IS也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与中华民国国旗同时放进国际反恐联盟,中国也对此没有表示反对。如果今天是在奥运,或其他国际场合,中国肯定会抗议,为什么中国此时就不申张对台湾的主权?韩连潮分析,中国就是不想引起伊斯兰国的注意,所以也不抗议,但如今伊斯兰国已经针对中国,而且如果中国在中东地区当地的油田受到攻击,中国也势必要有所反应。

马海云认为,中国是无法置身事外的,现在伊斯兰国的做法,就如同十字军东征。如果说基地组织是最后一个垂直体系的恐怖组织,目标是西方国家,伊斯兰国要建立哈里发,就如同共产主义,在各地有社会主义小组,无法透过国家民族的方式歼灭。

新疆独立运动不等于伊斯兰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天在记者会上,针对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言论表示,不要把恐怖主义与特定民族或宗教挂钩。韩连潮指出,中国自己在国内就是针对维吾尔人这样做。

香港珠海学院的学者侍建宇访问了东突厥斯坦教育互助协会的主席“阿不都卡德尔•亚普泉”,亚普泉表示被中国称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东伊运,其实目标是要“集中力量对中国进行圣战”,并不是要加入伊斯兰国,而且双方在理念上也有冲突。中国政府的反恐,将会针对伊斯兰国还是会针对所谓的东伊运?这又将对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以及穆斯林造成何种影响?

韩连潮分析,像亚普泉之类的人士,其对于伊斯兰教义,还有在许多意识形态上,其实都与伊斯兰国不同。目前伊斯兰国尚无能力在中国境内实施恐怖攻击,所以中国会将较多精力放在维稳,以及打击新疆活动人士上头。

马海云分析,首先并没有东伊运这个组织,这是中国官方误解。现在中国要趁着世界反恐的时机,将所谓的东伊运与伊斯兰国挂勾,合理化其在新疆的镇压行为,但他认为许多维吾尔人组织都是采取和平抗争,与伊斯兰国的暴力不同,世界各国应不会被蒙蔽。

中国逼维吾尔人上粱山,投靠伊斯兰国

日本中央大学讲师水谷尚子在日本杂志《文艺春秋》发表她在叙利亚访问维吾尔人的调查报告。水谷尚子提到,这些维吾尔人抱怨在新疆受过程度不等的委屈。有人的女朋友在乌鲁木齐7•5事件后失踪、有人因为汉族移民来到家乡,农地被征收、有人因为收留嫌疑犯被警察非法殴打监禁。他们一致控诉,受欺负而无处申冤。不相信北京政府有诚意解决新疆问题,尤其他们认为现在受到不公平对待与歧视,于是希望为建立东突国进行军事准备。中国是否将以反恐为名进行更强硬的维稳?这样的维稳是否反而造成更多的极端份子?

马海云分析,中国的民族政策导致了这样的情况,中国政府的强逼,让许多维吾尔人只能外逃南亚﹑中东等地区,但许多国家又受到中国压力将他们遣返,走投无路的人最后只好投靠伊斯兰国。韩连潮指出,之前曾有媒体报道,有80多岁的维吾尔老人投靠伊斯兰国,并且控诉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他必须离开新疆。录像也显示,有许多十几岁的小孩也参加了伊斯兰国的训练。

更多有关于中国应该如何面对伊斯兰国的精采讨论,请收看今天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脸书: Facebook.com/VOABBS
推特: @VOAChina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 Facebook.com/VOAYYHuang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推特: Twitter@VOAYYHuang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IS中文号召圣战,中国打算怎么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