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党媒再谈新媒体,网络管控更上层楼


“官媒姓党”的说法在中共党内引起两种力量的争斗之后,舆论场上的较量并未平息。3月21日,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发表长文,强调新媒体不能脱离党的领导,不能成为“法外之地”。他说,中共如果不能管控互联网,党管媒体的原则将被“架空”。而主管中共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3月19日在会见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时也表示,中国互联网经过20多年发展,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治理之路。有关媒体属性的这场争论是否“树欲静而风不止”?包括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自媒体在内的新媒体是否也会姓“党”?“党管媒体”的原则又是从何而来?

历史学家章立凡说,所谓“党管媒体”,在改革开放前并没有这个说法,改革开放初期、清算文革的时候也没有这种说法。到了1989年的“政治风波”以后,这种说法从内部转为公开,说得理直气壮,现在似乎变成了一种不能更改的东西。其实,这种说法并没有宪法和法律的依据。

章立凡指出,媒体是党产,而且媒体执行的都是党的宣传部门下达的指令,这可能是一种事实,但它恰恰说明了党国不分的财产状态。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表示,中国没有一个媒体不姓党,不在党的掌控之下。但是从财政的角度来说,媒体都是国家财政拨款,都是来自纳税人的钱,说媒体姓党不符合逻辑。

何频认为,中国媒体的现状是,没有人相信传统媒体,因为传统媒体上都是“正能量”、党八股,都是谎言。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依赖度远远超过传统媒体。而社交媒体的发展令人担忧,一个原因是社交媒体封闭性很强,另一个是信息混乱,这是社交媒体被压制、被打压的结果。当局意识到对社交媒体失控,社交媒体成了批评政府、反抗政府、监督政府的利器,杨振武的文章就反应了当局的恐慌。

章立凡说,政府近年来严厉打压新媒体,在微博上动辄封号、消号、禁言,完全无视宪法第35条有关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而微信近年来发展很快,非常方便,普遍使用。朋友圈、群有一种相对的空间,公众的情绪没有被当局的打压所减弱。

章立凡表示,思想本身是无法控制的,技术的发展也会进一步打破垄断。比如,据说谷歌要发射几百颗卫星,覆盖全球,使Wi-fi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中共最恐惧的就是这样的技术进步,因为它可以摧毁当局的防火墙。中共有强烈的管控所有媒体的愿望,但是这种愿望必定是要失败的,因为它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

更多精彩讨论,请收听收看今天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脸书: Facebook.com/VOABBS
推特: @VOAChina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党媒再谈新媒体,网络管控更上层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