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十年”,红色恐怖中长出的黑色预言


遭到中国官方媒体猛烈批评的香港电影《十年》,在上周末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奖。这部将时间点设在十年后的未来,借此探讨香港政治与社会现象的电影,具有何种时代意义? 在香港人民当中取得多少共鸣? 当中的预言是否可能成真? 这是否也是对于北京政府持续打压的反弹?

今天时事大家谈请到《十年》的监制蔡廉明先生到节目当中,谈谈拍摄十年的心路历程以及得奖的感触。一起参加讨论的,还有华人民主书院校长、前社民联主席陶君行先生,以及曾在香港担任记者工作多年的独立评论人士、网民北风的温云超先生。

蔡廉明:希望《十年》是警钟,不是预言

电影《十年》的监制蔡廉明介绍,这部电影的构思其实是在2014年初的时候,当时的香港在修改国民教育之后,已经有很多的改变,所以他们想拍摄一部关于香港未来的电影。电影以五个题材来说五段故事,来预想香港可能的未来。

蔡廉明说,电影筹备过程当中,2014年9月28号,发生了雨伞运动,这对于香港社会起了很大的影响,也对他们编剧的方向产生了影响。电影是从2015年初开始拍摄制作。蔡廉明强调,虽然《十年》的内容比较灰暗,但制作团队希望的是这部电影起到的是警世效果,而非真的预言到香港的未来。

而在拍摄过程当中,其实并没有受到特定的压力,因为香港基本上还是个可以自由创作的地方。不过电影上映之后,他们才开始受到不同的压力。

这部电影将时空设在2025年,也就是十年后。电影分成五段故事,包括《浮瓜》、《冬蝉》、《方言》、《自焚者》,以及《本土蛋》。 《方言》当中谈论广东话遭到边缘化,《本土蛋》当中,拥有本土意识的人遭到红卫兵攻击。是否电影反应出香港正在面临的现实情况? 蔡廉明表示,过去两三年香港的确感受到许多压力。 97之后,香港应该是实施一国两制,但过去几年香港人感到一国两制受到威胁,而呈现出来的,就是语言问题,就是中港之间的各种矛盾。

广东话被边缘化,本土意识被打压

像《方言》当中的广东话的议题,是制作小组花了许多时间研究之后,发现很真实的一个议题,例如许多香港父母为了孩子的未来发展,要求他们在小学的孩子说普通话。制作团队希望讨论广东话有什么样的价值,而要如何保留这样的价值。

至于有几位《十年》的导演,在颁奖典礼之后,坚持以广东话接受采访,蔡廉明认为,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尊敬普通话,而是因为既然就在香港的土地上,当然希望是用广东话,才能最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蔡廉明表示,香港与中国内地的矛盾的确是有的,尤其许多大陆游客的行为,导致反感。

广东魏先生表示,自己就是在大陆出生长大的广东人,多年来的洗脑教育,就是灌输中国大一统的观念,绝对不允许多元化,北京就是要所有人说一样的话,想一样的事,因此会淡化本土意识。魏先生认为,有时他自己都觉得广东话都不能说的广东,只是个殖民地。魏先生认为,中共作的就是温水煮青蛙,渐渐让讲广东话的人减少,消除本土意识。

而本土的议题在过去几年也受到许多讨论,蔡廉明认为本土这两个字不一定是政治的,也是生活的,也是文化的。 《本土蛋》希望让观众省思,为何即使吃一颗在本地生产的蛋,也会引起纠纷。

港独怎么炼成的?现实比电影更险峻?

有批评者认为这部电影鼓吹港独,尤其是《自焚者》那段。不过蔡廉明驳斥这样的说法,他说《自焚者》想讨论的,是人是否能够拥有独立思考能力,思想是否是自由的。电影要问的是,不论港独是对是错,为什么连问、连讲港独,都不行?

《浮瓜》这段当中谈论北京为了在香港通过国安法,故意要在香港制造动乱,让香港人民恐惧,近而服从并接受北京的保护。这是否正是当前香港人心中的恐惧? 陶君行分析,这样的恐惧的确存在,九七年到现在,香港人的感觉就是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了,对于这样的制度也不相信,所以渐渐出现港独。而其实“港独”这词,是香港特首梁振英率先提出的。陶君行分析,北京之所以要将在香港的民主运动打成分离主义,是因为这样方便于管制跟控制。

北风认为,任何一个地方注重本土文化,都是天经地义的,无论是民族自决、本土意识,都有其充分的正当性,这也是民主的核心价值,所以并没有任何题材不能拍。不过北风认为,这部电影并没有太触及港独议题,更多彰显是香港在困境之下的一种无奈。北风指出,虽然电影要拍的是十年之后的香港处境,但其实香港的现实已经超越了电影。例如电影当中有书店老板被少年红卫兵攻击,但现时当中铜锣湾书店的老板跟员工早就被中共越境绑架到大陆。

在中国官媒猛烈批评之后,《十年》的票房大涨;得奖之后,更引起许多中国大陆的网友上网搜寻,非法下载收看这部被屏蔽的电影。蔡廉明表示,《十年》的DVD即将在8月发行,也将可以在网络付费收看,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此外,也会在各地举办一些特别放映活动。

《十年》的电影对白当中,有这几句“这十年我们失去最多的,是信任”。还有 “你跟你爸一样,什么都迁就政府”。香港人失去的信任,是对北京政府,是对香港政府,还是人与人彼此之间的不信任? 这样的不信任,是否类似当年文革的情况? 更多精彩讨论,请收看完整版的时事大家谈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Facebook.com/VOAYYHuang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推特:Twitter@VOAYYH

脸书: Facebook.com/VOABBS
推特: @VOAChina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十年”,红色恐怖中长出的黑色预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