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乌坎事件再起,村民自治不敌政府压制?


5年前一场征地风波让中国广东省乌坎村跃上了国际媒体,在断水断粮、军警围困的情况下,乌坎村民实现了有序的村民自治与民主选举。但5年后,乌坎村民仍然没有讨回被侵占的土地。上周末,就在村民准备继续上访的前夕,当局以“涉嫌受贿”为由,抓捕带领维权的村委会主任林祖恋,并让他在央视上“被认罪”。政府的压制黑手再度笼罩乌坎,这一次乌坎村民可能遭遇什么样的命运?中国的村民自治和土地维权到底有没有发展的空间?时事大家谈邀请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与旅美学者吴祚来先生参与讨论。

赵岩说,乌坎村的土地征用问题一直没有处理好,汪洋任广东省的省委书记时曾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处理。林祖恋也是那个时候当选乌坎村的村支书。但是之后乌坎村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好,包括陆丰市也承认除了5000多亩的土地归还外其他问题还没有解决,而且现在政府的公信力非常糟糕,民众根本不相信政府职能机构的说辞。而且现在也没有客观的新闻机构对林祖恋进行采访,所以很多事情都还是一个谜。

吴祚来认为,乌坎村是中国面临的一个坎,从1978年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是一个坎,现在则面临了另一个坎,就是中国的生产方式面临进步。第一个是土地的私有化给农民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村民选举的问题,这两块是中国面临最大的问题。但是政府是不愿意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汪洋曾经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他自己也说广东没有任何创新。现在的问题是村民的选举权被地方政府完全掏空了,农民在现在土地财政的框架下根本没有自己的政治权益。

赵岩表示,中国的农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村民组织法的各项条款到底能不能落实,然后还有就是政府机构到底应该渗透到哪一级的政府机构的问题。现在老百姓的基层民主选出的人在政府那里根本得不到承认,现在中国的基层民主自治其实已经因为政府的高压而失败了。

乌坎村的村民现在做的事情是否正确?吴祚来先生表示,现在乌坎村的村民把自己的抗争限定在了一个单纯的经济领域内,完全的去政治化。但是乌坎村这样做其实也是迫于无奈的,因为一旦他们把抗争正式化,那么他们就会受到更大的迫害。因为这样会给地方政府一个理由将他们的抗争和所谓的国外反动势力参与,从而进行一些敌对性的打击。另外,现在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进入了一种倒退,中共越来越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领域,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

对于地方当局对媒体的指责,赵岩说,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因为政府控制的媒体都只能说政府允许你说的话。如果没有这些不受控制的境外媒体对乌坎村事件进行报道的话,那么乌坎村的事件永远都是一个谜。现在政府的公信力如此低下,民众根本不相信政府的情况下,那么不让这些客观的媒体进入,那么这件事根本就是无解。现在当地政府的一些做法也引起了一些质疑,尤其是林祖恋在央视的认罪过程,很多东西都是前后矛盾的。

中国现在是否有限制地方公权力的机制,吴祚来说,现在对于公权力的限制很薄弱,这是非常不好的一个势头。就乌坎事件来说,地方当局甚至不允许任何人介入到乌坎事件的法律程序去,完全没有监督。现在中国需要的是法律程序的公开和媒体监督的自由,民主自由法治都能得到落实,中国整个基层才有希望。共产党必须认识到公开和公正才是基层稳定的基石,否则一定会激化矛盾。共产党不能将整个社会党化,这是非常恐怖的。

赵岩说,乌坎村最大的影响是如果党管的太多,那么基层政权是肯定没有空间的。但是中国还是有可循的先例,比如说学习台湾在此方面的经验。

更多精彩讨论,请收看今天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脸书: Facebook.com/VOAChina
推特: @VOAChinese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乌坎事件再起,村民自治不敌政府压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