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中国“重戏轻工”,重蹈大清覆辙?


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影视明星王宝强离婚案10月18日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新华社发文讽明星炒作家丑扩大社会影响力令人不齿。王宝强婚变的消息自8月份传出后引发民众和媒体的兴趣和持续关注,但与此同时,也有网友在中国人气颇高的网络社区天涯网发表文章,呼吁大家关注王宝强事件折射出中国演艺界人士薪水过高,社会财富分配严重不公的问题。这篇被广泛转载的网文指出,清朝 “重戏轻工”,推崇戏子导致亡国值得深思,连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也点名批评片酬过高的演员,究竟明星的天价片酬是怎样形成的?“重戏轻工”反映出中国社会哪些现实问题?

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说,王宝强成名有几个关键的片子,《盲井》《士兵突击》《天下无贼》《泰囧》。三个电影都是传递善恶价值观,《士兵突击》就受到了一定的政府思想操控,强调“不抛弃、不放弃”,讲述特种兵的成长历程。王宝强因为这四部片子成名是一种偶然。国家至少在《士兵突击》时是明显捧他的。

中国独立分析人士舒可心说,市场经济使得王宝强从一个普通人变成家喻户晓的名人,王宝强让中国人看到,只要认真努力把握机会就能成功。这也是王宝强能在众多明星中成功的一个根本原因。

赵岩说,这篇被广泛传播的文章通篇都是很“左”的内容,认为这是一个重戏轻工的现象。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都是人类精神财富的重要部分。演员收入高,应该从分配体制的角度进行反思和批判。大陆的权二代、红二代,他们的收入比王宝强多得多,但媒体从来没有讨论过。全世界的制造业大部分都在中国,肯定不能说“轻工”。

赵岩说,央视点评批评某些影星片酬过高,但央视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士兵突击》首播就在央视。这个现象是整个宣传体制、央视、传媒都需要共同反思的,而不是王宝强一个人。

舒可心说,尽管中国的市场经济并不完善,但是市场决定预估票房,因此重要的演员会预估自己的酬劳。这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随着市场越来越开放,好片子越来越多,这个价格也会随之下降,这是市场经济规律。

舒可心说,科学家和文艺工作者没有可比性。因为几乎没有一个科学家是为了钱在工作,都是为了兴趣。讨论收入是对科学家的亵渎。而演员的职责就是娱乐大众,他们在年轻的时候赚钱完成原始积累,今后可能会像成龙一样做慈善、做志愿活动。

舒可心说,新华社最近有文章称明星炒作家丑是为了扩大影响。央视和新华社这种政府媒体的格调不应该是这样,应更关注一些国内外大新闻。王宝强的钱至少是合法所得,还有很多中共官员的钱是非法所得。中国炒作反腐,是不是也在炒作自己的家丑扩大影响呢?只要明星合法缴税,就无可厚非。

赵岩说,中国传统的思想是家丑不能外扬,而中纪委通过央视已经开始扬家丑。但这也是一个进步,值得鼓励,这样的家丑应该多揭露,对社会进步更有意义。

赵岩说,批评王宝强也是应该的,但并不是批评他的收入,他凭借自己的能力赚钱没有问题。应该批评的是,王宝强明明是在改革开放期间赚了钱,却去怀念感谢毛泽东,这是非常愚昧的。

舒可心说,任何一个社会都不能把问题全部归罪于一个执政党上,这都是时代和社会环境造就的问题。现在的王宝强现象是中国这个阶段的自然情况,不值得大惊小怪。今天是王宝强,明天可能就换成别人。没有必要过多地谴责当前这个时代,我们正处于一个市场经济突击发展的阶段,发生任何现象都正常,只需要继续向前走。此外,王宝强的个人信仰也应该被尊重。

舒可心说,王宝强现象凸显了中国财富分配不均的一个根本问题,需要政府和全民共同努力解决。今天的所谓“重戏轻工”和清朝时很不一样,把文化作为一种产业总比把教育、医疗作为产业要好得多。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10/19《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脸书: Facebook.com/VOAChina
美国之音推特: @VOAChinese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中国“重戏轻工”,重蹈大清覆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