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周永康案突宣判 疑点重重


中外观察人士翘首以待的周永康审判大戏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突然落幕。在事前秘而不宣,风声不漏的情况下,中国当局星期四宣布,天津中级法院已经完成对周永康的不公开审判,并对其判处无期徒刑。周永康当庭低头认罪,表示不会上诉。对照当初薄熙来审判的公开高调,周永康审判悄然收场,其中种种,令人玩味。周永康审判秘密进行,当局理由是否充分?他以五倍于薄熙来的贪腐数量加上泄露国家机密等罪名,获得与薄熙来同样的刑期, 是否公平?为何外界对周案如此收场普遍有“雷声大,雨点小”之评?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 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

高文谦认为,周案秘密审判,习王刀下留人,个案处理,放过政治问题,周永康表示不上诉,所有这些都显示,这是中共党内各派角力,幕后交易的结果。习王在如何处理周的问题上,面临党内强大阻力,无法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不得不做出妥协。习王本来希望重判周永康,借他项上人头,震慑党内,给反腐运动加一把火,但现在却连判死缓党内都通不过,可见阻力之大。这种秘密审判,凸显习王反腐的尴尬和焦虑,缺少自信,是一种历史的倒退,连文革后公开审理江青都不如。

高文谦说,习近平上台后,为了在中共十九大重新洗牌,改变原有的接班格局,与王岐山联手,把挡路的团派和江派绑在一起打,炮制了周、薄、徐、令“新四人帮”,通过海外媒体爆料炒作,搞得满城风雨。这是典型的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这种做法和文革结束后,邓小平为了在政治上维护毛,把林彪、江青这两个文革中的对头绑在一起审判如出一辙。习王这种作法,引起党内的强烈反弹,现在不得不切割开来,个案处理,放过政治问题。

高文谦还表示,周永康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表明习王反腐的势头受到重大挫折,不得不与党内反对势力妥协。虽然不能断定习王就此罢手,但凡事都要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可以预计,习王反腐前景不妙,如果反腐不了了之,习近平的新政也就寿终正寝了。这对中国来说,究竟是祸是福,现在还难以预料。

陈奎德表示,周案的宣判是对公众与舆论的突然袭击。事前并未宣布确切开庭日期。恰如一场戏剧,近三年来前几幕做了大量的煽情铺垫,观众翘首以待高潮时,突然被导演宣布:落幕了。高潮没有了。当然,他们有不得不虎头蛇尾的苦衷。我的解读是,演不下去了,政治上遇到了麻烦,不如迅速草草收场。

陈奎德说,秘密审判是出尔反尔,撕毁承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曾说,对周永康等人要“依法公开审判”。现在是自食其言,完全丧失了公信力。如果泄露国家机密罪是其秘密审判的借口,其他两罪何以不能公开审判?事实上,王立军案就是分公开与秘密做成两场审判的。所以此案审理是从薄案的倒退。另外,三罪中,周的最严重罪行是“滥用职权罪”。实际上,他对中国人发动了一场战争!作为政法王,在庞大中国,十几年中他打造了一个无法无天无恶不作的“维稳体系”,残害甚至致死了大量中国国民,犯下了滔天罪行。维稳经费超越了国防费用。这里不仅仅是体制问题,也有周个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罪不可赦。但官方起诉他的“滥用职权罪”中并未包括上述最大罪恶。

陈奎德说,和薄熙来相比,周 何以比较乖比较配合?当然是双方政治妥协讨价还价的结果。周保了命与家人,习王获得周认罪及不翻供之承诺。与薄熙来相比,周虽然官职比薄高,但周没有政治潜力和野心。周是共产党内贝利亚一样的特务头子,政治形象差,不得人心,又非红二代,不具有问鼎大位的潜力与资格。而薄的自我期许更高,他想当政治家,所以他必须翻供,树立形象。

陈破空表示,周永康案判决结果,呈现三大意外:没有公开审理,罪行缩水,判决太轻。这是法治的倒退,是习近平反腐运动的倒退。判决结果,是各方政治妥协的产物,执政的习近平、王岐山,与政治老人及周永康本人达成了三方妥协和交易。这种妥协和交易就是:周永康服输认罪、政治老人停止反攻、习近平王岐山保全颜面。

陈破空说,这一切的背后,反映的是党内权力斗争的激烈,对立利益集团的势均力敌,大老虎、老老虎联手反扑,阻断了习近平的反腐进程,威胁到习近平的执政权力。历时两年多的反腐运动,虎头蛇尾,以人治开始,以人治告终,再次证明,没有制度的变革,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腐,人治下的反腐,不过是一场权力游戏,随时可以结束。运动式反腐,对国家与民族而言,彷如儿戏。另一方面,如果习近平、王岐山针对政敌的斗争到此为止,将犯下政治幼稚病,等于政治自杀,时过境迁,极可能遭到对立利益集团的报复和暗算,必追悔莫及。

夏业良表示,对于周永康贪腐加谋反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重大案件,中共官方居然以关门审判的方式交出了令人难以接受的答卷。明明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贪腐案件,却轻描淡写地以周本人受贿七十多万,家属受贿近1.3亿元向公众交代。而此前早已有爆料说查明周贪腐至少有九百多亿元。另外,三年来一直有关于周永康谋杀前妻的传闻和证言,此次官方没有给予任何信息。关于周谋反并与薄熙来案以及令计划多有牵连并无涉及或说明,周滥用职权具体是什么事件或背景也无任何交待。

夏业良说,身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之一,周掌握的国家机密无疑是最高级别的,因此故意泄露这些机密应当会产生重大损害之后果。然而因此项罪名周只被判四年,比普通公民记者高瑜“泄露国家机密罪”还少三年,这种违背法理、随意滥用刑律的做法如何能够让公众信服?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焦点对话》推特:http://twitter.com/VOAProandCon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周永康突然宣判,疑点重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