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焦点对话:政府救市,该不该?能不能?


中国股市过去两三个星期来剧烈波动大起大落,让中国股民心情动荡如坐云霄飞车,也让全球观察人士屏息凝神目不转睛。尽管中国政府连连出手,采取降息,禁止企业高管减持股票和让社保基金入市等救市措施,市场却一度投出不信任票,出现争先恐后的抛售效应。中国政府该不该采取措施救市?救市哪怕一时稳住市场,但市场最终将走向何方?

参加今天讨论的四位嘉宾是:大声疾呼中国应该救市的中国政法大学经济学教授,经济学家杨帆;经济学家,独立评论人士何清涟;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杨帆认为,中国政府救市初见成效,但是下星期预计还会继续剧烈波动,目前断定救市是否成功还为时过早。他认为中国救市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刚开始力度不够大,尤其是在应对做空的势力方面。他主张中国继续动用行政金融手段加大幅度救市,如股市下滑就让公司停牌,继续大规模发行货币增加货币流动性等。对于中国股价不符合中国经济现实的说法,杨帆表示,中国的创业板确实泡沫化严重,下跌百分之六七十也不意外,但是银行和证券等行业的市盈率并不离谱。由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这些行业的利润还会更高,因此股指还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他认为下半年中国股市的主要任务将是维持稳定,而不是继续金融改革如扩大上市规模等。

程晓农认为,中国的股市,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股市泡沫本来就是政府宣传机器吹出来的,现在股市崩盘,政府难辞其咎。政府把股市往上推,可不是为了帮散户发财,而是为了通过拉升股市,让散户为地方政府的巨额地方债买单、为银行增加资本以应付庞大的坏账而作贡献。所以,股市跌,是散户明面上亏损;股市涨,是散户账面虚好看,但实质上还是散户整体为政府和上市公司捐款。

程晓农说,英国《金融时报》登过陆一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国股市有三大中国特色,政策市、政治市、政绩市。我的理解是,这是股市从高潮走向低谷的三个阶段,最后通向熊市:中国股市之所以是政策市,是因为当政府想利用股市的时候,就会用政策操纵股市;所谓股市成了政绩市,是因为政府拉抬股市常常失灵,而政策失灵损害政府信誉,引发对政府的信心危机,政府输不起;结果政绩市就变成了政治市,一旦股市行情不顺,政府喊话、意识形态误导、民族主义动员、乃至公安部门查做空案件等手段就会出场。然而,枪杆子里虽然能出政权,却出不了牛市,股民要的是现钱,最后还得抛股票变现,所以政治市的结局仍然会是熊市。

程晓农表示,政府这次出手强力救市,真正担心的是金融机构被股市暴跌拖下水。因为许多银行通过代理理财产品集中了大量民间储蓄,再通过各种贷款和伞形信托提供给股民炒股,涉及4万亿资金;一旦股市崩盘,这些银行贷款就泡了汤,买了理财产品的千家万户也可能投资打水漂。但是,政府只能短期勉强维持股市不暴跌,却救不了那些本来就应该在暴跌中被淘汰的大量创业板小公司。这轮泡沫主要集中在所谓的新兴政策概念股小公司,它们通过并购再加上宣传自己与政策概念如何吻合,来吸引贪心的大批新股民,但很多这样的公司其实都是垃圾股,早晚得穿帮,天真的散户必然成为牺牲品。现在股民们希望股市回升,自己可以高位抛售手中的垃圾股;可是,这得靠今后进场的无知散户接盘。但这轮暴跌已经吞没了许多有一点钱、又贪心的散户;今年到现在都没进场的,多半是禁不起惊吓、也没什么余钱的人。所以,击鼓传炸弹的游戏找不到下家,就只能自个儿认栽了。

何清涟认为,国外分析人士对中国救市的成效普遍不看好,这是他们根据国际经济规则所做的分析。但是中国的做法可能开国际先例。中国为了救市这次采取了非常措施,和以前十几轮救市相比强度要大得多硬得多,枪杆子笔杆子全都用上。如要求企业增持股票等措施都是罕见的。她认为要断定救市是否成功取决于如何定义,如果要把股市推高到五千多点,这一点很难做到。但是如果只是维持在三千五百到四千之间波动,那么是可能的。她说,美国股市现在的市值是二十五万亿,中国是十万亿,但是美国股市是向全世界开放,是依靠全世界资金承托的股市,而中国股市绝大多数是本国资金,外国资金只占百分之三到四,因此风险主要是自己承担。另外,外国股市是中长线投资辅以短线投机,中国投资则以短线投机为主,中长期投资者很少。这些因素都造成中国股市高风险的特点。

陈破空认为,中国政府救市,与当年的香港政府和美国政府救市有很大不同,中国政府的诸多措施,换到美国政府和香港政府,就不会那么做,诸如:过去一年,中国政府人为拉抬股市,制造“人造牛市”,积累起巨大的股市泡沫;当股市下跌,本是挤出泡沫、让股票回归真实股价的时机,中国政府却又人为托市;中国政府动用宣传机器造市、甚至动用公安部恐吓投资人,都偏离市场经济轨道太远。总之,中国政府不应该以非市场经济手段的“举国体制”来造市、托市和救市。要让中国股市健康发展,中国政府必须放手,停止对股市从头至尾的政府干预行为。同时应该改变那种倚靠股市为国营企业圈钱的利己主义思维。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政府救市,该不该?能不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