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李嘉诚要跑,该不该骂?


中国拥有官方背景的瞭望智库长文“别让李嘉诚跑了”所引发的争议持续发酵,本星期官媒和李嘉诚都加入舆论交火。“别”文批评李嘉诚多年来在中国通过权力关系和特殊待遇大举捞金,但经济不景气就弃船而逃,不够道义。近日,李嘉诚打破长久沉默,回应此文“文理扭曲”,令人“不寒而栗”。环球时报迅速回应,表示李嘉诚应该适应大陆对他的“去神化”。而此前人民日报公众微信号也对李嘉诚发出“与其挽留,不如目送”之语,意味深长。李嘉诚离开,反映了中国的什么政治和经济现实?大陆撤资李嘉诚并非第一人,为何他首当其冲受到攻击?这种“别让李嘉诚跑了”的声音,发出了什么信号?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王康先生;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王康表示,中国政治乱局和经济危机需要替罪羊,香港豪族与大陆权贵集团的权力-金钱联盟难以为继,香港富豪的镀金时代已经终结。习近平重提共产主义目标,新文革山雨欲来,李嘉诚有理由撤资,更有理由不寒而栗。北京“一国两制”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经济和社会领域趋于破产。李嘉诚奉行“走为上计”,决非一家一姓盛极而衰的事像,而是中国经济崩溃的最新症候。

高文谦认为,“别”文引起争议的原因,在于敏感的时机,触及敏感的话题,牵涉敏感的人物,道出了中国官商勾结的黑幕,无形之中露出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本性。李嘉诚是红顶商人,香港商界人中之龙,人称李超人,政治嗅觉非常敏锐。当年中国在六四镇压受到国际制裁后,正是他和霍英东率先投资大陆,带动港资台资,打破了国际封锁,被官方说成是“爱国爱港的楷模”,他也赚了盆满钵满。现在经济形势全面恶化,习近平又在政治上开倒车,重提共产主义。春江水寒鸭先知,李嘉诚率先撤资,成了“跑路党”的带头大哥。可是共产党的船易上不易下。当局唯恐由此引起示范效应,造成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冲击中共政权的生命线——外汇储备。大陆网友调侃说:“水烧热了,刀磨好了,猪却跑了”,“相信包子的嘴,不如相信李嘉诚的腿”,这让当局怎能不恼羞成怒?

程晓农表示,李嘉诚不断出售在大陆的资产,已延续数年,但以前并未引起反弹;现在则因经济恶化而让朝野都感受到了危机感。瞭望智库的文章点出一个现实,即经济局势不妙,企业正在外逃;而当局不愿让此文的说法进一步发酵,所以《人民日报》发文,企图校正舆论方向。政府一方面故作大方,表示“目送李嘉诚撤资”;另一方面则卡住资金外逃的各种渠道,防止撤资潮表面化。国内许多人都已意识到,以往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今天中国的城市社会已经被自发地划分成“出走族”和“留守族”。那些拿到外国护照或居留证的,以及千方百计把子女送到国外留学的,都想加入“出走族”群体;但“留守族”是绝大多数,他们害怕这个国家的财富被“出走族”转移到海外去,让“留守族”的未来落空。其实,现在大多数大房产主和资本家都是现任或原党政干部以及红二代,许多“土豪”也有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头衔。没人敢追究红二代的香港身份证或外国护照,那就只能拿李嘉诚来说事,这反映出“留守族”的忧愁。共产党一向宣传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手段,因此在洗脑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当中,“打土豪、分田地”始终具有正当性。如今,当局越强调共产主义,“出走族”对“打土豪、分田地”就越恐惧,就越想出走;如果真让共产主义再度兴盛,那么,来不及走的“土豪”、大房产主和资本家很可能成为社会底层心中的革命对象。

陈破空认为,“别让李嘉诚跑了”那篇文章,标题很吓人,内容却很实在;表面上责备李嘉诚,实际上痛批中国模式,那就是:权力经济,尤其地产行业中的权力经济;北京“招安精英”和“精英治国”的理念,被移植到香港,造成香港产业的畸形和香港社会的贫富悬殊。该文提到“一朝天子,一朝商友。”暗示了李嘉诚在北京权力交接后的失势,李嘉诚原先受到邓小平和江泽民的优待,尤其受到江泽民抬举,但与胡锦涛和习近平却并无交情。不排除在北京痛批李嘉诚、对之“去神化”的动作中,也有高层权力斗争的背景。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李嘉诚要跑,该不该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