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TPP出台,冲着中国来?


美日牵头的TPP,也就是“跨太平洋伙伴协定”,在历经多年谈判之后终于修成正果,正式出台。这一协定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将亚洲最大经济体中国排除在圈外。TPP有关信息自由,限制国企和劳工环境等门槛标准,似乎处处戳到中国体制的痛处。中国在竭力淡化其影响之余,也难掩被“新贸易时代”排除在外的尴尬。TPP的规则,在哪些方面触动了中国的经济和政治软肋?为何中国受到TPP邀请,但却没有把加入TPP作为选项?应对TPP,将如何考验中国领导集团的智慧?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访问学者杨鹏;中天新闻华盛顿特派员臧国华先生;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 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 。

杨鹏认为,可以用一句《圣经》的话来表达TPP的历史意义:“人不能仅靠面包活着,而要靠神口中的话(价值观)。”WTO代表的世界贸易规则,是只靠面包活着的贸易规则,是只讲经济利益的规则,是经济利益与政治价值分离的规则。TPP规则,在自由贸易原则上,附加了环境权、信息自由权、政府不干预等价值准则,经济利益上长了价值灵魂,经济贸易变成了价值贸易。换句话说,WTO是以经济价值为灵魂,以自由贸易为身体。TPP,是以政治价值为灵魂,以自由贸易为身体。先有价值,再有利益,价值与利益统一。如果TPP和美国与欧盟谈判的TIPP顺利实施,人类的经济贸易时代就进入终结,人类的价值贸易时代开始降临。

杨鹏说, TPP的挑战不仅只是像中国一些媒体调侃的“踢屁屁”这么轻松,是整体挑战,经济,政治,社会一体性的挑战。劳工结社自由、信息流动自由,中国政治体制不改革,就容纳不了这样的内容。那种只为面包活着的思维方式,那种听不懂神的话的心灵,无法适应TPP。

杨鹏表示,应对TPP的方式,中国幕僚们会提出多种选择。第一条路,就是按TPP标准改革自己,使自己符合要求。这就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第二条路,与TPP等国进行双边自贸谈判,一对一谈判。TPP协议中并没有禁止其成员国与中国进行自贸谈判。困难是,相当于从TPP群和TIPP群中挖角,操作起来困难。第三条路,以中国为中心,由中国主导的多边贸易谈判。如“亚太电子商务协定”,“亚太服务贸易协定”、“亚太公平竞争协定”等,这条路,中国没有实力。不是说没有经济实力,而是说没有政治软实力。现有政治环境下,中国主导不了实质性的多边贸易谈判。第四条路,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用钱砸出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网络。这条路的前景,还是要用“人不能仅靠面包活着”这句话。用钱砸可砸出一个短期的利益共同体,但砸不出一个价值共同体。以利而和者,必因利而分。结果只是浪费了中国内部建设急需的钱。第五条路,与俄罗斯及中亚一些国家,建立“欧亚新经济联盟”,从世界孤立出来,搞“经济冷战”,但这条路是危险的死路。市场容量不足,科技能力不够,就业提供不足。这五条路中,只是第一条路,适应TPP,最符合中国长期的国家利益。当然适应WTO,使中国成为一个走向市场化和全球化的经济大国。适应TPP及今后可能的TIPP,可使中国成为一个走向民主法治的和平国家。如果不走适应TPP之路,其他招都不灵。这是国家政治制度妨碍国家利益的典型案例。

程晓农表示,从2009年到2011年美国曾力邀中国加入TPP,但中国不干,害怕政治制度受到自由贸易原则的冲击。TPP出台,民间的反应大致分三类:第一类表示,警钟敲响,倒逼政改;第二类认为,政改没戏,中国危矣;第三类鼓吹美国阴谋论。而官方的说法则是“两不一有”:第一个“不”是,TPP在各国国会通不过;第二个“不”是影响不大;一“有”指有办法对付,就是与各国分别签贸易协定来挖TPP墙角。美国国会已决定不具体审议TPP条款,只一揽子通过;而且,12个成员国中只要GDP占85%的6个国家通过,TPP即可生效。中国有关挖TPP墙脚的设想忽略了一个事实,TPP并不阻止成员国与中国贸易,但中国别想利用TPP成员国、绕道向美国零关税出口。美国只是通过TPP,用自己的市场来换取自由贸易原则的通行;越南是最大赢家,而最大的输家当然是中国,因为中国对美国、日本的出口市场将被TPP成员国中的发展中国家挤占。中国说“一带一路”、“亚投行”能抵消TPP的影响,那是忽悠;至于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贸易协定,那主要是有利于其他国家对中国出口,与中国丢失美国、日本市场份额没关系。

陈破空表示,TPP协议的达成,是奥巴马任内的一个重大成就。在重返亚洲的战略中,美国联合亚洲国家,对付中国;重兵布防亚洲,制约中国扩张;如今又有了TPP,这是“经济北约”、“经济航母”。至此,美国完成了从地缘政治、军事、到经济的对中国的全面围堵。美国的长远用意,仍然是促进中国改革、改变,融入文明世界,与其说是围堵中国,不如说是帮助中国,直接帮助中国人民。中国当局提出的对TPP的种种反制措施,可以说是自说自话、缘木求鱼。一带一路,试图释放中国过剩产能,只能说而不能行;亚投行,没有美国和日本的参与,效果有限;双边自贸协议,与TPP相比,自由度大打折扣。说用古老战术“连横”破“合纵”,但今日中国并非当年的秦国,并非世界第一,虽有秦国的狠毒,却没有秦国的实力。其他国家更并非当年羸弱的六国。

臧国华认为,TPP是美国总结了中国加入WTO之后出现的一些问题之后, 试图作出修改或升级的深层次自由贸易行动,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经济组成部分。无论是否完全冲着中国而来,当然见仁见智,但TPP规则中几乎条条都有填补中国加入WTO后各种漏洞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也许这也是为了中国好,因为WTO虽然让中国尽享其利,却无法让中国深化所需的改革。而TPP最终有可能推动中国这么做。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TPP出台,冲着中国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