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高擎马克思主义大旗 北大成新高地?


号称中国独立思想摇篮的北京大学10月10日到11日主办了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这次大会频频出现西方学者和中国学者就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鸡同鸭讲”,观众要求主讲人用马克思主义解释中国文革权斗等搞笑场面,让主办者颇为尴尬。尽管如此,北大宣布以后将每两年一次举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要在北大校园修建世界首座“马克思楼”,并编撰马克思全集。在共产主义理念在全球陷入低潮,和中国现实日益脱离之际,为何中国当局还热炒马克思主义?这次会议为何被一些中国学者看成中国理论界的倒退?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王康;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 。

程晓农认为,会议主办者想把此会办成北京领导的全世界马派大会,但主办方代表的是假马克思派,而请来的外国客人却有不少真马克思派,结果出现了滑稽场面,假“马”请真马壮门面,请来了真马批假“马”。欧美极左派知识分子不会像中共养的文人那样挂羊头卖狗肉,他们真心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原始概念,而所见到的中共作为却往往与真马克思主义相反,所以他们就会忍不住吐槽。例如,马克思的核心主张是消灭私有制,而中共改革的最大成就是大规模重建私有制,而且党政官员把公有财产都私有化到自己兜里了;又如,马克思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资本主义,倘若今天中国的真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了,按照真马克思主义,他们与中共精英同属一个阶级,还是各属对立阵营?

程晓农说,西方的真马派到北京点出这类问题,中共其实很尴尬,但它还会抓住马克思主义这面大旗。所有共产党政权度过个人崇拜阶段之后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当局对经济政策有信心的时候,会采用“花钱买稳定”的统治策略,同时对意识形态管得松一些,比如苏联的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时代,中国的邓、江、胡时代;而一旦当局对经济政策没有信心,也没有能力进一步“花钱买稳定”的时候,就只能靠意识形态宣传来维持动员力,当下的中国就是如此。

杨建利表示,大家应该注意到,北大主持的是“马克思主义大会”不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大会”,一切都和学术无涉,只与中共在中国的合法性有关。有人曾说: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筐,什么都可往里装。这次马克思主义大会就是这句话的写照。当然,在无底线实用主义盛行的中国,孔子也是一个筐,什么也都可往里装。中共的祖宗一会是马克思一会又是孔子,这一方面说明中共的理论基础已彻底溃败,另一方面又表现了中共在意识形态的实用性和灵活性,后者正是其延续统治的真经。但是值得注意是,这样的大会能够召开是习近平上台以后意识形态、话语以及控制社会左倾化使然。习近平的“治国理政”基本上是口号,算不上思想,但是除去他的集权独裁不论,从他“治国理政”的实践已经可以看出他有两大价值支撑点:一是强国二是民粹,民粹的部分勉强可以和马克思主义挂上一点钩。

王康表示,这次大会是习近平集团在基本政治理念上的危险倒退、逆世界自由民主潮流而动的严重事件。马克思说他从来不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但他是最蔑视中国的西方人之一,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已名誉扫地。尽管如此,北京仍然重新祭出马克思,以发动敌视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对抗,以夺取某种虚妄的世界历史正统地位,并强化统治合法性,转移其内外危机。这是非常狂妄无耻的行径。

陈破空表示,北大举办马克思主义大会,呈现一系列反讽:中共高调反西方,禁止高校传授西方观点,但马克思主义正是西方观点。中共宣称要“占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制高点”,但纵观其他各国,几乎无人需要这个制高点,根本不用占领。出席大会的西方学者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质疑文革、六四、权贵资本主义等是不是马克思主义,中方学者和北大主办者只能哑口无言。事实上,马克思主义非但没有在中国取得成功,反而在中国遭遇失败。主办马克思主义大会,反而让北京再次在国际上丢丑、出洋相。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高擎马克思主义大旗,北大成新高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