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从习近平到川普,中美民粹主义大不同?


美国今年大选的最突出现象,是代表极端左翼和右翼的桑德斯和川普挟民粹主义获得超高民意,颠覆主流政治。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执政三年,也被一些西方分析人士认为具有民粹主义色彩。那么桑德斯,川普和习近平的民粹主义各有什么不同?从美国到俄罗斯到中国,民粹主义主张为何对民众有巨大的吸引力?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David Firestein方大为;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Robert Daly戴博;美国维吉尼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Charles Laughlin罗福林,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

戴博表示,民粹主义的共同点在于,其吸引力来自于感情,而不是政策;它们都植根于恐惧感和缺乏自信。习近平执政以来,要塑造的是一个全面复兴中华民族的“盖世英雄”的形象,从习大大到“习核心”,要给中国民众一个印象,那就是 “习核心”是救世主。习近平权力膨胀带来的自信,以及其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主张,使他对外采取强硬立场,非常难于和美国沟通谈判。

方大为认为,从民粹主义的角度看,习近平和川普的共同点是口号。川普口号是“让美国重归伟大”,习近平则是“复兴中华”。这一点二者很一致。另外,桑德斯认为美国的体制腐败,富人能够左右美国政治经济,这跟习近平的反腐败有相似之处。中国的民族主义过去二三十年就开始涌现,最近更为强烈。中国媒体是体制的一部分,使各种对外强硬的情绪化声音被放大,并不一定代表全面的民意。

罗福林表示,不管体制如何,通过民粹主义赢得民心的政客的共同点,都是让民众觉得他们代表民众的利益和感情。但这往往是一种表象,和政客实际的政策是两回事。反腐让习近平获得民意,因为民众认为他敢于打击腐败高层,代表了草根民意。中美民粹主义一个最大的不同是,美国民粹主义的代表如川普等人,是体制外的人,而习近平是体制内的人,本身就是体制的最高体现。中国民粹主义涌现给人的印象是中国社会只有一个声音,但这是体制问题造成的,因为民粹主义的极端性,本来就和民主多元的原则有内在矛盾。

陈破空表示,美国的民粹主义,表现为左和右的两极。左的一极,表现为对贫富分化和金钱政治的不满,希望更多的社会福利。右的一极,反感非法移民和国际恐怖主义威胁,要求严防死堵。桑德斯成为极左民粹主义的代言人,而川普和克鲁兹则成为极右民粹主义的代言人,各自受到左右两翼平民的热捧。但美国的民粹主义,最终会受到宪政与法治的约束,不至于泛滥成灾。在中国,习近平借用民粹主义,乃是受到薄熙来的启发。但中共领导人对民粹主义既利用又防范,始终操控于一党专政的掌控之中。与美国的民粹主义不同,中国与俄国的民粹主义,往往与极端民族主义相混合,形成对内的专制支撑和对外的扩张动力。

更多精彩评论,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从习近平到川普,中美民粹主义大不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