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美国大选,下一个悬念是什么?


本星期的“超级星期二“的党内初选,巩固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的领先地位,进一步加大了希拉里对决川普的可能性。共和党方面,鲁比奥退选,使共和党之争从最初空前拥挤的十七个竞争者缩减到川普,克鲁兹和卡西奇三人。民主党方面,桑德斯引发了年轻世代的巨大热情,但终究不敌希拉里的巨大金源和多年累积的政治人气,难以颠覆大局。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下一步的最大悬念是什么?川普要拿到共和党提名,还需要跨过什么门槛?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David Firestein方大为先生;美国维吉尼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Charles Laughlin罗福林先生; 美国之音记者,社会学家龚小夏女士;民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

方大为认为,川普领先共和党所有候选人已成定局,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他是否能够达到共和党规定的1237票,也就是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共和党代表票数。如果没有,那么共和党仍然可以在七月份的全国党代会上提名其他候选人。但这是不同寻常的做法,而且可能引起党内动乱和分裂。很多美国人感到我们的政治制度失效了,而且小的修补不够,需要颠覆体制,改变华盛顿的做事方式才能改变。尤其是中产阶级,过去多年来经济状况没有改善。而他们觉得在剩下的候选人中,只有川普才是这个体制的真正局外人,才能改变现状。

方大为说,尽管川普吸引了很多新的共和党选票,但是很多共和党高层不愿意支持川普,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作为共和党候选人会输给希拉里。另外,在很多政策上,如贸易,中东问题等,很多共和党人认为川普不代表共和党的主流思想。

罗福林认为,共和党的分裂很多年前从茶党的崛起就开始了。川普是利用了这个分裂来赢得选民。这次共和党不管提名谁,分裂局面都将持续。其实川普的说法也是竞选言辞,如果他当选,也改变不了华盛顿做事情的惯性,因为美国的宪法和体制在那里会限制他。例如,国会议员中,共和党人很多反对川普,民主党人更是几乎全部反对川普,这样就会导致行政当局和国会的僵持局面,就像过去八年奥巴马政府和共和党国会的僵持局面一样。

龚小夏认为,共和党主流派候选人正如他们被批评的那样,与选民距离太远。对于共和党与独立派基层选民中对华盛顿所谓“圈内政治”的厌恶程度缺乏认识,也没有想到在国家经济走势还算不错的情况下,这些基层民众对前途的担忧。特别是贸易和全球化问题,共和党主流完全不清楚自由贸易与全球化的浪潮对民众的影响有多大。除了经济之外,价值观也是美国人反主流的重要原因。许多选民对于美国多年来推行的政治正确感到厌倦和反感,希望回归传统价值观,尤其是信奉基督教的白人男性,认为自己才是美国真正的少数族裔。面对川普的声势,克鲁兹与卡西奇的机会正在缩小。卡西奇唯一能够获得提名的途径是通过党代表大会来决定。克鲁兹要赢得余下的选票中的大约80%才能获得1237张票。如果卡西奇现在就退选,也不见得能够帮助克鲁兹,因为卡西奇有竞争力的州里面,川普也很有竞争力。

龚小夏说,桑德斯的社会主义政策应该是民主党近年来大政府、大福利政策方向的延伸。民主党内的主流派目前也不认同桑德斯。桑德斯对希拉里的威胁,不在于他能夺走党内的代表选票,而在于能夺走选民。不少选民表示,如果桑德斯不能成为候选人,他们就宁可投川普。有很多年轻人也不会出来投票。

杨建利表示,共和党面临两难。提名川普,会得罪许多传统共和党人;不提名川普,也会激怒他的支持者,造成分裂。有几个因素造成美国选民今天的怒气:全球化使得许多工作机会转移到贫穷或者不重视环境和劳工权益的低成本国家,大量非法移民涌入,以及ISIS这样的极端分子威胁美国。但是因为政治正确,许多人不敢大声提移民和伊斯兰极端势力等议题,突然来了一个敢说话的川普,自然就赢得大批支持。另外,川普的支持者是固定的失落者群体,而另外十多个共和党候选人的票源是游离的,所以川普能够一路领先。这也是民众的一个悲哀,那就是极端者容易吸引选票,但温和派往往没有固定的支持者。其实看川普的历史,川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共和党人,也违背共和党的主流价值观。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美国大选,下一个悬念是什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