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焦点对话:“疫苗之殇”造成又一场公共信任危机?


近日,山东爆出黑疫苗案,200万支“问题疫苗”流入20多个省份和重要城市,涉案人员数百人,涉案金额5.7亿元,网管部门实行舆情监控,疫苗去向依然不明,让中国的家长们和国人陷入集体性恐慌。这是继“萨斯病毒”、“毒奶粉”、“地沟油”、“天津大爆炸”等事件后,中国政府面临的又一场公共信任危机。中国的疫苗问题到底有多严重?食品药物管理的漏洞有多大?什么人要对一次次的公共健康危机负责?政府怎样才能平息民众的不满,弥补公众的不信任?

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说,本次事件仍然说明了一个核心问题,这就是中国的司法有毒,监管有毒,制度有毒。中国政府对外的解释仍然冠冕堂皇: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存在漏洞情理之中。我们看到,中共喜好夸耀经济总量,却在出现问题时谦称“发展中”;其实它根本是拒绝民主政治发展,祸害百姓,以大众利益换取统治权贵的私利。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程晓农表示,中国政府表面上做了很多监管疫苗的功夫,比如,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制定了《疫苗储存和运输管理规范》,建立了“中国疫苗监管体系”,2011年还通过了WHO的评估,又从2006年开始对疫苗实行电子监管。但所有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现实中几乎是监管空白。庞红卫能把非法经营疫苗的营业额扩大到5个亿,营业范围达到大半个中国,说明政府部门完全放任不管;这个案件也证明,把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评估合格的世界卫生组织有失察的责任。

中国民间学者王康表示,疫苗作为西方的伟大科技发明,一直以来在全球肩负拯救生命的重任。疫苗本身从研发、制造到储存、销售和运输都涉及一整套体系。而中国是全球疫苗使用最广泛的国家,也是信任度最低的国家。中共对西方成果向来秉承拿来即用的实用主义,很少思考和顾及这些成果背后的伦理性和科学体系,因此,本次疫苗事件的爆发根本不令人意外。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说,这次黑疫苗案,是中国社会整体溃烂的一个缩影。虽然表面上问题出在疫苗批发、流通、监管环节,但根子在现行体制上,有权力寻租的制度环境,犯罪成本太低,获利惊人。这样,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形成政商勾结,钱权交易的利益链条——政府监管部门利用职权,垄断市场,权力寻租,二级疫苗成了摇钱树,给药品批发商、药贩子可乘之机。

高文谦说,在中国,党国的脸面大于天,老百姓的生命不值钱。官媒姓党,一旦东窗事发,官媒集体捂嘴。当局则是动手处理提出问题的人,拘押律师、迫害记者。这说明,政府就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疫苗之殇”造成又一场公共信任危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