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魏则西悲剧,谁是黑心人?


中国年轻大学生魏则西为了治疗恶性肿瘤,通过百度搜索到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家人苦苦筹集巨款,治疗未果后死亡。他死前发文揭露百度是通过竞价卖出医院排名,而医院号称的先进疗法也是不实之说。此事在中国掀起强大的舆论风暴,百度和承包武警二院肿瘤科室的莆田系因此被推到风口浪尖。尽管网信办和军委等部门宣布要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中宣部却下达指令,要求新闻媒体对事件“全面降温”,并严控网上言论。魏则西之死,谁应该负最大的责任?舆论的滔天巨浪,是否能够推动政府掀开中国公共服务的重重黑幕?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先生;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先生;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表示,年轻的魏则西,死于造假的广告和造假的医院。他以生命为代价的记录和揭黑,震撼人心,激起整个社会对邪恶的公愤。经网民追踪,涉及邪恶的,从搜索引擎百度,到武警医院,再到医疗公司,以及监管部门和军队体。每一个环节都是造假,每一个环节都是欺诈,每一个环节都是腐败,这是典型的中国式人祸,“中国模式”,中国绝症。

陈破空说,中国网友的动员力惊人,吓到了当局。在摆出姿态要查处相关涉事单位后,中宣部下令封杀舆论、让魏则西事件“全面降温”。当局要求各大网站删除攻击党和政府、医疗制度和社会制度的言论,其实,导致魏则西悲剧的根源和责任,恰恰就是党和政府、医疗制度和社会制度,如果不能根除这种制度的邪恶和邪恶的制度,类似魏则西的悲剧,将在中国大地一再重演。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依然如此。魏则西的悲剧,就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剧。网民说:珍惜生命,远离百度。应该说,珍惜生命,远离一党专制。

程晓农表示,魏则西事件让我感到的最大震撼不是江湖郎中骗钱术,也不是政府监管形同虚设,或者百度违法经营,而是军队大规模用军产捞钱。军队医院实行外包,本质就是用军医品牌换钱,这种做法非常普遍,已经实行了20年,但由于一直严禁媒体披露任何不利于军队单位的消息,所以平安无事。莆田系承包的许多医院都是军队医院,因为与军队医院合伙捞钱无所顾忌。国防大学的金一南写书披露,20年前军队三分之一的收入就来自利用军产捞钱,而军队总开支中40%是军官们自行支配的机动费用。中央军委对此一清二楚,但是2015年以前一直装聋作哑,实际上是执行以腐败养军的方针;直到2015年才下令,准许医院3年后停止外包。因为有了新的规定,这次报导军队医院外包问题的消息才能见诸于媒体,但也只有几天而已。由于军方反弹很大,认为这次媒体的报导是诋毁抹黑军队,最后宣传部门还是下令限制报导。

程晓农说,福建莆田地区出身的人经营的保健医疗企业靠贿赂和巨额广告费铺路,他们的成功表明,政府监管部门严重失职,听任不当经营为所欲为。魏则西事件中,百度自我辩解时故意鱼目混珠,武警二院的资质是它自己的,外包给别人的时候,军队医院的资质不能自动变换成承包者的资质,这样的常识百度却假装糊涂。医疗行业是百度的最大客户之一,百度为了赚钱,不仅违反了基本的商业伦理,收钱为医疗欺诈行为提供变相广告,而且还违反2015年的《药品管理法》关于大众传媒不得发布处方药广告的法律。政府对军队医院和百度进行调查,主要是为了平一时的民愤,但是否全国的医院、卫生监管部门都能从此改变面貌,恐怕大有疑问。中国从来没有法治,今后仍然是人治,不可能通过一次事件就一举扭转有法不依的国情;医疗界、网路服务商的职业伦理败坏也历时有年,更不会一夜之间就幡然改悔。

夏业良表示,西安大学生魏则西的不幸死亡反映出中国当代社会病入膏肓的全面腐败与系统性溃烂。从莆田系医院肆无忌惮的扩张和蔓延,到百度之恶,包括前些年不遗余力地暗中使劲最终将谷歌赶出大陆后形成搜索引擎的垄断与其利欲熏心的竞价排名潜规则,丧尽天良的惟利是图是制度之恶的外在反映。魏则西这样的充满青春与希望的大学生就如此死于各种利益集团的的合谋之中,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都将难以逃脱这样悲惨的命运。

夏业良说,莆田系医院的扩张与蔓延,与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的贪赃枉法交织在一起。有人说这些问题反映出政府监督不力,应当下决心加强监管。难道仅仅是监管的问题吗?根本制度不变,又不允许舆论监督与社会监督实施到位,加强监督或管理谈何容易?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电监会/煤监会早已存在,除了叠床架屋般地增加若干个部级单位,增加财政预算和纳税人早已不堪重负的沉重负担之外,又产生了多少实际作用?股灾出现后,大家看到的是最高层派警察到交易所和证监会抓人。这些年来,国家食品医药监督管理总局做出了哪些令公众信服和满意的改进或惩罚措施?草菅人命的责任官员有几个得到了严惩?又有几位高层官员为此而引咎辞职?

陈奎德认为,信息垄断是杀人之刀。 当信息渠道被党(和百度)垄断,人们就被蒙住了双眼。竞争性的信息渠道是真相之源。百度正在为它当年助纣为虐驱逐google付出代价。 独立的司法是正义的最後一道防线。当律师被捕,司法姓党,则最後一道防线丧失,必然冤案处处,灾祸氾滥。 在中国,遭遇人为灾难和冤屈时,没有一个伸冤、讲理和评理的地方。律师被禁言,执照被吊销,人们从哪里获得司法救济?于世成被非法拘押两年,不审不判,完全违反他们自己的法律,无人过问,无法无天!但你毫无办法,叫天天不应。魏泽西案多亏网络的缝隙洩露出来,才蔚成风潮。否则,会像千万冤死者一样,人间蒸发,无声无息。最后,军方一直有特权,这次是揭开盖子,揭开黑幕的机会。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魏则西悲剧,谁是黑心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