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边疆大吏大换血,习近平民族政策有变?


最近一个星期,中共接连宣布新疆,西藏,内蒙和云南四个边疆大吏的人事变动。其中,张春贤调离新疆“另有任用”,吸引了最多眼球。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张春贤“柔性治疆”政策的终结。与此同时,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遭受袭击,中国立即将其定性为“极端暴力行径”。这一事件凸显了中国在边疆和境外面临的恐怖主义挑战,也让分析人士关注中国的边疆政策是否将更趋强硬与高压。边疆大吏人事大变动,是否预示着习近平民族政策的改变?习近平最近加快更换地方领导人,是显示他大权在握,还是出于某种危机感?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中天新闻华盛顿特派员臧国华先生;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杨建利认为,所谓的“柔性治疆”“改变治疆方针”都是瞎扯,任何封疆大吏的政策空间都很小,尤其在西藏和新疆,他们只有刚性的空间没有柔性的余地。目前,“治疆”根本不是习近平的要紧的大事,要紧的大事是19大布局,任何政策的改变只可能发生在19大以后。调陈全国进疆主要目的就是顺理成章地进政治局。张春贤“洗洗睡了”和“柔性”不“柔性”没有关系,刊登在新疆党委名下的“无界新闻”上的倒习公开信(今年两会之前,新疆党委名下网络《无界新闻》出现了一封“倒习”的公开信,在国内外影响都非常大)和“两会”期间被问及对习的效忠问题时回答“再说”才是根本的原因。

杨建利说,无论是张春贤还是陈全国,治疆治藏的记录都不好。中国政府对民族政策有一个误区,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了,民族问题就自然解决了,因此就拼命发展经济。但因为汉人当政,经济都抓在汉人手中,受益者自然也是汉人,自然也就形成了经济压迫。那么面对当地的抗议,唯一的办法就是强硬。

程晓农表示,最近的地方大员调整属于例行安排。现在离十九大还剩一年,明年人代会之后就要在各地开始安排十九大代表,进入十九大会议准备阶段,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步骤是确定省里面现有干部谁下谁上。所以,现在正是下一届地方大员调整到位的时刻,因为,下一届地市一级的官员的去留还要靠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考察选择,必须至少让新省委书记有半年时间熟悉工作和人事。张春贤离开新疆去坐冷板凳,并不是因为他的手段太软,他在新疆任内其实是柔性为表,强硬为里。新疆与西藏、内蒙、云南等边疆地区不同,中共始终以强硬手段,保持比其他地区更高的高压,换谁去主政都一样。接替张春贤的原西藏一把手陈全国很善于抓“政治正确”,5年前他一到西藏,就强行推动“送领袖像进村入户进寺庙”活动,硬要寺庙和藏民家里悬挂毛、邓、江、胡四人画像,遭藏民抵制,却受中央欢迎。接替陈全国出任西藏一把手的吴英杰的家乡其实是藏区,他对西藏比任何以往的空降官员都熟悉。如果中央的对藏政策不变,那么吴英杰主政期间可能会比较平稳务实。

臧国华认为,习近平一口气撤换多个边疆省区的一把手,的确表明他不仅大权在握,而且有同时分批换将的魄力。我不认为这一波人事异动是出于危机感,而是他开始为十九大的人事展开前期布局。撤换张春贤应该不是因为要改变他“柔性治疆”的策略,这可能与张春贤过去与周永康关系密切有一定关系。接替张春贤的陈全国之前在西藏有其立场强硬的一面,主政新疆应该刚柔并用。而吴英杰以西藏本土人士身份直接扶正,也透露出习近平以知藏派治藏的用心。 吉尔吉斯中国大使馆遇袭,真相尚不清楚,但是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被美俄狂轰滥炸下逐渐撤往中亚,中国的反恐挑战会更大,边疆政策有可能更趋高压与强硬。

陈破空认为,新疆和西藏第一把手换人,目前还看不出政策会有变化。因为,陈全国主政西藏期间,一直采取高压手段,严密控制藏人,如今调任新疆,手法不会改变,可能更加强硬。接管西藏的吴英杰,说他是“知藏派”,不过因为他是在西藏住了四十多年的汉人。吴长期在西藏教育系统为官,可能更熟悉藏人文化。但此人好饮酒,为人圆滑,将如何施政,还是未知数。张春贤被调离新疆,并非因为业绩或年龄问题,而是政治站队问题。因为他不是习近平的人。有传言称张春贤有个性,不过是矮中拔高。说他“柔性治疆”,不过是标准太低。其实,张春贤在新疆祭出对付维吾尔人的三板斧:“主动出击”、“重拳打击”、“就地处置”,毫无柔性可言,而且违宪违法。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边疆大吏大换血,习近平民族政策有变?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