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焦点对话:权力急剧扩大,中纪委成当代“锦衣卫”?


最近三件事把中纪委推到中国政治的前台。一是六中全会召开之前,央视连续播出中纪委制作的八集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震慑官场;一是本周召开的六中全会推出党内监督条例,主要通过纪委来“从严治党”,扩大纪委权力;三是纽约时报在六中全会期间发表长文,指出中纪委权力急剧上升,除了反腐之外越来越多地担负起政治监察的角色,审查官员对习近平的忠诚度,搞得官场人人自危。中纪委如何运用和施展权力,成为一个令人生畏的政治工具?其权力的扩张,与王岐山的个性和作为有多大关系?王岐山警告官员面对“政治体检”“红脸出汗要成为常态”,对中国官场生态意味着什么?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独立评论人士,网路杂志“纵览中国”专栏作家郭宝胜先生;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程晓农表示,现在提出的“从严治党”,其根本目的是让官场“焕然一新”,希望把各级官员从过去的“当官为财色”那种“歪心思”,转变为“在位专谋政”的“好公差”,好上下齐心来挽救不断滑坡的经济危局。今年以来,从东北到山西,企业大批倒闭,财政收入急剧减少,地方政府束手无策,而种种迹象几年前就已经出现。王岐山与习近平最大的共同点是“危局意识”,都希望制止腐败,挽救政权。但高层不可能用物质激励来鼓励地方官员努力,因为经济激励赶不上贪腐数额,只剩下用王岐山的“鞭子”驱使他们干活了。自从习近平用反腐败来推行“从严治党”后,中纪委就成了无处不在的“钦差衙门”,但它的权力扩张来源于习近平的授权,王岐山所依靠的其实是习近平对军权等要害部门的控制,而不是中纪委几百个官员的个人本事。王岐山在4年反腐中积累起来的经验和震慑力,正是习近平所要借重的,所以王可能不会在19大时退休。

程晓农说,对一个严重腐败几十年的执政党来说,真要全面抓捕贪腐官员,就必然“打击一大片”,让共产党的江山坍塌大半,所以中纪委只能是“教育一大片,打击一小撮”,而不能“打击一大片”。经过几十年贪腐官场文化的“教育”,各级官员们的生存目标无非就是“权、钱、色”三字;现在“钱和色”不敢碰了,他们对“权”却绝对眷恋,尽管他们痛恨反腐败,却始终依附官场,不可能“造反”。中纪委的反腐大片《永远在路上》透露了两个重要信息:一,今后的反腐重点是8项规定公布之后犯规的中低层官员;二,今后反腐以训诫处分为主,只有“极极少数”(不超过5%)会遭到刑事追究。

郭宝胜表示,在缺乏司法独立、三权分立和现代法治的中国社会,各级党组织凌驾于司法之上,所以对党的法律监督成为空话。唯一能够制约和震慑官吏的力量就是直接来自最高权力授权的党内纪检力量。中纪委由于有共产党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的支持、由于利用党纪高于国法的优势(检察院的反贪局还要立案还要受制于各级政法委)、由于办理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令计划等大案,由于习近平有意借助中纪委进行扫除政敌的选择性反腐,使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辫子可抓的中共干部对中纪委闻风丧胆,中纪委地位与权力空前崛起。

郭宝胜说,中纪委本来是党内的纪律检查部分,没有司法上的侦查权力,但是据消息报道要把各级检察院内部的反贪局直接划归中纪委管理,如此就有了司法权,可以进行搜查、拘留、窃听、限制出国等等司法措施,而且会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配枪的检察官。六中全会通过的监督条例,会进一步扩大了中纪委权力,从全会公报上看,中纪委的监督会在高级干部中加大,就是中纪委会强化对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常委的监督,成为习近平约束常委及政治局的武器,另外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中纪委越来越多地成为政治监察部门,调查官员的思想倾向和对习近平的忠诚度,成为习核心巩固其绝对权力的工具。

高文谦表示,中纪委掌握中共官员的生杀予夺大权,可以说是“权中之权”,中共官场有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王找谈话。中纪委不经法院批准秘密羁押人。而且管的范围也非常广,党政军、工农商学兵,没有它不能插手的。六中全会通过的监督条例,把反腐工作日常化,实际上进一步扩大了中纪委的权力。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由谁来监督中纪委?这种同体监督是一种低效乃至无效的监督。再锋利的刀刃,也砍不了刀把儿。根本解决之道是制度反腐。可以说,中纪委的权力越大,反腐搞得声势越大,现代法治就离中国越远。

高文谦说,中纪委带有王岐山个人鲜明的特色。所谓习近平新政,是习王唱的“二人转”,反腐是招牌,由王岐山操刀,表面上搞得轰轰烈烈,实际上为权斗服务。中纪委权力再扩大,也还是体制内反腐的思路,只能治标,治不了本。一党垄断权力是中共官场腐败的制度根源,不从制度上反腐,就如同围着粪坑打苍蝇,永远也打不尽,而且是越打越多,结果是“苍蝇大如虎,老虎多如蝇”。不从制度上有所建树,王岐山在历史上的定位只是一个酷吏。王岐山是学历史出身,如果还心存对历史的敬畏,珍惜自己的名声,还望他三思。

陈破空表示,十八大之后,中纪委角色发生巨大变化,不仅管反腐,也管政治忠诚。也就是说,以反腐为杀手锏,强迫官员效忠习近平,如有不服,就以反腐为名,轻则罢官,重则投入大牢,反正,官员都腐败,贪腐证据唾手可得。中纪委角色的嬗变,历史上有迹可循,比如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等机构,行使监视(特务机构)和处置(送交刑罚)的双重职能。而中纪委向各地派出的中央巡视组,又类似古代的钦差大臣,持有尚方宝剑,拥有生杀大权。再次证明,当今红朝,依然是封建王朝。

陈破空说,中纪委变得位高权重,让官员们望而生畏,还在于担当中纪委书记的那个人,王岐山,以及王岐山与习近平的“铁哥们”关系。中纪委前后角色和作用的变迁,充分说明,这是一个人治社会,一切因人而异。如果王岐山卸任,继任者未必有那样的智谋和威力,就可能人亡政息。故而,十九大,王岐山能否留任,攸关习近平政治生命的兴衰。如果要王岐山留任,习王势必又要与各派系角力一番,或者斗倒政敌,或者与政敌达成某种妥协;无论王岐山能否留任,未来,中纪委书记一职,将成为各派争夺的关键职位,炙手可热。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今天10/28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权力急剧扩大,中纪委成当代“锦衣卫”?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