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古懿:发表六四公开信是我的社会责任

  • 美国之音

最近一些中国留学生就六四问题发表公开信。美国之音卫视连线公开信的起草者古懿。

节目主持人:环球时报,还有外界其他方面,都有人质疑,这份公开信是你自己写的还是有人授意的? 为什么要写这份公开信?

古懿:自己花了三个小时写的,写前和两位同学谈过这个想法,一个人写好初稿后,哥伦比亚大学陈闯创提供了很好的修改建议。写这封公开信是出于公民的良心,揭开历史真相是一种道德责任。

官方批判我们的公开信,却不敢让国内同学看到公开信原文甚至标题。他们不敢面对事实辩论到底死了多少人。我列举的牺牲者是不是捏造?为什么要骚扰丁子霖等遇害学生的父母,监禁浦志强、陈卫等八九学生,还自称代表了他们的意愿?

他们声称国内早已达成共识,可是不敢公开真相、开放讨论,何来共识?他们指责我们用历史撕裂中国。撕裂中国的到底是对死难者的纪念,还是射向人民的子弹?既然六四是平暴,为什么官方不敢纪念?环球时报的这篇反驳,全部是诛心之论和扣帽子,来势汹汹,又自己删除,这是理屈词穷的表现。

主持人:环球时报的批评文章似乎起了反效果,让更多人注意到你这封公开信,联署情况是否因此增加了?

古懿:我们这封信因为发布仓促,所以一开始只有最初署名的12位同学,其中漏掉了UIUC的徐闻同学,他也是最初署名者之一。在公开信上网后、环球时报出现批评文章前,新增51人联署。但出现批判文章后,一天内就增加到91人,甚至有人打电话到我实验室表示支持。其中不少联署者在大陆,有些人不敢署名,但给我来信进行了热情的鼓励。我也注意到,其中有三四条是对我本人和八九学生的粗话攻击,我也接到两封发出威胁的匿名信。这说明我们的公开信起到了一些作用。

主持人:你一直就很关心六四事件吗? 还是出国以后才开始关注?

古懿:以前就关注,但是在国内因为资讯封锁,所知的细节不多,只知道在1989年6月4日,很多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被杀害了,而他们一直被污名化为暴徒。出国后可以无限制的看到纪录片、在图书馆阅读当年的新闻报道、去过香港六四纪念馆看过实物证据,能和当年幸存者面对面,倾听证言。去年在华盛顿国会山的纪念集会上深受震撼。

主持人:你在学成后计划回国吗?会不会担心公开信对你未来回国造成影响?

古懿:我当然希望有一天能回国。说实话,我们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公开信造成这么大的反响。这封信本来是写给国内同学的,我们预期会通过QQ、人人、微博在国内流传,但是没有想到我们这些联署者会被官方媒体作为国家公敌批判。我们将来必定面临极大的风险,我们都是普通人,也会害怕。但如果让这种恐惧完全控制自己,那么我们子子孙孙都将生活在没有真相、没有自由的恐怖中。

主持人:习近平最近点名新统战对象,第一类就是留学人员,面对这种“祖国的召唤”,你怎么看?

古懿:这是党的召唤,不是祖国的召唤,也不是人民的召唤,中国共产党的政权是从枪杆子里出来的,不是人民授权的。他们说我们是境外势力,其实那些房子买在澳洲、绿卡来自美国、秉承德国人的主义和俄国人的方法治理这个国家的人,才是真正的境外势力。我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人民,所以不会响应党的召唤。再说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共高官拥有大量离岸资产、六四刽子手李鹏的女儿富可敌国,官方养育了成千上万的网络评论员,就是五毛,最近黑客破解了他们的数据库发布到网上。他们还需要用这种方式“召唤”我们这些卑微的留学生吗?

YouTube视频:VOA连线:古懿:发表六四公开信是我的社会责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