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赵紫阳遗体告别家人无决定权


中国政府和已故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人达成妥协,同意为赵紫阳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但是,赵紫阳的家人透露,哪些人被允许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完全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一手操办,赵家没有任何控制权。

*告别仪式不介绍赵紫阳生平*

经过长达两个星期的僵局,中国政府和赵紫阳的家人终于达成协议,同意于1月29号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赵紫阳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有报道说,双方协商的结果是,中国当局拒绝了赵紫阳家人提出的举行对公众开放的追悼仪式的要求,而只允许举行一个仅有被邀请者参加的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仪式上不会提到赵紫阳的生平简介,以便回避敏感的“六四”问题以及对赵紫阳在“六四”期间表现的评价。仪式过后,由【新华社】发新闻稿,提及赵紫阳的生平与贡献。 但是,也有报道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国务院官员说,中国当局和赵紫阳的家属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是否宣读赵紫阳的生平简介以及骨灰将安葬在何处等细节问题上仍然存在严重分歧。尽管如此,人们目前关注的焦点似乎已经从遗体告别仪式的安排,转到哪些人被允许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来。

*谁能参加家属没有决定权*

赵紫阳去世后,赵紫阳的家人开设灵堂,允许人们前去吊唁,并且提供签名簿,让希望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的人在上面留下名字、电话和地址。但是,记者星期五打电话给赵紫阳在北京富强胡同的家中,赵紫阳的一位亲属证实,签名簿最后交给了中央办公厅,由它决定什么人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家人对此没有任何参与权。 北京艾滋病和民权活动人士胡佳曾经前往赵紫阳的灵堂吊唁,而且留下了联系电话。但是,他现在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家中,无法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胡佳和赵紫阳的家人这两天才通过电话,他介绍了其中的一些内情。 胡佳说:“他的内侄,一位姓梁的先生特别说过 ,所有签过名字的名单,好几十页的名单全都如数交给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下面的赵紫阳先生的所谓治丧委员会,在这里面,谁能收到通知或者参与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决定权并不是在家人。以前,我们都是带有一种希望,由家属来决定,或者由家属来通知我们去参加,我也一直抱有这种希望,等待家属的电话。但是看来,最后还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力量相对强大,或者说他们的压力更多。”

*异见人士被拒于门外*

胡佳说,据他所知,“抗萨斯英雄”蒋彦勇医生、“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以及“六四事件”中致残的齐志勇等民主人士都没有得到批准。另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报道,原“六四”学生运动领袖王丹的母亲王凌云星期五在收到通知后,到北京金台饭店赵紫阳治丧处领取遗体告别仪式的出席证,但是被告知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估计当局在查知她身份后将她从名单上删除。 另外,在原中国高层官员当中,赵紫阳的老部下、原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到记者发稿时为止还没有被准许参加遗体告别仪式。鲍彤在香港的儿子鲍朴说,由于电话线被切断,他两个星期没有和父亲直接通话了。 鲍朴说:“现在据我所知,他还没有收到出席证。如果他去的话,我想公安部门会来车接他,他不会有收到什么请柬,或者被通知让他去取。他现在连家门都不能出。”

*胡绩伟接到通知无奈年迈无法出席*

原《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六四”期间因为反对开枪镇压学生被免除人大常委和人大代表的职务,同时被给予留党查看两年的处份。胡绩伟的夫人狄沙告诉记者,中共中央办公厅打电话通知胡绩伟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但是,由于胡绩伟年近90岁,体弱多病,因此无法参加。 胡绩伟说:“赵紫阳治丧委员会问胡绩伟去不去,如果去,就去领取一个车子的通行证。我告诉他们,胡绩伟不能去,他站不了五分钟就不行了。他路也走不了”

*法新社:警方拘留自发悼念群众*

不过,赵紫阳的老部下、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润生、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锐、原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于光远、原【新华社】副社长李普都收到通知,被允许参加遗体告别仪式。据估计,星期六的遗体告别仪式将有1千多人参加。另据【法新社】报道,中国警方在北京殴打并拘押了几十名自发悼念赵紫阳的群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