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新科技助美科学家探索海底世界


男:韦娓,海洋覆盖着大半个地球,很久以来深海是我们心向神往却无法抵达的神秘世界,现在有了新型的潜水器和声波导航探察仪,我们才有机会如愿以偿。不知道海洋科学家应用的新型潜水器是什么样的东西?

女:安华,你可以把这种潜水器比作一艘有特殊研究功能的小型潜水艇,它能装载一小组人员下达到地球上最深的海底。比方说,现年40岁的美国阿尔文号潜艇,能下到4千5百米深海,但是每次下深海的时间只能几个小时。在今后几年里将有一艘新的阿尔文号问世,但是它也会有同样的局限性。

男:能在深海海床上待上几小时,看看这个神秘世界,开开眼界固然不错,但是要进行科研可就太局促了吧?

女:是这个问题,另一种可选择的方法是海底实验室,例如在佛罗里达海岸线外的海底就设有一个名叫“宝瓶星座”的海底实验室。弗莱格环境研究所的詹姆斯·林霍尔姆博士是鱼类生态学家,他说,“宝瓶星座”海底实验室能让科学家每次在海底待10天时间。我们请林霍尔姆博士说说他怎么在海底实验室作研究。

林霍尔姆:“我们实际上是和鱼类在一起生活。我们在工作时当然看到鱼。然而我们在洗澡的时候也看见鱼,我们还在吃饭的时候看到鱼,而且我们从自己的床上也能观察鱼。”

女:换句话说,他们一天24小时都能观察鱼。听来研究鱼类的科学家在海底实验室真是如鱼得水了。林霍尔姆博士和同事们采用的一种重要科研手段是把跟踪设备系在鱼身上,以便掌握鱼的来往动向。林霍尔姆博士说,这能大大促进有关科研。

林霍尔姆:“我们在‘宝瓶星座’海底实验室进行研究的时候,能在水下捕捉鱼类,并在水下为鱼类作手术,然后再把那些鱼放归大海,而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在鱼类手术后继续对它们进行10天的观察。这使得我们对最终收集的有关这些鱼类的资料的准确性信心无比坚定,这些资料显示那些鱼在手术后的确恢复正常生活行为,而且我们也坚信那些资料总结是有用的。”

女:听来设在海底的实验室的确促进了海洋研究,但是地球上的大海浩瀚无边,而象“宝瓶星座”那样的海底实验室即使不是独一无二,也是寥寥无几。

男:说得对。这么几个海底实验室的研究范围怎么可能遍及如此广阔的大海呢?

女:这就是海洋科学家面临的第二个大问题。詹姆斯·贝林厄姆是在加州蒙特雷海湾的水族馆研究所的科学家,他努力提倡的解决办法是在世界各地的海洋到处设置感应器。我们请他来介绍这个措施有什么意义。

贝林厄姆:“我们一向是海洋的稀客,我们乘坐舰艇偶而来访、同时把我们的器械设备带来海洋,然而采取这个措施意味着我们从海洋的稀客发展成海洋的永久居民了。希望这个方法确实完全刷新我们对海洋生态环境的了解,因为海洋是不断改变并持续进化的环境。”

女:先进技术不仅促使我们进一步了解海洋生物和生态环境,而且还有助于测量海床地形。例如有些先进的声纳设备能测知海床上高度仅仅几厘米的起伏。

男:可见这种声纳设备的灵敏度有多高,海底有许多大型的地形特徵人类都从来没有勘探过,这种声纳设备想必会大有用武之地。

女:说得对。新罕普什尔大学沿海及海洋地形测绘中心的拉里·迈耶说,海洋地形测绘是至关重要的难题,因为它关系到国家安全、自然灾害和商业贸易。

迈耶:“根据重量,进口物资有95%是用船只运来美国的。当然,海洋上发生的灾害,就是危及船只、环境和经济的灾难。我们测绘海洋地形的目的是勘探并利用资源。另外,最近引起极大关注的海啸的模拟测量也在很大的程度上得借助于我们测绘海床地形的能力,我们了解了海床地貌形态,就有能力预测海啸可能在什么地方发生。”

女:先进的深海探测设备的确大大推动海洋科学家的研究工作。

男:不错。海洋科学领域的工作者都为此而欢欣鼓舞。 辛迪·李·范多弗就是其中之一,她是维吉尼亚州威廉和玛丽学院的海洋科学家,她说,让她兴奋不已的是赶上了这个时代,如今海洋科学家终于能得到某些盼望已久的仪器设备了。我们听她描绘自己的兴奋心情。

范多弗:“当前也许是最让深海探险者、深海科学家之类的专业人士感到振奋的时代,因为我们已经能下达深海了。而前往深海探险得采用所有这些器械设备。我深深感到:如果能身处海床亲眼目睹自己所研究的事物真是无与伦比的美好经历。”

男:辛迪·李·范多弗在华盛顿召开的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和科学家欢聚一堂,分享深海研究的可喜进展和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