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焦国标谈他为何被北大解职


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最近因为一篇批评中国当局,呼唤新闻自由的文章而被解除职务。这条新闻被海外媒体广泛报道,而中国国内媒体却不置一辞。

关于北京大学新闻和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被解职一事,出现了不同的版本。有的报道说,北大解除了焦国标的教授职务。有的报道说,焦国标是自动离开北大,未经校方批准,就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邀请,前往美国进行学术研究。一时众说纷纭。本台对比新闻采访了目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进行学术研究的焦国标教授,听听他自己的说法。

*因写文章受到校方迫害*

焦国标教授说:“学校给我处分的名称叫自动离职。我是因为写了《讨伐中宣部》的文章之后,受到校方迫害的。首先校方不准我给学生上课,然后,又不准我带研究生。后来,校方打算把我从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调到古代文献研究中心研究古典文献,我都没有同意。校方打算以我不服从调动为理由把我除名。正在这个时候,美国民主基金会邀请我到美国来进行为期半年的短期学术研究。尽管校方不同意我的美国之行,但是我仍然来了美国。校方现在给我的是自动离职的处分。”

焦国标说,他今天的境地和他自己没有和校方配合有关。在讨伐中宣部的文章公布之后,学校领导曾经找他谈话,要求他不要再议论中国的时政,不要再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焦国标表示,这些我都做不到。

尽管中国政府加紧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中国有独立见解的知识分子仍然前仆后继,不断涌现出来。出现了像何清涟,焦国标这样深受青年大学生欢迎的教师。记者比较关心的是,焦国标教授的学生对他目前的状况有什么反应?中国当局目前对校园的BBS电子公告栏进行整顿,不准学生在大学里公开对政治话题进行讨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他们究竟害怕什么呢?

*当局滥用职权整顿高校BBS*

焦国标教授回答说:“我在北大,从来没有公开举行过讲座,或者演讲。我所进行的关于新闻自由的研究,根本不可能进行公开的讲座。中国当局目前整顿高校的BBS,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一帮外行。根本不懂得新闻传播规律。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手中拥有权力,他们本能地就要行使这些权力。他们本来已经控制了百分之八十,如果他们觉得能够控制到百分之八十五,他们就要控制到百分之八十五。能控制到百分之九十,就要控制到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百。如果没有另一种声音,另一种力量制衡的话,他们就会不断得寸进尺。”

焦国标教授还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由于他刚刚到美国后不久,还没有正式开始自己的研究项目。目前在为美国高校通讯写一篇呼吁在高校实现言论自由的文章,希望以这篇文章,来引起美国高等院校校长的关注,呼吁在中国的高等院校里,能够实现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

*呼唤自由不让北大出现第二个林昭*

记者在采访焦国标的过程中,提到北大曾经出现过一个才女,林昭。这位杰出的女学生,因为呼吁民主和自由,最后被关进监狱,甚至被迫害致死。和当年的林昭比起来,今天中国领导人会不会认为,让你焦国标自动离职,已经是中国社会的进步了。对此,焦国标表示,比起当年残酷迫害林昭来说,当然是有所进步。不过,这是时代在前进。这也是为什么他今天不断大声呼唤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原因。正是为了不让北大出现第二个林昭,第三个林昭。

面对这位研究新闻和大众传播学的教授,记者从新闻从业人员和新闻研究人员的角度,请北京大学新闻系副教授焦国标教授谈谈在目前互联网时代,美国之音的短波无线电广播到底还有没有前途,今天的大学生还听不听美国之音。

焦国标教授表示,他没有系统地进行调查,没有数据。但是从他教的学生来看,他相信北大的学生只要听广播,只要学生手中有收音机,他们就会听美国之音以及其他海外电台的节目。他们怎么会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呢。除非没有广播的存在了,否则就会听美国之音。

焦国标教授说:“我在讲对外传播学这门课的时候,美国之音是我一个重要的剖析的对象。她可以说是持续时间最久,历时最长,影响面最大,覆盖面最广,是对外传播媒体中听众最多的一个。虽然大陆对美国之音有很多微词,比方说美国之音传播流言之类,但是我对这个现象的解释,特别是我在上课的时候对学生是这样分析的,当这个社会封锁任何真实的消息的时候,传播流言比制造假消息,比封锁消息还是更加可取的。比方说,六四的时候,如果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能够如实地把广场上发生的情况报道出来,北京街头就不会有流言,美国之音也就不会去报道。所以这不是美国之音的错,而是我们中国大陆媒体封锁消息,制造假新闻的错。”

*出国时伤心流泪*

焦国标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最后,谈到自己这次离开北京的时候,在去机场的路上,泪流满面地经历。他感慨地说道:“我出了四元桥,往飞机场走的时候,我一路上一直在流泪。我就觉得,本来我自我评价自己不是一个恶人,而且这个国家这么大,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这么幅员广大,为什么容不下一个自己的儿女,为什么要让他永远地离开,再也不要回来,或者伤心地离开呢?我当时特别地痛心,一直在哗哗地流泪....”

焦国标教授最后说,他在美国的为期半年的研究生活结束之后,他也许还要回去的。

焦国标于三月十六日离开北京,应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邀请访美半年,研究的课题是历史和现实中的中国新闻业。目前关于焦国标教授是不是还能够回去谁也没有答案。前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已经八十多岁了,由于写了一些批评性的报告文学,至今中国政府不准他回国。很多流放到美国的中国知识分子被剥夺了回国探亲的权力。即使焦国标能够回国,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他还能在北京大学继续教书吗?他还能继续从事关于中国新闻传播学的研究吗?曾经出过蔡元培这样的人物,曾经孕育过五四运动的北大校园,曾经是中国近代史上民主运动的摇篮的北大,还能容忍这样一位青年教师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