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卡托报告:贸易政策需要新思维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卡托研究所(The Cato Institute)在最新公布的贸易政策研究报告中指出,美国需要在贸易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方面,采纳新的思维方式。

*要自由贸易也反对贸易补贴*

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中心负责人丹尼尔·格里斯沃尔德(Daniel Griswold)表示,过去一直把自由贸易定义为降低和取消贸易壁垒,但是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间自由贸易往来,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同时反对贸易补贴,因为这些补贴实际上造成了人力和物力资源不科学的使用。

*苏努努:坚信自由贸易*

约翰·苏努努(John Sununu)是美国国会参议院里自由贸易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说:“我坚信自由贸易是因为贸易最终让我们,我们国家、我们的工人、以及雇主能够在我们的生产效率最高、我们最有能力、而且投资回报最大的领域里,投入资本和人力。”

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苏努努说,在国会,投自由贸易的票,并不容易,因为牵扯到工作机会流失等问题。但是在他看来,不能情绪化地投政策问题的票。

*支持削减补贴议员受压力*

众议院里,自由贸易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是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议员杰夫·弗雷克(Jeff Flake)。他是少数支持削减农业贸易补贴的议员之一。他表示,由于这一观点,他承受了来自选民,比如说来自棉农的压力。

他说:“在我看来,在亚利桑那州种棉花,是很不合算的,因为那需要太多的水份,而水在亚利桑那州是非常珍贵的。要不是政府给予大量补贴的话,那里肯定不会种棉花的。这一点,我可以接受。我觉得我们大家都需要接受这些客观事实,往前走。”

*国会中贸易政策4派*

卡托研究所的最新政策分析报告把上一届(第108届)的美国参众两院国会议员,根据每个议员在贸易政策上的投票记录,按照四个群体进行了划分。

这四个群体分别是:既反对贸易壁垒、也同时反对补贴政策、相信一切由国际范围内市场机制来决定的自由贸易派(Free Traders)。反对贸易壁垒、但是支持补贴政策,也就是主张贸易,但是同时主张对本国实施保护措施的的国际派(Internationalists)。支持贸易壁垒、反对补贴政策的孤守派(Isolationists)以及支持贸易壁垒、也同时支持贸易补贴政策,也就是认为政府需要采取措施“干预”纯粹市场机制的干预派(Interventionists)。

*纯粹自由贸易派占少数*

根据上届国会对20几个有关贸易议题投票记录的分析,纯粹的自由贸易派占少数。在众议院里,435名众议员当中,总共只有25人(22个共和党人和3个民主党人),按照卡托研究所的统计标准,算是自由贸易派。与此同时,有157名众议员,属于国际派。被定为孤守派的只有两名。另有16名众议员,属于干预派。其他的众议员投票记录属于“混合”性。

在参议院里,100名参议员当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按照投票记录来说,可以算是自由贸易派。其中15名是共和党参议员,9名是民主党参议员。另有四分之一的参议员属于国际派,还有15名属于干预派。

*不少议员支持贸易补贴*

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经济和贸易问题研究员考林·布莱德福特(Colin Bradford)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分析说,不难理解为什么有这么多议员都属于支持贸易补贴的国际派,因为要反对贸易补贴,尤其是农业领域的贸易补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光在美国,在日本和欧洲各个工业发达国家里,也是一样的情况。

他分析说,呼吁贸易夥伴国家降低贸易壁垒的贸易外交政策,可以想象,是容易受欢迎的。

但是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中心负责人丹尼尔·格里斯沃尔德指出,这种做法可以说是出尔反尔,不利于世界范围内的自由贸易,也有损于美国在国际上的信誉。

*自由贸易知易行难和抵触情绪*

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考林·布莱德福特指出,在自由贸易这一问题上,理论与现实之间有时候是存在着一定距离。

他分析说:“在众议院里,有16名议员属于干预派。在参议院里,持这种观点的有15名参议员。所以说,可以看出来,自由贸易这一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有反弹现象。这在美国,和在其他国家,都是一样。对自由贸易持有怀疑观点的人认为,自由贸易听起来很好。我明白其中的理论,但是从实际操作来讲,我们由于贸易而流失的工作比我们因此而得到的工作机会要多。或者说,自由贸易没有给我们带来足够的好处,来弥补工作流失等等负面影响。”

考林·布莱德福特对记者说,国内外都存在的这种对自由贸易的抵触情绪,值得我们关注。而且从长远的角度,统计、观察国会参众议员们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的看法,比较各个“流派”的走势,将会是很有意思的研究项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