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从伊回国美军士兵须重新调整生活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国民警卫队的150名军人在巴格达街头巡逻了9个月后,从伊拉克回国已经有大约一年的时间了。本台记者采访了他们当中的几个人,让我们来看一看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文化上的重新调整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海外几个月、甚至是几个星期的人来说,都可能是够难的了。可是对于从战场返回家园的士兵来说,重新调整这个词是不是具有全新的意义呢?

*战时思维仍有影响*

“我发现我在工作的时候有点紧张……我不会开车轧过路面上的垃圾。我会急速地转弯,绕过去,因为我们在那儿的时候,路上的东西有可能是炸弹。”

38岁的空军参谋军士罗伯特·穆尔勒和加州国民警卫队第270宪兵中队一排的其他32名士兵在战争的最初几个月被派往伊拉克。他们的工作是在巴格达街头巡逻,护送军队,对紧急情况作出应对。如今穆尔勒重回工作岗位,担任警官。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穆尔勒和他排里的几个战友聚会。他们边谈论战争给他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一边喝咖啡,吃大虾。他们强调,他们只是作为普通民众说一说而已,并不代表官方军队的一部分。

*战争改变了思考方式*

41岁的杰里·戴维斯是一名电子设备承包商。他说,战争改变了他的思考方式,使他日常很难和陌生人打交道。他说,人们并不知道他去过伊拉克:“那也无所谓,我也未必要告诉他们。不过我有时候还是想告诉他们。或许这是个错误。可是当有人跟我争论的时候,我还是认为这是针对我个人的。我会想,你想象不到我曾经去过哪里,能够做些什么,或是我已经为你做了些什么。”

戴维斯说,巨大的噪声会把他的思绪带回伊拉克。有一次他的一个同事使用附近的一个混凝土滚球,刺耳的隆隆声听起来就象是在发射火炮一样。他说:“我真的已经做好准备行动,我真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还击,因为我们在战场上就是那样做的。我起来后,骂了他几句,就走开了,我告诉他,这没什么好笑的。”

*心理创伤后的精神失调症*

戴维斯还有心理创伤后的精神失调症的其它症状。他很容易被激怒,有回闪症状,有时候会感觉对目前加州的生活缺乏兴趣。咨询人士说,那些情绪是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的正常反应,许多士兵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对于31岁的军士央·博内斯来说,新闻报道令人头痛:“我最初刚回到家的时候,经常看新闻,再去睡觉,我就会做恶梦。梦中再次体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最后结局总是很糟糕:人们或是受伤,或是死亡。”

这些士兵说,媒体,尤其是电视,描述了一幅扭曲的战争画面,集中报道自杀炸弹爆炸和暴力事件,很少展现他们做得好的一面,比如说帮助重建学校或是给城镇供应新鲜饮用水。

如今这一切远离现实,央·博内斯是三个小孩子的父亲。他不工作,在家带孩子。

*家人的不同感觉*

在最近一个周日夜晚,博内斯和家人围坐在电视旁看卡通片。 他当然并不是马上就恢复了这种常态。他一年前回到家的时候,大女儿卡梅伦只有8岁。卡梅伦说一切都感觉不一样。

卡梅伦说:“有点奇怪,因为他开始在家,后来他离开了很长时间,然后他又回来了,感觉有点不自在。”

卡梅伦的妈妈桑迪说,她记得在她丈夫回到家的头几天里,卡梅伦总是不让爸爸离开她的视线。

桑迪说,丈夫平安归来后她如释重负:“他回到家,我就松了口气。我终于可以放松了, 因为过去我无法做到。在他离开家的整个这段日子里,没有人在我的身边。我也没有跟他通电话,因为不必让他知道我心烦意乱,感情发泄,不想让他感觉愧疚。”

尽管担心丈夫的安全,但是桑迪·博内斯说,她对这项事业充满信心,美国军队需要留在伊拉克。

*民调显示多数军人支持布什*

桑迪的丈夫和丈夫的战友们也都同意她的看法。他们投票给布什总统,让他连任,他们还全力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他们在军事人员中占大多数。根据最近的一次军事时报的民意测验结果显示:有63%的军事人员支持布什总统处理战争的方式。当他们被问到是否愿意重回伊拉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点头表示愿意。

穆尔勒说:“我更愿意呆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在家保护他们。可是如果需要我走出国门,保护我的家人的话,那我就去。”

这些士兵周末在国民警卫队训练的时候,仍然可以见面,他们还经常打电话聊天。虽然他们如今已经回到了家,和家人及朋友团聚,可是他们有些话只能在战友之间交流,只能向那些深知其经历的人倾诉。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