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记者受威胁人身安全引人注目


中国一名记者几天前被怀疑为犯罪团伙的人砍断两根手指的消息引起多方对中国记者处境的关切。观察人士指出,中国记者不但受到共产党政府的压制,在新闻报道上失去了很多自由,同时又面临来自犯罪集团的威胁,人身安全都难以得到保障。

被认为在中国新闻自由受限制的状态下报道最大胆的报纸之一《南方都市报》的一名记者被人砍断两根手指的事件突出显示出中国记者人身安全受到的威胁。《南方都市报》记者温冲曾经发表过关于犯罪集团活动的报道,因此人们怀疑这次断指事件是犯罪集团对他的报复。

*曹长青:记者面临三个主要威胁*

曾经在中国做过记者、目前旅居美国的独立时事评论员曹长青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记者除了要继续受到政府对新闻的限制,还要面临人身安全的威胁以及金钱的诱惑:“中国的记者现在面临三个主要威胁。第一个是最大的,是来自政府的新闻制度。这种新闻制度限制新闻自由。报道真实的东西往往受到政府的迫害,或者报社被关闭,或者记者的职务被取消。这是一个主要问题。第二个是,中国现在是一个特殊环境,经济发展导致社会松动,出现很多黑帮势力。记者报道了一些真实情况后,这些被报道者会雇用黑社会来对付你。第三个是来自金钱的诱惑。现在中国大陆都在向钱看,向金钱看,发展经济,发展个人生活,记者也不例外。”

* 戴晴:记者应为自我保护而努力*

也曾经做过新闻工作的中国异议人士戴晴认为,中国的记者应该联合一致,向政府有关施加压力,为保护自身的权利和安全而努力。她认为,绝对不能放弃对新闻自由的争取,但是对其它涉及到新闻记者权利的问题同样不能放过:“一个良性社会需要在每一个、每一点上我们都不放过,然后让这个社会,这个健康的社会,包括立法,一点、一点地成长起来。”

戴晴说,在中国,如果选择做新闻记者,而且是做一名不愿意昧着良心的正直记者,就意味要面对个人的牺牲。但是她认为,中国的记者应该联合起来,尽量减少这种牺牲。

国际记者权益组织说,中国新闻从业人员由于报道官员腐败和犯罪问题而受到政府部门打压以及歹徒攻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然而从中国开始经济改革到现在的20多年期间,仍然没有保护新闻从业者权力的新闻法。

*曹长青:保护记者须有制度转变*

独立时事评论员曹长青认为,虽然中国记者的人身安全是一个重要问题,但是要想从根本上保护记者以及新闻自由,必须要有根本上的制度转变:“我觉得主攻方向还得是改革新闻制度。黑社会这么猖獗,有的时候在很大程度上和政府,尤其是当地的政府的权力结合在一起。我们看以往几年在中国发生的迫害记者的事件,很多都有政府可能在背后参与的嫌疑。新闻制度的问题如果不解决,有偿新闻和新闻记者的人身安全问题都不可能有根本改变。中国记者的根本改变还在于整个大的新闻环境的改变,而这个改变必须是制度的改变。真正有制度上的改变才能有真正保护记者人身安全的可能性。”

《南方都市报》的总部设在广州,该报的前总编两年前因为报纸详细报道了萨斯病疫情和外地劳工挨打的消息而被解职,并被监禁了5个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