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指责叛逃外交官编造故事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再度指责叛逃的悉尼领馆一秘编造故事。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将以正常程序来处理这一事件。

*驻澳大使称不会惩罚叛逃官员*

星期一,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仍然面带微笑。然而,她所面对的却是不断提问的记者,问题与这本有关澳中贸易关系的新书《中国专辑》一点儿都不沾边,全部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就是前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官员、37岁的陈用林。

11天前,他携妻子、女儿离开了中国领事馆,并在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

傅莹大使利用这个机会劝陈用林不要再在澳大利亚散布谎言。她说这位外交官回国绝不会受到惩罚。

她说:“比起70年代的中国,当今的中国已经向前迈进了许多。中国已经不再躲在竹帘背后了。”

傅莹还说,陈用林除了攻击自己的国家、编造故事之外,没有犯任何罪行,因此返回国后也不会受到惩罚。

她说:“我看不出来,中国政府有什么原因来惩罚他。中国有法律来保证他的自由。”

她还说陈用林也有权辞去中国外交官的职务,在澳大利亚提交移民申请。

*称对间谍事不知情*

在被问及她是否了解中国在澳大利亚的1千多名间谍一事,傅莹大使说她不但不知情,而且希望那些知情的人能告诉她所谓的事实真相。

*监视异见团体及人士*

据陈用林说,作为政治参赞,他过去4年的任务就是监视在澳大利亚的异见团体和人士,其中包括窃听活跃人士的电话,在集会示威中拍照,并且拒发给这些异见人士到中国访问的签证等等。他还透露说,福建厦门远华案要犯、厦门前副市长蓝甫,1999年持旅游签证到澳大利亚后,希望可以延长逗留。但中国特工却绑走他的儿子,迫使蓝甫翌年返回中国受审,结果被判死缓。

陈用林说,他就是再也无法忍受中国政府对海外法轮功和民运人士的迫害,而决定叛逃的。他说他很同情法轮功人士所遭受的一切。

据内部消息来源指出,陈用林专门挑选在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访问澳大利亚之后、 六四之前,也就是5月26日离开中国驻悉尼大使馆。

*指责澳政府处理庇护申请方式*

陈用林星期一还对澳大利亚政府在处理他的庇护申请一事上的态度提出了指责。他说,在他与澳大利亚移民部首次取得联系后,移民官员第一时间给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打电话报告。这一行为使他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他还说,有关部门官员在没有与他面谈的情况下,24小时之内就拒绝了他的政治避难申请,叫他申请保护签证。

虽然澳大利亚移民部证实他们在见陈用林之前与中国驻悉尼领事馆联系过,但是该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主要是要核查此人的身份。澳大利亚国会外交秘书彼尔森星期一重申政府将会按照正常手续来处理这个庇护申请案件。

他说:“就象其他在澳大利亚境内申请庇护的人一样,他的陈述将会以个案的方式由移民部予以考虑、审理。”

他还说:“陈用林的指控是为了申请庇护而提出的,因此对于这些指控的可信度要经过考查、研究之后,才能够通过正常手续予以确定。”

*绿党出面帮助咨询*

在澳大利亚绿党的帮助下,陈用林与律师星期一首次见面。一直以来,绿党在国会中谴责堪培拉为了经贸利益,而忽视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抨击。

绿党发言人说:“(陈用林)得到了法律咨询。他对此感到高兴,但是他仍然很紧张。”

据接近陈用林的消息来源介绍说,目前,陈用林及家人到处躲藏。律师要求他暂时不要与任何记者见面,更不要接受采访。

*专家:澳不想因此事得罪北京*

专家分析,澳大利亚政府之所以反应迟钝、千方百计地想劝陈用林返回悉尼领事馆,其实是不想因此事而损坏与中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国防御战略专家怀特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堪培拉希望与北京扩大经贸合作范围。这个事件如果处理不善,将会造成双输的局面。

他说:“中方已经清楚地表明过,如果澳大利亚想和中国发展经贸关系,堪培拉就必须迎合北京在政治与安全事务上的想法。”

专家指出,很明显地,摆在澳大利亚移民部和外交部面前的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而不是一桶金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