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大圈地:公仆还是恶霸?(2)


中国各地最近频频传出地方当局动用国家机器、强行征地或把民营企业收归国有的案例。陕西榆林地方当局甚至把为民营企业辩护的北京律师抓了起来,而权益遭到侵害的当事人,在地方当局的抓捕下有的入狱,有的被迫逃亡。

*律师为民打官司竟被抓*

2005年5月,北京律师朱久虎在陕北榆林地区帮助当地民营油农打官司,结果却被当地公安机关以“聚众闹事”为由拘捕,最近就要提出起诉。这是继上海郭国汀律师因为为当事人辩护而被拘留后,又一次引起广泛关注的律师被抓事件。

榆林延安地区有1千多家民营企业6万多投资人,被当地政府突然剥夺了经营权,遭受经济损失达几十亿元。当事人请来朱久虎,帮他们打官司,却被抓了起来。

北京律师高志晟认为,问题的实质是,地方当局动用行政和法律手段,强行拿走民营企业的财产,人们起来抗议,请来律师打官司,当局采取镇压态度,根本不承认这是一场官司。高志晟律师认为,非法剥夺民营企业资产是一罪,把帮助苦主打官司的律师抓起来,是罪上加罪。

他说:“由于公检法是完成抢劫过程的主要力量,苦主告状向谁告?公检法一律不受理。人家只能向政府告,到政府那里告,政府也不受理。当事人选择了到北京找律师,找到律师肯定要签订一个合同。和律师签合同的讨论过程,被说成是‘非法集会’,签订合同后同律师见面,讨论如何履行合同,也是‘非法集会’。”

高志晟说,案情非常简单,就是政府“抢劫民财”。

*大肆抓捕维权民众*

面对当事人,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陕西地方当局采取了硬顶的态度。他们说,朱久虎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抓的。另外,地方当局还抓捕了民营油田案诉讼代表冯孝元、仝宗瑞、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人。带头维权的张鹏贵,流亡一年后被抓捕,判刑8年。当局说,他们这种抓捕行动,得到了国务院、中宣部和司法部的支持。

有关当事人对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说,地方当局声称,“上面”支持他们继续抓人,把因恐惧而逃亡的农民“一个不剩地抓回来”。

同时,力主镇压、执行最得力的榆林市政府5月20日给“上面”写了一份“汇报提纲”,其中两次提到冯秉先和冯孝元同朱久虎等“秘密集会”,“组织策划”群众到西安上访。

北京理论工作者张祖桦说,“二冯”是老干部、老共产党员。

他说:“冯秉先是当地最著名的维权代表,他就是个投资人,也是当地人。 他是60多岁的老党员。一直是主要的维权代表。他好像还在流亡。”

张祖桦说,冯孝元也是一个64岁的老党员、老干部,为人正直、处世公平,被推选为靖边县诉讼总代表。他患有严重肠胃炎,同政府对话期间每天到医院输液。5月14号被警方抓走,连鞋子都没让穿,“光着双脚走到车上”。

*滥用国家机器公然违宪*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郭海燕教授在帮助陕北油田案苦主的讨论会上说,陕西地方政府运用国家机器,残酷镇压要求同政府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侵权问题的民间投资者,滥捕无辜,横加迫害,已不光是违法行政问题了,已经演变成对中国宪法和法律的“粗暴检讨和公然挑战”。

张祖桦说,陕西地方政府公然为了自身利益,赤裸裸地动用公权力滥抓滥捕、掠井夺油,镇压民间维权人士和当地油农,究竟置宪法和法律于何地?置人权于何地?置人民的利益为何处?张祖桦说,陕西地方政府我行我素,无法无天,公然采用专政手段对付民众的维权行动。

*宪法是一纸空文?*

中国宪法规定,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国总理温家宝也在今春人大报告中说,“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