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港民主派批评政府收紧言论自由


香港民主派广播节目主持人黄毓民由于严辞批评政府而在7月初被终止合同,香港民主派人士因此而批评香港政府逐步收紧言论自由。

香港民主派人士在7月初接连遭遇了两个打击。首先是象征香港人争取民主的7-1游行只有2万人参加,不到前两年游行人数的十分之一。紧接着第二天,香港商业电台宣布终止与节目主持人黄毓民的合约。黄毓民是香港民主派的名嘴,在节目中批评港府,连他服务的电台都毫不留情。去年香港轰动舆论界的封咪事件,黄毓民也是主角之一。

黄毓民接受香港公营电台香港电台采访的时候,批评商业电台伤害了新闻自由。黄毓民说:“我十几年以来, 批评政府,批评权贵, 去年我付出了我应有的代价。原来我批评电台,也要承担给人家即时终止合约的代价,那么,你这家电台还讲什么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呢?”

*民主派议员抗议商台解约黄毓民*

香港11名泛民主派议员上星期到香港商业电台进行抗议。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刘慧卿担心未来受到打击的不只是媒体人物,还有香港的民主运动。

刘慧卿说:“上几个星期,我们看到曾荫权给中央钦点作行政长官的时候,有报纸写了,中央给他三个任务,第一就是处理讲台,二是处理廉政公署,三是处理香港的民主派。所以我们很多人都是非常担心的。你看,黄毓民现在也没得广播了,我们民主派的发言在报章电视是没有报导的,所以这个问题,唉,非常麻烦。”

香港商业电台对黄毓民事件的说明是,黄毓民要求增加节目时间,但是商业电台不愿意,所以决定与黄毓民提前解约。商业电台否认受到任何政治压力。

和去年封咪事件相比,今年的黄毓民事件显得低调很多。香港城市大学讲师宋立功分析说,这是换了特首之后,香港民意趋于温和的结果,就和7-1大游行人数减少一样。与其说是中央打压香港的言论自由,不如说是港人给新政府的蜜月期。

宋立功说:“市民都是比较务实的,他愿意给曾荫权和中央时间。但是几个月以后,可能是半年以后,大家看到曾荫权还是不能把民主进程的时间表整理好的话,整个社会的气氛也是会变的。”

*香港民主处于低潮期*

宋立功指出,这段时间确实是香港民主的低潮。但是在曾荫权政府上路之后,只要中央政府和香港民意之间发生冲突,曾荫权将无法轻易的压制言论。

宋立功说:“曾荫权说他的政策依归主要是根据民意。他现在是打民意牌。要是政府有任何政治方面的错判,政策方面的失误,要是中央对香港有进一步的政治收紧的动作,肯定民意会有比较大的反弹,曾荫权也要对民意做出他应有的承诺,就是要遵照民意来调整他的政策。”

尽管有人对香港民意充满信心,但是香港舆论界对于民主派声音逐渐消失在主要媒体仍然感到担忧。

吴志森是目前民主派少数的媒体人之一,他陆续在明报和苹果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吴志森指出,黄毓民是广受欢迎的主持人,理应为电台带来经济利益,节目不扩充,反而被停播,违反商业原则。

吴志森批评香港媒体管理人犬儒的看待黄毓民事件,对言论自由受到限制的现实表现得苟且麻木。他批评香港媒体丧失了传媒监督的功能,变成宣传机器。吴志森认为香港舆论界现在是温水煮蛙,如果再不自觉,就将逐渐丧失言论空间。

吴志森担心,如果连新闻工作者都麻木不仁,更何况是一般的香港市民?他们又该通过什么渠道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呢?

香港评论人士崔少明7月11号在信报发表评论,他认为目前民主派处于弱势,黄毓民贸然批评政府就像是把自己的脖子架在刀口上。崔少明认为,黄毓民即使在电台发言受到控制,也比现在没有节目来得强。

崔少明在评论中说,曾荫权时代不同于董建华时代。现在民意缓和加上中央政府主导大局,因此民主派只能韬光养晦。当务之急是重新订定务实可行的民主进程和诉求,否则未来不是被孤立,就是被中央分化。

关于黄毓民的未来发展,香港东方日报7月12号报导,香港广播处处长朱培庆表示,公营的香港电台和黄毓民未来有合作的空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