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传媒如何报导国家机密?


美国司法部正在进行刑事犯罪调查,以查明谁向新闻媒体泄漏美国国内的一个由政府管理的秘密监控操作系统。这是过去三年来对未经授权向新闻媒体泄漏消息的所谓泄密事件进行的第三次联邦调查。

调查记者斯科特.阿姆斯特朗是一个提倡新闻自由的团体“信息信任”的创建人。阿姆斯特朗在华盛顿邮报做了将近30年记者,他写的很多新闻报导的素材是泄漏出来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讲述了一名记者如何能够利用日常采访政府官员来获得高层机密:“他们只是给你提供新闻背景,也就是你写报导所需要的那种背景消息。后来在对话中你突然提出一个问题,不一定是刨根问底的问题,这个人就会说,‘我真的不能谈这个问题’。你问他,‘你为什么不能讲?’你可能会连续两个星期每天都给他们打电话,可是他们不会告诉你。后来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说,‘你知道,你真的应该打电话给某某人,他们也反对这件事。别再问我了。看看你能否问出什么。’”

*消息常常是这样泄漏的*

阿姆斯特朗表示,消息常常是这样泄漏出来的:第一手的匿名消息来源也就是泄密者透露出足够的消息,这些消息以后可能会被其他官员证实。他说:“开始他们给你提供线索,后来你去收集一些渐渐公开报导出来和个人透露出来的消息。有的时候,在其它的报导中人们给你提供一些不宜公开报导的消息,最后你会找到某个顶级人物,他会说,是的,那是真的。但是你的报导中不能引用我的话。”

阿姆斯特朗说,泄密者有不同的动机。:“一些泄密者最初站出来是出于政治原因。他们也许不喜欢正在发生的某个事件,他们想制止这个事件。这完全与政治有关。不过还有的人泄密是因为他们要揭发问题:他们说,‘我是一个忠于政府的人。我努力做好我的工作,我发现我们没有按照我们应该做事的方式去做。或者是非法,或是可疑,或许这是一个应该由公众讨论的问题。”

不过泄密者通常不许记者引用他们的名字。他们担心会失去工作或遭到起诉。

安德鲁.麦卡锡是保守的政策研究组织国防民主基金会的资深成员。他还是前纽约市联邦检查官。他说:“在大多数的政府机构,如果人们看到政府有违法行为,他们可以予以揭露并且可以受到保护,免遭因揭发政府违法行为而受到报复。”

*情报工作人员不可泄密*

麦卡锡说,对于那些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等政府机构任职的泄密者没有这样的法律保护:“举个例子说,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国防情报局,他们没有其它政府部门所拥有的同等保护。如果你想一想,显然会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处理的情报真的都是我们所掌握的最机密、最珍贵的国家安全情报。”

麦卡锡说,参与国家安全事务的政府官员都要宣誓不泄漏国家秘密情报:“你不能危害国家安全情报,事实上,很多年来,泄漏国家安全情报一直被定为犯罪。事实上,为了能够接近这些安全情报,你首先要做出承诺,否则你就不能接近国家安全情报。那是庄严的承诺,你要谨慎对待。”

即使是这样,大多数和国家安全秘密有关的泄密事件都没有受到起诉,因为无法查出报导中泄密者的身分,记者通常拒绝透露他们的消息来源。根据美国宪法保证新闻自由的规定,新闻媒体发表或播放消息一般都受到法律的保护。

*记者没有滥用权利*

不过,记者阿姆斯特朗说,记者并没有滥用权利:“我们发表消息不需要获得政府的批准。不过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的确想知道如果我们披露出某个消息,是否会对某个人造成伤害,这样的消息是什么。那么我们要非常谨慎地做出决定,在发表消息之前要和几十人商讨,其中包括报社的编辑和高级政府官员。这条消息可能过于敏感。比如说,如果你通过这样或那样的办法发现有人用化名在外国政府当间谍,如果被披露出来,那个人可能会立刻被杀掉。”

阿姆斯特朗帮助建立了一个由新闻工作者和国家安全官员组成的松散的组织。他们对于哪种机密消息应该报导,哪种暂时不能报导展开辩论,并且制定一些基本规则。

前检查官麦卡锡和阿姆斯特朗一致认为,政府中有太多的秘密。 不过麦卡锡说,在目前的反恐战争期间,政府官员和记者必须做出判断,怎样做才符合国家的最高利益,要优先考虑国家的安全还是人民的知情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