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金庸:如无香港创作自由难写好书


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曲终人散,但书展期间著名武侠小说家82岁高龄的金庸首度在香港与读者见面座谈的精彩片段仍然被大家津津乐道。金庸对于侠义精神、创作自由以及对文学的坦率见解引起热烈反响。金庸认为,没有香港这样的创作自由他写不出自己的作品。

金庸本名查良镛,1955年创作了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他周末在香港与近5千名读者见面座谈时,首先回答了台湾一名热心读者的问题,解释了自己对“侠”的理解。金庸说,“侠”就是并非为了自己的好处、自己的利益而能够挺身而出,为了正义、为了帮助人家而做事。他说,中国自从文化大革命以后,侠义的精神就很差了,如果在马路上有一个女孩子,被人家欺负,被人家打或者污辱,很少有人愿意挺身而出。

*希望维护中国侠义精神*

金庸说:“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候,很多人斗争自己父亲母亲,揭发老子,说他反动,说他不革命,这非但没有侠义精神,而且跟侠义精神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我在小说里希望维护中国的侠义精神。这种精神非常难得,是非常非常好的。中国过去传统是有的,现在已经很少了。”

读者见面会气氛异常热烈友好,也不乏诙谐幽默。一名道士打扮的青年自称青城派传人,指称金庸的作品有损青城派的形像。金庸当即道歉说:“青城天下幽。风景非常优美,我自己上去看这些道长清修的情况我已经很佩服了。我觉得不应该写得好像很不堪的样子。对不起了。”

在回答新加坡一位政论作家的问题时,金庸认为,政论文章你发表什么思想都可以,但他觉得不要在小说里边传播某种思想。他说:“我觉得小说应该感动人,就很好了。不是讲思想的。就象中国红楼梦,沙士比亚,写一个剧本,写一个小说,都是倾诉情感、讲人生、讲社会情况,不是讲道理的。”

*最大乐趣是读书*

金庸表示,他自己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读书。至于为什么中国大陆没有创作出如此众多武侠小说。金庸认为,在内地创作没有香港这样自由。他说:“在内地,我不知道中宣部通不通过,不知道上级会不会不高兴,党委书记会不会记下来以后斗争我,有各种各样顾虑。太胡闹太异想天开的东西就不敢写了。”金庸认为,创作艺术应该不受干预,不要惧怕,完全自由比较容易发展。金庸说,他的小说并不好,但看起来比较有趣,有趣的东西党委书记可能不喜欢。

对于一些痴迷金庸原著刻意模仿书中人物的读者,金庸说:“小说不是道德教科书,也不是教人家模仿的一种范本。鹿鼎记韦小宝这个人有些人喜欢他,但我劝年轻人学不得。他的有些行为我个人也不赞成。”

*当年政治热情已淡化*

有人问,金庸过去写过很多关于香港民主的社评,为什么现在不写了。金庸说,他年纪轻的时候对香港政治和中国政治很投入,所以写社评还有一种热情在里边,这样主张就写出来。他表示,现在没有这种心思了,但对香港还是关心爱护的。金庸说:“年纪大了,有很多事情看开了。当年写社评的时候,整个心、整个生命都放进去了,我就这样主张,你共产党把我抓去枪毙了,那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

另外,金庸对改编他的小说不赞成,他表示改得越少越好,最好不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