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北大“引才造假”问题继续发酵


哈佛大学数学教授丘成桐抨击北京大学引进人才项目“弄虚作假”,引起了海外和中国教育界的高度关注。海内外的教授学者对丘成桐的说法,有的赞同有的反对。

不久前,哈佛大学的国际知名教授丘成桐对中国媒体说,北京大学的引进人才项目,“大部份是假的”,目的是骗取国家研究经费。

北京大学发言人七月底说,这种说法,歪曲事实,严重侵害了广大海归学者和北京大学的声誉。中国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八月中旬也说:“北京大学是按程序做的。”

*学术 权术 国本*

香港亚洲周刊九月初的一期以丘成桐为封面,发表封面专题文章《中国学术腐败动摇国本》。报导援引丘成桐的话说,中国学界存在中国人看不起中国人的歪风,“院士把持学术霸权,扼杀后辈人才;学术界抄袭之风甚盛;很多人不是搞学术而是搞权术。”

*海外华人教授有赞有驳*

中国的环球时报采访了几名海外华人教授。这些教授认为,这种“引进全职教授”的情况的确存在,但这是“灵活变通”还是“欺骗国家”?则各有不同看法。

柏林学者杨红教授说,教育部对特聘教授和讲座教授明文规定了最低九个月和三个月的时间,一些大学却不执行,等于“欺骗国家”。

但另一位德国华裔教授说,北大只是变通了一下,让教授回来两三个月带几个研究生,没有什么不好。他说,丘成桐的批评缺乏理性,误导了海内外华人。“海外教授生存挺困难的,有些西方人还怀疑这些教授是西方间谍,现在又炒作这种事情,对我们是不利的。”

*余杰:浪费重金 冰山一角*

北京作家余杰,曾是“北大才子”,还在上大学时就出版了几本书,是“抽屉文学”的早期作者和发起人。他说,他完全同意丘成桐教授的说法:

“北大、清华成为教育腐败的重灾区。而丘成桐先生所揭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余杰说,这些大学用重金聘请海外的学者,其实他们在海外是全职全薪。他们回来的时间非常少,但是在他们身上花了大量的钱,是一个巨大的浪费。去年也揭露出来,在经费的运用上,审计部门也查出北大有巨大的漏洞。

余杰认为,北大的问题是九十年代以来这十几年中共的教育政策、文化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的一个缩影。

*爱之深 责之切*

丘成桐批评北大和中国教育界后,有舆论说,丘成桐单挑出了北大,说明他和北大有“个人恩怨”。记者问余杰,他批评北大,是否也和北大有‘个人恩怨’?

余杰说:“我和北大没有个人恩怨。相反,我在北大的七年学习,我遇到了很多优秀的教师,他们把五四以来一直到八九这样的传统,薪火相传到我手上。”

余杰说:“我在北京充份使用了北大的图书馆,资料和资源。可以说,没有北大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对北大这些年的尖锐批评,是爱之深,责之切。是对北大堕落的批评。这种批评是希望能使北大改变堕落的情况,重新回到五四这样一个自由,民主和独立的传统中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