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应为次级房贷危机部分负责?


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卡尼表示,中国应对将北美经济拖入衰退、给全球金融市场造成震荡的次级房贷危机承担部分责任。不过,有专家认为,美国为摆脱上一次经济衰退出台的低利率以及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是主要诱因。

马克.卡尼是新任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2月18日,他在温哥华发表了就职后的第一次公开演说。卡尼赞扬贸易全球化给加拿大带来了不胜枚举的经济效益,加拿大出现了历史上第二次持续的经济扩张。卡尼说,加拿大经济增长开始放慢,要进一步降低利率,才能阻挡美国经济放缓对加拿大的影响。

卡尼还特别谈到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对目前全球经济的影响。他说,中国等新兴市场由于多年来坚持固定汇率,已经成为主要的资本输出国,其规模如此之大,这些新兴经济体已经成为导致全球长期利率走低的重要动力。

卡尼指出,低水平和相对稳定的长期利率鼓励投资者“寻找收益”,从而导致结构信贷产品急剧增加,其中包括那些美国次级房贷支持的金融产品。

加拿大央行行长卡尼说,虽然中国的经济政策“并非是唯一的因素”,但是中国的经济政策导致了全球货币利率保持在低水平。

盖保德博士是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研究员、中国经济问题专家。他指出,中国经济虽然已经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但他并不认为中国应对次级房贷危机承担责任。

他说:“低利率的出现是由于美国2002至2003年要摆脱经济衰退所出台的政策。那个时候,中国的全球贸易顺差非常低。美国和世界的一些投资者为了敦促中国人民币升值,将他们的资金转移到中国进行利率投机。因此,卡尼所说的是因中国注入资金所致,这不仅在时间上是错误的,在中国外汇储备的性质上也是错误的,而且资料清楚地表明是什么促使众多美国金融机构在房地产投资上寻求高额投资效益。”

盖保德研究员说,驱动利率走低的不是中国资本,而是因为美联储为了使美国摆脱网络泡沫造成的经济衰退连续多次下调利率。

2002年前后,美国互联网泡沫化之后,美联储十几次降息,并最终将利率维持在1%的低水平,以刺激经济发展。由于金融机构和房贷公司放松贷款标准,一时间信贷似乎变得唾手可得,从而导致了房市的繁荣,也为日后房市泡沫破裂埋下了后患。

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副所长詹姆斯.多恩也认为,不能把造成美国的次级房贷危机的责任归咎于中国。

他说:“如果说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国的次级房贷危机有任何联系的话,那就是中国人民币汇率过低。中国累积了大量外汇储备,现在高达1万6千亿美元 ,其中很多储备是美国政府债券,或诸如房地美等政府机构的债务,而这些政府机构的债务跟房贷市场紧密相连。”

2006年美国次级房贷引发的危机,不仅对众多美国金融机构造成数百乃至上千亿美元的损失,还波及到欧洲等国家。不过,新兴经济体中国似乎躲过了这次世界范围的金融劫难。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18日表示,中行已在去年合适的时机完全出售了所有与次按有关的无抵押债务责任担保债券。他说,中行次债投资只是其可供出售债券投资的一部分,虽然美国市场去年第4季度以来一直在恶化,中行的次按情况得到了改善。2007年中行净利润仍可获得明显增长。

不过,尽管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损失不大,可能躲过美国次级房贷危机的正面冲击,但中国恐怕无法回避自身的信贷危机。目前,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些值得警惕的迹象。中国主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两年来首次上升,从6.63%增加到6.72%。尽管这跟6年前20%到50%的不良贷款率相比似乎微不足道,其上升趋势却令人担忧。

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Fitch Ratings)驻中国高级董事朱夏莲(Charlene Chu)说,历史表明,即使最糟糕的银行系统在GDP强劲增长时期也会表现得相当不错。她对中国银行低估未来潜在的信贷损失表示担忧。

雷曼兄弟公司的中国经济学家孙明春说,中国银行能否经受住这次考验值得关注。他认为,在经济和收入下降的时候,坏帐不增加是不可能的。

卡托研究所副所长多恩指出,中国的银行系统不会受美国次级房贷危机的多大拖累,但如果呆帐坏帐变多,不良贷款会迅速增加。不过,他认为,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通货膨胀。中国应通过让人民币逐渐升值来避免通货膨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