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保尔森谈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五议题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星期二为美中战略经济对话进行了辩护,认为两国关系在对话的框架下不断发展,取得了比保护主义更好的效果。他坚信对话机制在下一届政府内将会继续下去。

保尔森部长星期二在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就即将到来的美中第四次战略经济对话的讨论议题发表了专题讲话。这是第四次美中对话举行之前第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对对话内容发表公开讲话。

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是美国总统布什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6年提出建立的。它的主要任务是处理涉及双边长期战略关系发展的重要问题。对话每半年举行一次,迄今已经举行了三次。

*肯定战略对话*

第四次对话是在布什政府任期还剩下半年的时候举行的。人们对下届政府是否能够把这个对话继续下去存在很大的疑虑。针对这种疑虑,保尔森部长指出,这个对话是富有成果的,它对推动双边关系朝着正确方向发展产生了积极作用。

保尔森说:“美中经济关系复杂、广泛,对双方、对世界经济都非常重要。通过在战略对话上进行持续的、热烈的、相互尊重的讨论,这种关系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保尔森认为,美国采取的密切接触的对华政策显然要比采取保护主义的政策和立法有着更好的效果。他指出,通过对话,许多对美国和世界经济关系重大的问题都取得了要比通过其它方式更快、更全面的进展。对话的成功之处表现在双方持续的合作,坦率的高层讨论,对彼此关注的问题和兴趣取得了解。

从第一次战略对话开始,保尔森就一直是对话的美方负责人。他表示,对话是否能够继续下去,关键要看对话是否能够不断取得有形的成果。他认为,这个对话一路走来,成果显著,对协调美中关系的长期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他相信下届政府将会把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促中国加快汇率改革*

中国的汇率问题是双方争论的一个老问题。保尔森表示,从2005年以来,人民币已经升值近20%,但是中国汇率制度的改革还需要加快。

他说:“继续进行汇率制度改革是中国应该采取的宏观经济措施和结构性措施的一部分。这项改革对应付中国的短期和中期挑战是非常关键的。扩大汇率灵活性对提高中国货币政策在控制通胀和缩小经济失衡等方面的效率具有关键作用。”

保尔森把中国的汇率改革列为这次战略对话五大议题的第一项。其它四项议题包括人类资本的开发、市场开放的利益、投资机会的扩大和能源与环境方面的共同合作。

*美中都面临能源问题*

最近,原油价格连续突破历史记录,能源问题已经成了美中共同面对的急迫问题。保尔森在这次讲话中突出谈论了美中两国共同寻求确保能源安全的必要性。

他说:“作为两个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和美国面对类似的挑战。我们在避免能源供应受到干扰、提高能效、促进世界能源效益得到提高、增加透明度、造福于所有石油进口国方面有着很强的共同利益。”

保尔森说,美国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是能源消费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2006年,中国的新车销售量居世界第二。这是中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的主要原因之一。

*吁中国用市场力量解决油价问题*

保尔森还以美国的经验教训为例希望中国政府学会通过市场力量解决油价问题,放弃对油价采取行政管制的方法。

他说:"我们在70年代得到了一个代价高昂的教训。当时,我们试图不管市场力量,强行限制油价。结果事与愿违,冬季燃油紧缺,供应出现问题,国内油气投资和开发都下降了。在有些情况下,我们只是控制了产出价格而没有控制投入价格,造成了能源生产的亏损和能源供应的大幅度减少。”

保尔森认为,中国目前控制燃油价格的做法跟美国当年很相似,也在面临相似的后果。中国现在已经出现持续性汽油和柴油短缺。电力行业的处境也差不多。他表示,中国对电力和燃料价格设定的限制是今年一、二月的雪灾期间发生全国性断电的原因之一。他强调,对付经济冲击的最好办法就是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充分发挥信息的作用,其中及时提供有关库存数量的信息特别重要。

关键词:美国,中国,战略经济对话,保尔森,能源,汇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