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6 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北京要求律师“慎重接受”新疆事件案


北京司法局发出通知,要求律师“慎重接受”新疆案件的委托代理。有律师认为,这种做法实际等于扼杀刑事诉讼法赋予当事人的委托代理权,不利于中国的依法治国依法办案的国际形象。

*实际上的禁令*

正值新疆事件以其伤亡之惨重影响之深远引起全世界关注之时,北京司法局发出通告,要求律师慎重接受新疆案件,及时上报当局监督指导。

北京的李方平律师说,大家都接到了通知,但是,这样的做法的确很有问题。他说:“实际上我认为是一道禁令。原则上我们从藏区的案件来看都是非常难以介入的。他首先要求律师事务所汇报到司法局,这就增加了接一个案子的难度。”

李方平曾代理了许多敏感的政治案件,包括山东盲人陈光诚案和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案。李方平说,当局这样做等于把个案政治化,必须由司法局来指导,无形中损害了律师执业的威信。他说,司法局发出这样的通知,一般来说,北京的律师事务所就不敢再接新疆案子了。

去年曾同其他律师一道要求参与拉萨三一四事件的刑事辩护工作的北京律师江天勇也说,司法局通知里没有明确说不让接案,但它对新疆案件有个定性:新疆事件性质已确定,“广大律师要维护首都律师的形象,维护国家统一的立场”。

那么,北京司法局是否只能管辖北京的律师呢?如果是外地的律师,是否可以去接新疆案子呢?

江天勇说,北京的律师一般来说,“走在全国的前面,”如果北京的律师都不敢、不能接新疆的案子,其他地方的律师,除非政府找你去扮演道具律师,否则,一般没人再敢接新疆案子了。

*维权律师遭打压*

北京高博隆华律师所的江天勇律师去年就参与呼吁要求接西藏拉萨骚乱事件的案子,结果被司法局卡住,在2009年年度考核中被注销了律师资格。

北京另外一位律师黎雄兵也说,北京司法局的通知给律师办案带来巨大的障碍和阻力。在三鹿奶粉案件和地震灾区案件上,有些律师就因为违背司法行政机关的指令去代理而受到了打压。黎雄兵自己也和江天勇一样没有通过年度考核,“处于停止执业的状态”。他自己虽然被当局封杀,但这样的新的通知会给其他可以执业的律师带来很大的“恐惧”和“威胁”。

黎雄兵说:“也就是说,如果你要介入这方面案件,那么,你2010年的年检也有可能和我们一样遭遇这种打压和迫害。”

黎雄兵和江天勇去年都参加了呼吁,要求接拉萨事件的案子,给藏人提供法律服务,结果遭到当局打压,没有一个律师能接拉萨的案子,最严重的是滕彪律师,在2008年就被吊销了律师执照。

*人治还是法治?*

至于新疆事件到底是刑事案件还是政治案件,黎雄兵律师说,这就要看当局到底想走人治道路还是想走法治道路。他说:“这就是考验我们国家是不是真心想走依法治国的道路。目前我们国家的发展方向,人治或法治,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他说,以前中国不讲法治,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中国社会和执政当局都意识到法治的重要性,也有越来越多的进步力量提出要依法治国,包括用法律的方式、法治的原则来解决社会的难点热点问题、群体事件问题以及其他经济社会矛盾。

黎雄兵说,法治的特点,是限制特权、公平、公正、公开;这样的原则要执行,就使得一些特权利益、保守利益等既得利益集团受到了损害和冲击。他认为,中国在这个十字路口徘徊的时候,人治的力量超越了法治的力量,就造成了目前的局面和结果。

关键词:中国,北京,司法局,新疆,律师,法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