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前山西省长孟学农在报刊发表诗作


前山西省长孟学农在报刊发表诗作

前山西省长孟学农在报刊发表诗作

<!-- IMAGE -->

因山西溃坝事件去职的山西省长孟学农,在中国报刊上发表诗作,怀念他工作两年的山西。有评论说,孟学农以诗言志,表达了他下台后的复杂心情。中国部级干部很少在媒体上发表文学作品。因此,孟学农这一新体诗,引来了相当多网络媒体的转载。

孟学农在山西当省长不到两年,就因为襄汾县溃坝事件引咎辞职,然后到北京赋闲。他上星期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一篇新体诗[心在哪里安放?],好多网络媒体加以转载。中国在职或离退休的部级以上高干,很少有在报纸上发表自己文学作品的。

*心在哪里安放?*

孟学农在诗中说:“默默地思量:心在哪里安放?总想总想把她遗忘──京畿西面的屏障,黄河,太行,汾水吕梁,五台云冈……还有那3700万老乡!

心在哪里安放?在烈火熊熊的太钢炉旁,在黑金滚滚的大同煤矿,在晋南改造黄土地的村庄,或是,在雁北那啃着光秃秃草根的牛羊……

心在哪里安放?曾在江南水乡,塞外山梁,袅袅烟绕的庙宇,萋萋青草的毡房,或是,伴着大城市的美味佳酿,在妻子柔软细腻的胸膛,生活本来就惬意舒畅……

心在哪里安放?流转的时光,叩拜着敬畏的上苍,即使是农田、工厂,即使是商店、学堂,莽莽苍苍,过过往往,民主文明富强,那是人类最终的理想。

我多想多想,手拿把攥着命运的人们,事该干,福该享,冲就冲,浪就浪,舞就舞,唱就唱,五千年文明史再不让我们悲怆。

哦,北国风光,吕梁太行,民族脊梁,铜壁铁墙。黄河拍岸的浊浪,一代代生生不息的愿望,在三晋大地闪射出后发的光芒。”

*孟学农诗是起步者习作*

旅居香港的中国诗人孟浪说,孟学农这首新诗,应该说是中国高干中的“异数”,也算一种进步,但是,从文学和诗词创作角度来看,应属于起步者的习作:“就文本来看,我个人觉得,这是文学爱好者起步的习作。我们不管他的社会身份是什么,官也好,民也罢,如果他愿意在自己的生活中用诗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还是应肯定的。”

孟浪说,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如毛泽东、董必武、陈毅等人都喜欢并且擅长写古体诗词。讲话喜欢引经据典的温家宝总理, 07年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新诗 [仰望星空],勉励大学生努力上进,学会作人。但是,到了第五代、第六代领导人,他们在这方面的才能就不多见了。

孟学农的新诗在网络上传开后,中新社报道,有网友评论说,孟学农的诗,说是叙事,其实主要还是抒情,抒发作者内心那种不能遗忘、不便表达但又抑制不住的复杂心情。

孟学农去山西前,03年初在北京当市长,但是后来萨斯猖獗,他只在位三个月就引咎辞职。这是他第一次鞠躬下台。五年后,他到山西当了省长,在位一年多一点,再度因溃坝死亡众多事件而黯然辞职。有网友挖苦孟学农官运不佳:“霉开二度。”

*孟学农诗表达了怨气*

香港作家

<!-- IMAGE -->

说,孟学农虽然是以诗言志,但更是以诗诉苦:“这是下台官员那种失宠的怨妇的一种哀鸣。因为他本来是在中共领导下,所有的成绩都记在共产党头上,每篇文章都要写在党领导之下。孟学农他在北京是市长,在山西是省长,但出了问题,出了问题,第一把手北京市委书记、山西省委书记,没有责任,把第二把手孟学农当替罪羊。这就是不合理的现象。孟学农就是利用这种文学形式表达了他内心的一种怨气。”

不过,诗人孟浪说,孟学农多次使用排比句:心在哪里安放。。。我多想多想。。。好像要表达他有很多抱负和梦想,但是,因为为官时间太短,他没有能达到。所以,他要用写诗这种形式来表达内心的一种负疚和遗憾:“应该说,这种诗还是有一些他个人感情的真实色彩在里面,这一点,我认为,和一般的中国的高官,在对外场合表现出的刻板形像、所说的大话套话,是有区别的。”

孟浪还说:由于制度和文化差异,特别是中共执政后的教育下,中国的官员普遍缺乏演讲的训练和口才。一个人在公共社会交往中的语言表达,作为重要的内容和环节,中国的官员是缺失的。中国许多官员的人文修养、社会科学修养是缺失的。如果官员能加强这些方面的培养和修养,对于中国社会和中国普通公民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孟学农 诗词 诗人 孟浪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