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网络一代正在改变你的世界


最年轻的这代成年人是第一代伴随互联网和社会网络长大的人。在他们的生活方式中,在他们进行思维、跟他人交往,以及创新发明的过程中,互联网是一个基本的特点。一本题为《在数码中长大》的新书,探讨了年轻人、技术以及社会相互作用的许多新方式。

唐.塔普斯科特对现在的年轻一代和未来持乐观的看法。这位商业战略策划人在他最新出版的《在数码中长大》一书中明确表示,全世界真正的具有全球意识、数码化的一代人现在终于成年了。

他说:“在我长大的时候,我这代人,也就是婴儿潮一代人,一个星期看24个小时的电视。现在的孩子看电视看得少了,而且看得也不一样了。他们现在每天回家,就打开电脑,同时打开三个窗口跟朋友交谈。他们听着mp3,还玩着电子游戏。对了,他们还在做作业,电视还开着。电视成了一种背景性媒体。我要说的主要意思是,现在的孩子跟过去的不一样了。”

塔普斯科特的新书的副标题是“网络一代如何正在改变你的世界”。

他在书中援引了罗彻斯特大学大脑和视觉实验室最近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电子互动技术确实是能改变人的大脑。研究者发现,经常玩电子游戏的人会注意到他们视野中的更多的细节,他们的大脑在处理视觉信息方面也比不玩电子游戏的人要更灵敏。

塔普斯科特说:“这就创造出更适合21世纪的大脑。这是好事。”

为了更多地了解当今一代数码青年,塔普斯科特牵头在10个国家采访了将近6000个年龄在12岁到31岁之间的年轻人。

这项研究显示,塔普斯科特所说的网络一代人有好几种相似的态度,好几个相似的行为模式。例如,跟以前的人相比,这代人在决定如何生活,跟谁交友的时候,希望有更多的灵活性和自由。他们也喜欢个人化。

塔普斯科特说:“这些孩子能改变他们的世界。他们改变他们的网名,改变他们电脑的桌面图样,改变屏幕保护图样,修改他们的脸谱网自我描述。他们能改变的东西多了。他们可以跟他们的媒体世界互动,并使之发生改变。”

此外,塔普斯科特说,年轻一代人也期望并要求娱乐,希望在做几乎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可以玩耍。

他说:“我们都要娱乐,但他们真的是想要娱乐。60%的年轻人说,他们从某种服务或产品得到娱乐,跟那种服务一样重要。他们这一代人正在改变我们对市场营销、对产品品牌以及人际关系的看法。他们不想被动地听从,他们要的是有能力跟品牌和公司互动。他们要参与创新产品和服务,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公司的东西。”

或许,最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年轻一代人希望获得娱乐的地方就是工作场所。

塔普斯科特说:“对他们来说,工作,学习,合作,获得娱乐都是一回事。对我来说,每天你要花一段时间工作,然后,回家,娱乐,喝杯酒,或做点什么事情。但是,这一代年轻人就不一样了,他们要工作跟玩耍一样。当然,这些孩子是对的。在知识经济中,工作和学习就是一回事。”

对网络一代来说,自由转换工作是他们的生活方式的另一个共同特色。

塔普斯科特说,这代年轻人到了27岁的时候,大部分已经换过两次工作,干的是第三份工作。因为他们的许多工作是在网上通过跟他人合作进行的,公司的文化以及其他领域因此也在发生迅速的变化。

塔普斯科特说:“他们这些人的头脑具有独一无二的特色,他们就想通过网络、通过公开的合作,分享知识,解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不仅仅是公司的问题,而且也包括社会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问题。我们目前还处于一些深刻的变化的早期。我希望这些变化能够解决我们这个不断缩小的世界所面临的许多难题。”

但是,塔普斯科特承认,如今的数码新世界也有它的风险。例如,他担心网络一代可能会过于仓促地在社会网络网址上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给别人。

他还承认,现在在发达国家年轻人和发展中国家年轻人之间有巨大的数码鸿沟。但是,他说,中国和非洲在过去10年当中互联网用户增加迅猛,这是一个健康的迹象。他希望这种趋势会继续加速发展。


关键词:数码,网络,娱乐,风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