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无名诊所


无名诊所

无名诊所

美国之音电视报道

<!-- IMAGE -->

宾州凤凰镇是个人口稀少的山区小镇,镇里有一间无名诊所。诊所的服务群体和收费方式与众不同,也为面临挑战的美国医疗界带来一种新的思维模式。

45岁的文尼.罗曼诺自从在两年前失业后,就不得不搬回来和他父母一起住。一大早他就坐在躺椅上看电视,一颗接一颗吃着止痛药。到了十点左右,他忍着疼痛,瘸着脚步坐上车。

他紧皱的眉头说:“我今天要去诊所看病,我背痛的让我受不了。我是在几年前工作时受的伤。我完全想不出来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去拿医疗保险。我受的伤让我无法工作。”

曾是搬运工的文尼因为工作导致腰椎间盘脱出。在被公司解雇后失去了员工医疗保险。这几天,他忙着申请残疾人福利,需要医生给他出证明。和往常一样,他来到了史都华医师的诊所。

*许多美国人没钱去看病*

史都华医师说:“我从1980年开始在这里开业当医生。”

30年前从加拿大的温哥华来到有1万4千人的宾州凤凰镇,萝娜.史都华医师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医疗体系。

她说:“在美国有些人必须作出困难的决定,是该花钱去买菜还是该省下来去看医生。看到这种状况,我告诉自己,我是个医生,我应该去照顾那些最需要我的人。”

<!-- IMAGE -->

于是有一天,史都华医生结束她私人营业去实现她的梦想。

2000年,史都华医师和镇上的玛莉牧师携手合作,募捐到40万美元,两人开始整修起镇上一栋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房子。

*2002年无名诊所正式开业*

史都华说:“我们没有给它取名字,它就叫诊所。这是一个非营利医疗中心。我们专门收那些没有医疗保险的病人。”

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来看病,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必须没有医疗保险。他们的收费方法更是与众不同,采取乐捐制。玛莉.斯威兹牧师是无名诊所的创办人之一。她说:“我们信任那些来这里看病的人,他们会根据他们的能力去捐献的。”

诊所的入门处挂着一面招牌,上面写着: 你每来看一次病,我们的开销是70美元。朵萝西.詹肯斯是前来帮忙的自愿者。她说:“但是我们知道这些病人无法负担70美元的门诊费,他们大多乐捐个10块,20块,1块,甚至5毛钱。有多少捐多少。”

无名诊所仰仗的是大量的自愿者和募捐来的医疗用品。诊所里100多名医师和护士中,只有三个拿薪水,而且数额都是他们私人营业收入的四分之一。史都华医师回忆起刚开业时的情景。

“开张后的头几个星期我们每天才看5到10个病人。我开始怀疑我们存在的必要。但是从第二年开始,病人便成倍的增长。”

今天无名诊所每个星期要看1千多名病患,平均每15分钟一名。从验血,体检到打疫苗,诊所提供各种医疗服务和免费药物。每隔几天,临近的超市还会把卖不完的糕点捐赠过来让病患带回家。

安.瑞德是诊所经理。她说:“许多来这里看病的人都是因为某种原因被社会遗弃。我都是用我希望被别人对待的方式来对待他们。”

*无名诊所暂时停止接受新病患*

开业至今已有超过5万名病患来无名诊所接受治疗。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温蒂是个糖尿病患者,她说:“要是没有诊所的话我大概不会去看病。去一般诊所看病非常的昂贵,我负担不起。”

洁西六岁的女儿得了重感冒。洁西说:“我先生在二月份失去工作。之前我们都有员工保险,现在一下子变成要交8、9百美金的保险费。我们无法负担,直到我先生找到新工作为止。”

玛莉.露担心她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一直不停的甩手。她说:“我是可以透过社会福利局拿到医疗保险,但是那样很难找到好的医生。”

*医疗改革如爬坡困难重重*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医疗费用最高和保险覆盖率最低的一个。根据统计,目前有超过4千5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占人口总数的 17.1%。安妮卡从半年前开始来这里当志愿护士。她说:“随着经济不景气来这里看病的病人也大量增加,我们必须暂时停止接受新病患。”

安妮卡说:“和世界上其它许多国家相比,我们的医疗制度显得不够完善。一方面是普及问题,另一方面是美国的医疗保险和工作是挂钩的。”

来自中国福州的李水升是医学院四年级的学生,他每个星期来当两天义工。他说: “基本上如果你工资赚得不够多,你是不可能去买医疗保险的。 然后也不是每个公司都会给你买医疗保险。”

在当前失业率攀高,医疗成本和保险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医疗改革已经变成美国主流社会迫切关心的重要议题。大多数的人都把矛头指向私人保险公司。

玛莉牧师说: “美国的医疗规则都是由保险公司定的。医生该怎么去治疗病人,开些什么药,做什么样的测验,都是由保险公司说了算了。”

诊所经理安.瑞德也同意玛莉牧师的看法。她说:“不光是收费昂贵和不够普及,就算是你有医疗保险,保险公司也把整个偿付程序弄得非常复杂。”

美国民间有许多人呼吁政府必须出面调控,设立一个由政府管理,纳税人买单的 “全民医疗保险计划”。这在美国引起极大的争议。

杰西.康卓拉是来帮忙的自愿者。她说:“美国人长久以来都被告知公费医疗制度是要不得的坏东西。但是我们目前的医疗制度却面临危机。我们应该开始研究别的国家的制度,看它们是如何去照顾它们的公民。”

*大企业还是大政府*

但是根据美国有线电视CNN六月份的最新民调显示,尽管有近六成的美国人认为现行医疗体制需要大幅度改革,只有不到三成的人认为彻底把私人保险体制改由政府统一管制是最好的答案。

反对者更担心,政府统一管制会降低医疗服务的品质,也会提高保费。目前美国政府管理失败的社会福利项目,更让许多人对政府的经营能力产生质疑。

史蒂文.马克是位退休的心脏专科医师,他每个星期来义务服务一天。他认为:“我不希望由政府来管理整个医疗系统,因为官僚体制本身缺乏动力。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由政府主导的项目都不是非常的成功,我担心这将又是一项浪费纳税人钱的项目。”

史都华医师也表示:“美国政府目前提供的医疗补贴福利运转失败,医师界绝对不可能支持再多增加一个政府调控的公费医疗项目。新的改革应该要给民众不同的选择。”

目前政府提出的折衷方案就是 “公共选择”。由政府出资设立一个国营保险公司,提供平价保险,和民营保险公司同步竞争,让民众选择。民调显示,这种方案受到了 76%受访者的支持。

美国的医疗体制是一个错综复杂,不同利益相互牵制的庞然大物。它是否有能力做任何实质上的改革,是每一个美国人都关心的问题。对史都华医师和在无名诊所里默默耕耘的医疗工作者来说,他们只能尽力地为自己的社区负起责任。

史都华医师说:“每个人都应该得到最基本的医疗服务,不管改革的结果如何,我们必须确保每一个美国人都有医疗,少一个也不行。”

这是无名诊所里所有的员工都一致同意的话。


关键字: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无名诊所,纳税人,宾州,凤凰镇

XS
SM
MD
LG